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七七章雨中偶遇

第四七七章雨中偶遇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24 23:50  字數:3340

「涵涵,對不起。」他開口道歉,為了她受到的傷害。他從來都沒想過夏宛如會去找她,看來他找她談話沒有任何效果,和她表明態度後,這個女人反而更猖狂了。

「說起來,這事兒也怪不得你,不過,她憑什麼用哪種趾高氣昂的態度跟我說話,她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嗎?」

她的話剛說完,就被崔志浩攬回了懷裡,天知道,他看見她臉上那種受傷的表情,比拿把刀往他心裡戳還難受,

這番道歉是因為她受到的冤枉,可是聽在如涵耳中卻是另一番意味。

「我知道她是你的舊**,但是也不用你替她向我道歉。」

「我不是這個意思……」

她推開他的懷抱,一副保持距離的模樣:「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意義了,如果沒事的話,你走吧……」

「好,我回去了,我不知怎麼安慰你,但是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那個女人再來『騷』擾你了。」崔志浩斂了笑意,目光堅定。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77

發泄了這一會兒,如涵漸漸平靜下來,她不想再指責他,畢竟,都是夏宛如搗的鬼,崔志浩並不愛她,也不會允許她傷害她。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她心頭湧起一絲愧疚。

下了班,如涵什麼都不想做,一個人回到了家,無聲在心中宣洩,腳一軟。她整個人摔倒在地上,這一次,沒有人伸手來扶住她,沒有人會溫柔的責怪:「怎麼這麼不小心?」和逸雪在一起的一幕幕在腦中掠過。想著他的好,心裡不知是酸楚,還是溫暖。

……

百般糾結中,淚水不由自主地滑落,不知道哭了多久,哭的在沙發上昏睡了過去。

醒來是因為凱蒂不斷在她身上撓痒痒,睜開眼睛,看見它萌噠噠的臉時,眼淚差一點又要不爭氣的流下來。她抱著它問:「你是替逸雪哥來照顧我的嗎?」

凱蒂「旺旺」了兩聲,從她的懷裡掙脫下來。跑到冰箱邊,想必是餓壞了。

如涵抹了抹臉,從地上站起來走到冰箱邊一拉,裡面空空『盪』『盪』,別說是凱蒂愛吃的雞肝了。就連她自己吃的東西都沒有了。

她抱起蹲在一邊的凱蒂說:「乖,我們下去買吃的。」

不知道是不是要對應她的心情,本來好好的天氣居然開始下起了雨,風濕濕冷冷的,她只穿了一件短袖,那吹在皮膚上的風每一絲都冰涼刺骨,像是針尖一樣的疼痛。

樓下的超市已經沒了凱蒂吃的雞肝。如涵抱著它走著,漫無目的的走著,卻又不知道該去哪裡。跟逸雪在一起的時候,她從來都不需要知道路,也不需要知道附近有幾家超市,只要有他在。什麼都會安排的妥妥噹噹的。

所以,離開了辰逸雪的沈如涵就像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

抹了抹眼睛,她告訴自己不能哭,要勇敢!要堅強!可是事實在提醒她,她的心好累。好像被什麼塞的滿滿的,漲漲的,堵的她很沉重,吞不下,卻也吐不出。

就在這時,也不知道是誰擦身而過的時候撞了她一下,懷裡的凱蒂差點都被撞了出去,幸好她反應及時將凱蒂抱穩了。

懷裡的小傢伙顯然受到了驚嚇,一個勁的往如涵懷來鑽。別看凱蒂每次在家裡都稱霸武林,一副它是老大的樣子,一到外面碰見一絲風吹草動就還原了它懦弱的本『性』,使勁的往主人懷裡鑽,就比如現在。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77

換成是以前,如涵才不理它,可是孤零零的站在這樣的大街上,她突然就有種彼此相依為命的感覺,看著凱蒂受了驚嚇害怕地往自己懷裡鑽的樣子,忽然就心疼的撫『摸』著它的茸『毛』安慰道:「乖寶寶,別怕,我在這裡呢。」

好半天才安慰好它,但是它依舊是只敢『露』出半張肉肉的臉,其他部分都縮在如涵的懷裡。

如涵看著它獨眼龍似地樣子又難過又想笑,在往前面走了幾步,終於在對街發現一家新超市,想著那裡或許就自己要買的東西,便打算過去。可是伸手一『摸』,竟然發現自己放在衣服口袋裡的零錢包不見了!

心裡一陣慌『亂』,她一手抱著凱蒂,一手在口袋裡不斷的翻。全身上下都翻遍了也沒有見它的蹤影。腦袋一激靈,忽然想到剛才撞了她的人,猛的迴轉身,可是空空『盪』『盪』的大街上,哪裡還有那人的影子。

她茫然的站在原地望著這個漆黑而冰冷的世界,為什麼?,她的世界就完全變了一個樣子,以前的快樂和幸運變成了現在的狼狽和無措。

像是想要證明她還不夠慘似地,雨開始越下越大,碩大的雨珠落在她的臉上,刺骨的冰冷,她仍不知抱緊自己的肩膀,好像這樣就能給自己一點溫度。

凱蒂被嚇得縮在她的腳邊「旺旺」直叫要抱,如涵低頭看去,它已經被雨淋濕了,原本肥肥的身子變成了小小的一團,滿身都是水。

她蹲下去,將它抱進懷裡,這時候的街上已經沒有了人,偶然路過的汽車揚起一片水漬,揚長而去。

此刻,每個人都在自己溫暖的家裡,有誰像她這般,茫然的站在街頭,經歷了一場情傷,滿身是傷口,甚至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她站在原地,突然就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任由雨水打痛了她的臉。

忽然,頭頂上落下一抹陰影,疼痛的感覺忽然消失,鼻息間一抹溫柔的氣息。

如涵抬起頭,背對著昏黃的路燈,男人的身影高大而挺拔。

他手裡一把巨大的墨『色』雨傘,隔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