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七二我可以要你嗎?

第四七二我可以要你嗎?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19 15:25  字數:3479

這時,員工們驚訝的看著一直工作嚴謹的總裁大人,要知道逸雪在員工面前一直是沉穩內斂的,只有在年會上才能看到他的開朗、活躍,平時都是不拘言笑的模樣。

見如涵划拳一直輸,員工們怕氣氛尷尬,紛紛笑著打岔:「不玩了,不玩了,老是划拳喝酒胃也受不了!孫特助,今晚我們吃什麼,我們的五臟廟可是餓的呱呱叫。」

「一群猴精,等切了蛋糕我們就開宴。」身為逸雪特助的孫琦吐槽一句,隨後給打了手勢,只見燈光漸漸暗了下來……

柔和燈光慢慢變得『迷』離,映的俊男美女浪漫至極,晃動的淡彩琉璃燈光交錯不停,悠揚而輕快的樂章翩然而起,如涵瞠目望著逸雪『性』感分明的稜角,紅暈悄然爬上了臉頰。

逸雪晶亮如黑曜石的眼眸倒映著她嬌羞的模樣,那專註的眼神逸散的熱度一點點融化著她,如涵的心如小鹿『亂』撞,似乎在告訴她一個不爭的事實,她喜歡這個亦正亦邪的俊美男人。

視線糾纏中,一座半人多高的多層蛋糕車緩緩靠近,逸雪笑睨著如涵,懲罰似的親了一下她飽滿嫣紅的唇,「下次我吻你的時候,要學會閉上眼睛享受。」

他優雅攬著她,遞給她一把餐刀,微微一笑:「切蛋糕吧,涵涵,你可是我的特邀嘉賓,蛋糕由你來切。」

風度翩翩,『迷』人萬千,逸雪的舉動,莫名的讓她的心跳動的更加熱烈。

心湖泛起了漣漪,她顫抖的握住了餐刀,與他一同切著精緻的蛋糕,心卻灼熱異常。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72

「涵涵,你該多笑笑,你的笑容很美。」

「如涵,多美的名字。我想帶給你多一點歡笑。」

「涵涵,陪我一起瘋一瘋。」

酒店裡,七彩流光的飾品栩栩如生,經逸雪介紹她才知道。這裡不僅是酒店,還是個度假村,娛樂設施應有盡有。逸雪拉著她玩遍了所有娛樂項目,滑梯、水上碰碰車、旱地摩托車,他如一個奔放的大男孩,帶動如涵暢快大笑。

宛若水晶宮殿的度假村,到處洋溢著他和她的歡聲笑語,以及偶爾眸光交流的心動與羞澀。

如涵不時擺出或可愛或嫵媚的姿勢,任由逸雪為她拍照,當然。每一張照片都少不了他的一路相陪,那絕代風華的笑容猶如曜日奪目璀璨,這一晚如涵永遠也不會忘,逸雪帶給她太多太多的歡樂與愜意!

他和她玩的一身汗,肩靠著肩坐在花壇旁。如涵仰望著天空,唇畔揚起了明媚的微笑,「逸雪哥,謝謝你。」

「謝我?」逸雪挑眉,故作不解問道:「貌似是我讓你陪我參加年會,該說感謝的人是我吧!」

如涵回頭,看見男人噙著深邃『迷』人的笑容。水晶燈的光輝暈染了他的神情,顯得『迷』離而優雅,有一種說不出的炫目。

微微慌神,如涵斂眸羞笑,舉起手裡的酒:「好,不說謝謝。那我們說喝酒。」

「不來了,你今天輸了那麼多,再喝我們怎麼回去?」逸雪連連嚷嚷,如涵聞言眸光一閃『露』出狡黠之『色』,不依不饒地搖晃著他:「不許不答應。讓你陪我喝酒還不肯,真是小氣!」

到底是年輕稚氣,她一心想灌醉他的心思逸雪豈會不知,「小氣?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小氣了?就你那點酒量我喝你幾個來回信不信?」

逸雪逗弄著起了壞心思的如涵,很是豪爽的和她舉杯暢飲。見狀,如涵壞壞的笑道:「這是你說的,我還就不信你酒量那麼好,現在我喝一口你喝一瓶,我看你到底是不是千杯不醉!」

此時的她嬌俏可愛,一改平日的端莊優雅,似乎更加活潑動人。逸雪也沒計較她那點小心思,寵/溺地捏了捏她微微發紅的小鼻子:「好,小雪花哥哥就讓涵涵看看我的酒量!」

一杯一杯酒水下了肚,直到整個辰氏的員工都嚷嚷著回家,逸雪才和如涵罷手,而孫琦則和如涵一起攙扶著逸雪回房間。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72

回到總統套房,孫琦便識趣地準備離開,他頗為有深意看了眼如涵:「我在隔壁,要是辰總真鬧騰的厲害,你可以來找我。」

如涵點點頭,隨後攙扶著「醉」的東倒西歪的男人躺在chuang上,當關門聲響起她『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

裝醉的男人,透過微眯的眼睛的縫隙捕捉了這俏皮的笑容……

如涵脫了他的衣服,給他蓋上被子,隨後來到房間的吧台,開啟一瓶葡萄酒慢慢小酌起來,逸雪則很有耐心等待灌醉自己的小佳人會有什麼舉動。

長夜漫漫,寂靜的房中瀰漫著酒香,『迷』人的少女似乎過於膽小,一直用酒精麻痹自己。

一杯見底,如涵清澈的眼眸顯得渙散,逸雪的喘息聲也加重,期待著有可能發生的旖旎風情……

酒精發揮了作用,酒量速來很淺的如涵醉了,她只覺得喝完那紅『色』的『液』體渾身十分燥熱,又異常興奮的想找個人陪她狂唱一晚,又想做一些平日不會做的事。

衣服被一件件脫下,她忘記了男人的危險,或許說她潛意識裡不認為一個喝醉酣睡的男人有什麼危險。

鑽進了被子,她傻兮兮一笑,望著逸雪的睡容,她似小女孩撒嬌般靠近逸雪,枕著他的臂膀:「逸雪哥,閉上眼睡覺的你看起來真是帥氣,也讓人覺得特別安全。」

逸雪暗暗挑眉,敢情他醒著給她的印象就是危險分子嗎?「喂,我告訴你一個搞笑的事情,其實今天我特別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