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八四章套套風波

第四八四章套套風波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10-01 15:13  字數:3272

當時如涵的腦子就凌亂了,想著現在究竟是什麼社會啊,怎麼這麼快就想到生孩子那事上去了。

她鬱悶的轉過頭,隨意從收銀台的貨架上拿下個東西假裝看看,不看不打緊,一看上面居然寫了「杜/蕾/斯」三字,她的臉瞬間就紅的跟煮熟的螃蟹一般,彷彿手上拿著的是燙手的山芋,她忙丟掉,卻不想好恰不巧剛好丟進了推車裡。

那收銀員將那個小盒子拿出來眨眨眼睛,看了如涵一眼問:「小姐,這個你也要是嗎?」

如涵一張臉紅的都能出血,只覺得彷彿身邊所有人的眼光都在自己身上,半天擠不出一個字。

收銀員也不等她回答,就直接刷了伺服器,如涵來不及阻止,只聽身後那位大媽又來了一句:「年輕人年少氣盛的,這種東西多買點也無妨啦。」說著還從貨架上拿了幾盒至尊超薄裝過來,說:「一盒怎麼夠呢?你也太小看你們家那口子的能力了。」

如涵當時的感覺就是恨不得把推車裡的東西全都拿出來,然後蓋在自己臉上,真是沒臉見人了。

而她身邊的那個男人居然還能榮辱不驚,淡然的彷彿他並不是話題中的另一主角。

回去的一路上,彷彿是在跟誰賭氣似地,如涵沒看身邊的男人一眼,只是坐在車裡,嘴巴嘟的老高,肚子里又是氣又是惱的,無處發泄。

車子很快就開到了公寓門口,逸雪剛把車停穩,如涵就下了車,一路走到公寓下面,才像是想起什麼來似地,轉身看著一言不發、任勞任怨的提著大小袋子的逸雪,想著要不要上去幫忙提著。可是當眼神碰觸到他的時候,心又發瘋了似地跳動,她實在是受不了,最終快步的跑上樓去了。

當逸雪提著袋子上樓的時候,公寓的門是開著的,如涵在裡面喂凱蒂,依舊是背對著他,聽見他進來關門的聲音,說了句:「把東西擱在客廳就可以。」

逸雪看了她一眼,徑自走到廚房將東西擱下。如涵雖然是在喂狗狗,但一門心思都在他身上,見他往廚房進去,連忙從地上站起來跟了進去。她的廚房本就不大,逸雪氣場強大,如涵只覺得自己好像又頓時被他融入了進去,忙說:「逸雪哥,剩下的交給我就好了,你出去吧。」

從始至終逸雪都沒說什麼,她讓他出去,他就不發一語的走了出去,自從如涵說要考慮他們之間的關係後,逸雪便不敢流露太多熱情了,雖然他很想留在廚房裡幫她。

他如此聽話的狀態讓如涵心裡多少都有些不安,但此時此刻,只要不跟他共處一室,其他的,她什麼都不敢多想了。

如涵廚藝深得母親和姑姑真傳,就是做上幾個人吃的菜都不成問題,更何況只有他兩個人。將最後一碗湯端出來的時候,如涵瞥了眼沙發上,逸雪正悠閑的坐在那裡兒看電視,商人就是商人,連閑暇時候看的都是財經有關的東西。而吃的飽飽的凱蒂則趴在他腳邊的地毯上,懶懶的閉著眼睛享受。

若不是如涵心知肚明,換成別人,一定會以為逸雪不是客人,而是在這個屋子裡呆了許久的主人。

「逸雪哥,吃飯了。」如涵叫了一聲,感覺自己好像成了燒飯的小媳婦。

逸雪起身,走到餐桌前,看著還挺豐盛的四菜一湯,嘴角彎起一抹弧度「不錯,涵涵的廚藝還是一如既往的好。」

跑去廚房裡拿餐具的某女人出來的時候,看見只穿了一件襯衫的某男人親自盛了兩碗飯,比起之前的西裝革履,此時的他顯得隨意、居家。

吃飯的時候,彼此都沒有說話,如涵忍不住偷偷打量坐在對面的人。那一舉一動都帶著貴族范,搞得她也不好意思大快朵頤,只能像淑女一樣慢慢的吃。

好在飯菜的味道都不錯,是她平時的手藝,就是不知道逸雪愛不愛吃。

就在她獃想間,逸雪放下了碗筷,她看了他一眼問,「怎麼了?飯菜不合你胃口嗎?」

逸雪卻是搖搖頭:「只有美食,沒有美酒怎麼行,怎麼忘了買酒!」

「安心吃飯吧,都是家常菜,不適合喝酒的。多吃點,不然你工作那麼忙,會沒有體力的。」如涵夾起一塊紅燒肉,放進了逸雪碗里。

「沒體力?」逸雪的黑眸一暗,曖/昧的氣息瞬間在飯桌前擴大……

然後無辜的如涵就被用力的扯了過去,逼迫的倒在他懷裡,他看著她,眼睛裡是不容置否的邪肆:「你在懷疑我的體力嗎?」

如涵只覺整個頭都眩暈了一下,本能的掙扎,「我沒有這個意思……」可是那腰間的力道卻讓她根本不能動彈半分,只覺周圍都是他身上男性香水的味道,讓她好暈好暈好暈。

「想要我多吃飯的話……」他故意在她的耳邊輕聲細語,那單薄的呼吸好近,幾乎只要再挪幾公分,就能吻上她已經紅了一片的小臉:「喂我。」

逸雪壓抑不住幾次想親吻他的衝動,又恢復了往日的熱情。如涵怎可能是他的對手,她的一顆心跳的飛快,卻是用力的搖頭,說:「你要吃就吃,不吃拉倒。」

聽著她仿若賭氣的口氣,逸雪輕笑出聲,那低沉的笑聲穿過她的耳膜。

「女孩子還是聽話點會比較可愛。」他淡淡的聲音在耳邊泛起。

「誰規定女孩兒就要聽話了?現在社會男女平等,幹嘛要求女孩btzw兒那麼多?」如涵試圖扯開他有力的長臂要站起來,卻發現他的手臂那麼有力,她的力氣就像小小的螞蟻,毫無作用可言。

她回眸生氣的瞪著他臉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