|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八七章城市的霓虹

第四八七章城市的霓虹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04 15:44  字數:3259

我沒想到,當我從賓館裡走出來的時候,你出現了,我甚至幻想你是來找我的,讓我和你一起回家,可是沒有,但是你要送我去賓館,我已經很感動了,雖然那時候我已經置生死於度外,就像我說的,哪個男人把我怎麼樣我都不在乎了。

到了賓館,服務員很懶,我能感覺到她沒換床單,只是噴了水,讓被子看上去整潔些,我本來就凍透了,再加上潮濕的被子,後來我就感覺到發燒了,我沒有葯,恨不得立即死了,可是熬了幾個小時,上午的時候我竟然好了,我躺到了中午,出去吃了點東西,著急回家,想離開那個地方,找了個黑車,路上四個多小時,我的心也碎了,可我心裡的萬般苦楚,卻不能和任何人說。

經歷了這麼多,我氣了老公、惹了老公,我不好,我不乖,我也把自己弄得身心疲憊,短短一個多月,在我卻是度日如年,我願意為你受苦,為你哭為你笑,只是為了不讓你離開我,因為我,真的真的愛你,勝過我的生命!

所以老公我之前說的聽你話,不去看你,可能都是屁話,都氣到了你,但是有幾點我能做到:第一,無論何時何地何種情況,我,一定不會做任何會傷害到你名譽的事兒,我不會和她說任何事,更不會去找她,因為我有自尊,更因為我在乎你的感受;

第二我去找老公,真的是因為任性地想念,不是監視、不是看管,更不是想發現什麼,我要相信你,就像去年一樣;

第三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能回到咱家,和你,和小黑貓在一起,我絕對不會做之前的傻事,我只想像個小媳婦一樣,給老公洗衣服,收拾屋子,做飯……

老公,我不要訣別,我們不適合這個詞兒,這個詞兒有很悲壯的意思。我之前的想法給了你很大的壓力,你也是為我好,怕耽誤了我,可是真的,老公,相信我,我們會一輩子在一起的,我不見得完全信算命的,但我相信緣分,世界那麼大,人那麼多,我們卻相識了,彼此因為愛而在一起。有人說2012年是世界末日,我不信,但我想說的是山無棱、天地合才敢與君絕!為了你,我願意拔掉身上的刺兒,我願意忍常人所不能忍,只要能在一起,我要讓你成為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我要給你最好的愛!而老公給予寶寶的陪伴,便是寶寶最大的幸福,有你在身邊,真好!沒有你的世界,就是一場老電影,沒有任何色彩。老公,我等你,去年的6月25日,我們走到了一起,這是我一輩子最幸福的事兒,是我不懂得珍惜,險些失去我等了幾年才等來的幸福,這一次,我不會讓幸福走掉,愛你,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事業,我要做你最沒有侵犯性的乖寶寶,給你快樂,給你一個心靈上最溫暖的家!

愛你,至死不渝!

胖胖的、為了老公瘦了幾斤的寶寶如涵放下了尊嚴、放下了驕傲,放下了自己,和著眼裡流的淚、心裡流的血寫了這封任是誰都會動容的長信,即便是這樣,她還是覺得不夠,她要挑選一件禮物,和這封信一起寄給趙剛。

下了班,她直奔新光商廈,精心挑選禮物,穿著幾厘米的高跟鞋,不顧腳掌的酸痛,如涵走過了一家又一家店,終於買到了她中意的禮物,一件紫色條紋的襯衫,想像著趙剛穿上它的樣子,如涵的心裡燃起了一絲希望。

走出新光,天色已晚,燈火闌珊處,一張張陌生的臉龐掠過,映著這個城市繁華的落寞,光怪陸離。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如涵漫無目的地遊走著,她的眼神有些飄渺,對身邊的一切都是用一種漠然的目光打量。她靜靜地站在街頭,仰頭望著漆黑的夜空,無數璀璨的星子,一眨一眨的……

突然有些迷茫,不知道該往什麼地方走,她想起幾年前那個夜裡,劉明宇提出分手,她一個人在家裡也是這般的無助。

「守望者酒吧?」抬起頭,望著自己身側復古裝修的門面,就像是一株永遠站在這裡的大樹,站成了永恆,在等待某個迷失了路孩子。

她怎麼走到這裡來了?如涵下意識地皺了皺眉心,她記得她好像來過這裡。

同事說,這家酒吧的格調是別的酒吧永遠無法模仿的,這裡可以有曖/昧,可以有一/夜/情,但是在這裡你也可以找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寧靜。

如涵推門走了進去,大廳里閃爍的霓虹,輕輕地划過每一張年輕陌生的臉龐,或失落,或微笑,或寂寞……

「當雲飄浮半公分,是夢中的一生,你共我磨擦得天搖地撼,不開心,再睡到開心,當留在唇上說話,像在嘴邊拈花,愛是闊是窄都不用代價,分與合,都不用驚怕,有一夢便造多一夢,直到死別,都不覺任何陣痛,趁衝動能換到感動,這愉快黑洞,蘇醒以後誰亦會撲空。

當嚎哭和槍聲,是夢中的歌聲,你共我這一場夢裡的暢泳,比真實高興,有一夢便造多一夢,直到死別,都不覺任何陣痛,趁衝動能換到感動,這幻覺不去用,蘇醒以後難道你會哭出笑容,也許生死之間也是個夢,無謂弄得懂。」

……

如涵坐在吧台上,聽著台上的歌,拿起一杯酒,一點點往自己的嘴裡倒,也許醉了,就真的不會有什麼感覺,可是偏偏就喝不醉。

純凈動人的她,從剛剛進入酒吧的那刻起,就引起了人的主意,一個男人以為她喝醉了,搖晃著身體走了過來,坐到旁邊的椅子上,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美女,自己喝酒多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