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七三章嬉笑

第四七三章嬉笑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20 12:14  字數:3255

逸雪的動作一頓,抬頭就見如涵眼中溢出一行清淚,脆弱得就像風雨飄搖的花兒。那倔強隱忍的哭意,好似無聲指控他的掠奪,頓時猶如一桶冰水澆滅了火熱的激情,掃了他的興趣。

扒了扒頭髮,逸雪鬱悶地看著淚意蒙蒙的如涵,上次一個吻能把她吻哭,這次明明是她自己主動,結果又是哭!

逸雪下g,倒了一杯冰水緩解一身燥熱,而他根本不知道如涵的本意並不是想主動獻身,而是聽說喝酒能壯膽,想偷偷表白一下而已,結果把自己灌醉了,說了不少心裡話。

喝了兩杯,逸雪坐在g上正想問什麼,就見如涵如孩子般蜷縮抱著被子睡著了,那誘人光/『裸』的曲線和毫無防備的睡顏,讓逸雪微微挑眉,看來今晚她是真醉了,才會傻乎乎說出撩撥自己的話。

「趙剛……不要走……」

睡夢中的囈語緩緩溢出,逸雪面容驟然一冷,今晚他聽了太多次這個名字,她貌似很愛這個叫趙剛的人,就連做夢都是捨不得!

「涵涵,難道這個人就是你拒絕我的原因嗎?」逸雪像在問如涵,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這**,如涵睡的很香甜,逸雪卻幾乎**沒睡,他覺得自己必須弄清楚這個叫趙剛的男人是誰,為什麼一提到他,如涵就那麼深情,那麼憂傷……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73

在這個世界上,不乏忠誠專一的好男人,但也不少像趙剛這樣渴望獵奇的男人。

有一首歌。歌名叫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很多的時候,當**事件發生時,女人首先追究的不是丈夫的責任。當然更不會從自身去找原因,而是找到破壞自己家庭的女人,連打帶鬧,鬧得沸沸揚揚,直至鬧到該女子身敗名裂後仍指著其背影為狐狸精,可不久之後卻又發現自己的丈夫又和另外一女人關係**,這才對男人興師問罪。

這一點,劉春艷做的很好,在看到徐雯發來的艷照時,她並沒有找到徐雯大鬧。而是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後選擇了離婚,這未嘗不是最好的選擇,與其鬧,不如放手,開始新的生活。無視才對傷害自己的人最大的蔑視。

經過離婚後的這一段時間,趙剛已經適應了這樣的生活,沒有劉春艷的管束,沒有如涵給他的壓力,不時和馮雪、張楠談情說愛,沉醉於單純的身體愉悅當中,他很放鬆。特別是遇見莫憐以後,他精神倍增,一個更鮮活、更年輕的生命,讓他的生活變得更有味道。

很多的時候婚外情的發生都是由於男人的獵奇心理造成的,有一句俗語是別人的太太總是最好的,男人對除自己妻子以外的女人都有一種好奇心。尤其是遇到自己心儀的女『性』時,感情的天平一傾斜,更是不管不顧,先追到手再說,而女人更很多時候都是感情動物。在男人猛烈的攻勢下,很容易把持不住自己,掉入男人精心編織的陷井中。

對於愛情,女人是不可救『葯』的感情動物。永遠親信真愛無敵。將愛情置於至高無上的地位,永遠認為與男人之間的火花是偉大的愛情,撕心裂肺的去愛,最後又總是發現曾經的愛情如此千瘡百孔,曾經的男人如此面目可憎。在女人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在男人只是他們的一次激情。

在趙剛的字典里「愛情和女人」可以和「足球,電腦,車」等詞互相置換,對於女人的愛情也好,**也好,對於他只是酣快淋漓地踢了一場足球,足球踢完,拿起衣服走人,在他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但不容否認,對如涵,他還是動過感情的,只不過,這感情太不純粹,太不專一,來的快,去的也快。再美麗的容顏,再『性』感的身體,在他享受過之後,便失去了最初的激情。

如涵是個再單純不過的女孩兒,在沈峰夫『婦』的呵護下,她接觸社會和人『性』的陰暗面較少,生活空間和質地相對單純,加上文學的喜愛,其思維方式和看問題的角度和眼光都有浪漫和夢幻的成分,尤其是對待戀情。

趙剛看女人,通常僅停留在表面,往往看到女人的外表,他就會下定論,諸如她很漂亮,她很善良,她很賢惠等等,這當然是加上了他的主觀臆斷。他通常是把這樣的讚美送給外表看起來不錯的女人。也因此,他在了解了這個女人後,會因失望和乏味而拋棄之。於是,他再遭遇女人,再取捨、再追求、再了解、再膩煩、再拋棄、再重新遭遇周而復始,導致他總在失敗的怪圈裡徘徊。

由此看來,趙剛也是可悲的,因為在他看來,他一直以為他可以愛很多人,在聊天記錄事件之前,他一度認為如涵是他最終的歸宿,可當一切被如涵發現之後,他惱羞成怒,在心裡開始記恨這個純凈似水的女孩兒,冷漠,是他對她的懲罰。

馮雪、莫憐、張楠……這些女人,無論是容貌、家世背景,還是才華都無法和如涵相提並論,但是趙剛就是不願意放棄她們,因為他根本無法定下心來,他的心到處遊走,他覺得他愛很多人,實際上,他根本不懂愛,愛是專一的、排他的,他的所謂的「愛」無非是一種獵奇心理,無非是連自己都無法控制的濫情。他的眼睛習慣於迅速「翻頁」,因為他常沒有能力與耐心看完整頁。再美麗的女人,一旦沒有了最初的新鮮感,他都會失去興趣。

像趙剛這樣的男人,也許不在少數,只有兩種男『性』不作此追求,一種是背負傳統思想的,另一種是大智者,當然其必須建立在經濟穩固的首要基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