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七八章結緣Kitty

第四七八章結緣Kitty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25 16:29  字數:3432

如涵被他說的有點不好意思,卻也不知道怎麼反對,只好轉身看著小凱蒂喝牛奶。

此時的明宇已經輕輕的靠在駕駛座上,微微的閉上眼睛。一瞬間,如涵只覺得一抹疲憊在他周身散發著,此刻坐在她身邊的明宇已經不是那個一向高高在上振邦集團的少爺,而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也會疲憊的男人。見他貌似想要休息的樣子,如涵也不知道該作什麼反應,便自顧自地打量起車內來。

乾淨、整潔、簡單是她給予它的定義,可在這其中又多了一分深沉,就跟他主人一樣。所謂的有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車,如涵撇撇嘴巴,不經意的在前面的車廂里看見幾盤cd,都是一些外文歌。想著也無聊便大膽的自己放了起來。

緩緩的音樂流淌在車內,打破了原本靜默的尷尬,如涵偷眼打量一旁的人,但見他一直閉目不動,便緩緩的放鬆了身心讓自己沉靜在這安寧的一刻,心情也漸漸的放鬆了下來,好像身體上的每個細胞都在慢慢的張開,貪婪的享受著音樂,雨聲,暖風,再無半點雜念。

也不知道休息了多久,只覺得昏昏沉沉的睡著時,唇瓣一抹摩挲之感,她有些不適應的輕吟了一聲,只聽耳邊一陣小狗的聲音,她心裡一驚,連忙睜開眼睛。

不知道明宇什麼時候已經醒了,此時正一手撐在她身後的靠椅上,探著身子幾乎將她包圍。

她眼睛飛快的眨了兩下,才發覺兩人的臉離得很近,一時間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想起剛才自己在夢中的摩挲之感,他該不會是趁她睡著親了自己吧?

像是知道她心裡的想法似地,他嘴角勾起一抹笑「你這小壞蛋,想多了吧。」

明宇回到原位,繼續靠在椅背上。

如涵伸手撫住莫名跳的飛快的心臟。臉紅尷尬了一陣之後不禁對著倚靠在車前的身影抱怨:「什麼想多了啊,你怎麼知道我想什麼!」

深呼吸一口氣,向車後面看去,凱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乖乖的趴在牛奶邊。閉著眼睛睡的呼哧呼哧的。再看向車窗外,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下來了,她想了一下,開門下了車。

雨後的空氣總是新鮮的很,站在車門前,如涵還覺得臉有些燙,心神波動的想她剛才莫非做了個夢?看著倚靠在車前的那抹修長身影,指尖上有一抹紅色在一閃一閃的,心裡有些訝異。走上前去,故裝作閑聊的姿態問:「你煙癮很大?」

他卻是搖搖頭:「偶爾幾根。」

「也是。好像做boss的沒有幾個人不會抽煙,就算是不抽為了應酬也會學的。」

他沒說話,只是沉默,如涵只覺得單獨跟這男人在一起可真累,要不斷的找話題就算了。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又不配合的接一下。

想了一下,她又問:「你今天怎麼會來這邊?」她指的是在她家附近遇見他的時候。

「來這裡談點事情。」他淡淡的回答。

「所以我們只是偶然相遇?」

「嗯。」

「所以……應該不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吧?」

「你也知道丟臉?」他竟然這樣說了一句。

就算如涵臉皮再厚也很不好意思起來,原本好不容易退下臉的紅潮瞬間又湧上來,染紅了一片容顏。

明宇看著與自己站在一起的小女人,頭髮微微的凌亂,瘦弱而白皙的臉上有一絲莫名的紅暈。就像是嬌羞的鄰家女孩。他的黑眸不禁微深沉了幾許。

「既然知道這樣不好,為什麼不對自己好一點?」

他忽然這樣說了一句。

如涵抬頭有些意外地看著他,一米七零的她只在他的肩膀處,旁邊的路燈傾灑在他的肩頭髮出淡淡的光芒,他的臉映在那光芒之下,更顯得俊美優雅。精緻動人。

他望著她,深邃的眼睛裡有抹道不明的情緒:「涵涵,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告訴你,沒有人值得你為他哭成那樣。」

想起之前他忽然出現在她眼前。為她遮擋了風雨,溫暖的跟她說:「跟我走」時,此刻的他又變回遙遠而陌生的明宇了。

忽然就覺得有些委屈了起來,她已經這麼慘了,上天就不能賜給她一個溫柔的可以說些安慰話給她聽的人出現嗎?明宇雖然長的賞心悅目,但聽他這麼說,將她的心情又弄的沉重起來。

「好了,上車,我送你回家。」

他說完,轉身就往車裡走。

如涵朝著他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卻不想他又忽然轉過頭,如涵愣在當場,只覺得窘迫極了。

明宇的眼神里卻是露出了今晚的第一個笑意,道:「明天我再來看你。」

直到上車之後,如涵的臉上還是火辣辣的,今天真是太丟人了!所以這一回,她乖乖的再也沒沒事找事,而是安安分分的坐著,活像個聽話的媳婦。

媳婦……她驚悚的在心裡想,她怎麼會想到這兩個詞語?真是太詭異了。

不過話說回來,與之前想比,她的心情顯然已經好了許多,雖然想起趙剛,心底還是很隱隱痛,但是她還是盡量讓自己轉移思路。外面是寬廣而無人煙的公路,她坐著的是平穩而舒適的豪車,身邊還有英俊無比的男人當司機,那空氣中淡淡的薄荷香氣,這樣好的氣氛,她為什麼而不好好享受,硬是要讓自己難過呢?

這麼想著,如涵只覺心裡也安心了不少,神經也在不知不覺中放鬆了下來,眼前居然開始不斷的模糊了起來。

這一次醒來是因為周身一股壓迫的氣息,還有她之前唇邊的摩挲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