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七五章愛心米粥

第四七五章愛心米粥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22 21:19  字數:3377

她緩緩的抬起頭,便看見逸雪一手端著粥,站在她面前,眼神里滿是擔憂,他問:「怎麼了?不舒服嗎?」

如涵搖頭,不想將自己心裡想的說出來。

逸雪露出一抹微笑,「既然不想說就不說。來,坐下,把粥喝完,出了汗身體就好了。」

如涵看著他細心的舀起一勺白粥放在唇邊吹了吹,才送到她的嘴邊。她張口,吃下,溫溫的,一點都不燙人,米粥的濃稠狀剛好,顯示了主人在熬時的細心。

這年代會做飯的男人很少,會做好吃的飯給女人的男人更少。

可是辰逸雪偏就是這「更少」的一類之一,他本就是一個體貼的大男孩兒,會送花和禮物給她,陪在她身邊,時常給出小驚喜,在她偶爾難過的時候會逗她開心,永遠都不會向她發脾氣,平時的他對她就特別寵/愛,在她生病的時候尤為寵/溺的厲害,基本上她說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會微笑的說:「好。」

吃了兩口,如涵只覺得心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似地,悶悶的難受。她伸手將碗推開,自己靠在沙發上將頭縮在裡面發獃。

逸雪見她吃的這麼少,便問:「是煮的不好吃嗎?你在生病的時候吃白粥是最好的,等病好了,我再做你最喜歡吃的紅燒排骨好不好?」

如涵咬唇,眼神依舊獃獃的看著未知的某處不說話。

「乖,再吃一兩口就不吃了,不然身體沒有什麼可以消耗的,病更難好起來了,嗯?」

如涵本來想要拒絕的,可是聽見他那麼溫柔的聲音,一顆心就像是被小貓的爪子不停的抓撓著難受,她閉起眼睛,好想將耳朵捂起來。這樣她就可以聽不到他的聲音,感受不到他的溫柔,不會讓自己有陷進去的跡象。

「涵涵……」

「逸雪哥,我吃不下了。不要吃了嘛!」如涵推開了碗,也許手上的動作太大,將逸雪手上的碗給掀翻,滾燙的粥灑在他身上,那悶哼了一聲,那露在袖子外面的手臂瞬間就通紅了起來。

看到逸雪的手臂,如涵的心登時一陣酸痛,連忙伸手想要幫他把粥剝掉,卻反燙到自己的手,她驚叫了一聲。就被他迅速的捉住。然後一瞬間整個人都被抱了起來,匆匆的來到浴室里,放冷水幫她沖洗。直到她沒事了,逸雪才開始將自己手腕上的給沖了,不過時間已經過的太長。如涵可以清楚看見那白皙的肌膚上紅腫的燙傷痕迹。

從始至終,逸雪都沒吭一聲,只是緊蹙的眉宇間隱藏著別人看不見的情緒。

如涵獃獃的看著他通紅一片的手臂,眼淚再也忍不住噼里啪啦的就掉了下來。她不是故意的,她在生氣,生他的氣,也生自己的氣。為什麼她發現自己對他的感覺變了。和他在一起會臉紅心跳,看到他受傷會心疼。

她不是神,只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女孩兒,她有過一段不堪的過往,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去對面對他。她甚至都不敢看他,生怕一碰觸到他的好。就會讓自己跌進萬丈不復。

「別哭……」他沙啞的聲音里蘊含著濃濃的疲憊與痛苦。自從聽到如涵呼喚另一個男人的名字以來,他異常的難受。可是作為一個男人,就算再痛苦也不會表現在臉上。他是別人眼中高高在上的辰家少爺,在她面前只願做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俗世男子。他愛她,可以極盡所能的去愛她。可以給她世界上的一切,。

他也有壓力,他也有脆弱的時候,所以她生氣他能理解,他不奢求什麼,只是希望她能留在他身邊,他會竭盡全力去保護她去愛她……

閉上眼睛,以往將情緒隱藏至深的逸雪第一次在心愛的女人面前流露出痛苦的神情。也許,是他把事情想的太好了,他自己的意願並不能代表她也願意如此,如果是這樣的話……

黑色的眸漸漸睜開,他看著眼前的女人,依舊是溫柔的語調,卻說出令人心碎的話語:「涵涵,如果我這樣讓你為難的話……我可以離開,哪怕只做你的哥哥。」

「逸雪哥,我心裡好亂,再給我點時間,讓我好好想想。我們去醫院吧,你的手一定很疼吧?」如涵的眼淚不可抑制地流下來,落在逸雪的手臂上,也落在他的心裡。

「我沒事,上點葯就好了。你把粥吃了吧,吃飽了再吃藥。」不顧手臂上的印記,逸雪仍舊關心著如涵。

如涵狠力地點了點頭,拿起桌上的碗,大口大口地吃起來。在她最痛苦最脆弱的時候,是逸雪一直陪伴著她,給她無微不至的愛,她還不能接受他,是因為,她不能把一個心裡還有其他男人的自己交給逸雪,她眼睛不由自主地看著前方,眼神異常堅定,是時候了,她該和趙剛有個了斷,給逸雪以回報。

吃過了飯,把如涵安置在g上,逸雪便奉如涵之命到樓下買燙傷葯,好在燙的不是很重,只是留下了紅色的印記。

不放心她的身體,這一夜,他依舊陪著她,只不過,睡在了客廳的沙發上……

第二天,逸雪送如涵到公司上班後,如涵決定和他分開一段時間,仔細考慮後再給他答覆。逸雪欣然應允了。

離開逸雪,她的心裡就像有一根什麼東西斷了似地,她深呼吸一口氣,情不自禁的走到辦公室的落地窗前,眼前彷彿還是逸雪抱著自己的樣子,她最喜歡靠在他身邊,哪怕什麼都不說,只是靜靜的呆著。

閉上眼睛,如涵不經意地將食指放在玻璃窗上,輕輕的描繪他英俊的輪廓,腦海里回應的是他溫柔的笑,才不過半天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