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六八章左右逢源

第四六八章左右逢源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15 21:23  字數:3302

二人拔腿狂奔,累的上氣不接下氣,後面還傳來窮追不捨地吼叫:「別跑!」

沒有目標的東奔西竄,莫憐簡直恨死了趙剛,他自己無聊砸玻璃就算了,還要連累她被追的這麼沒形象!

然而,正當她滿腦子抱怨趙剛帶著她四處亂跑,卻錯過了身邊的男人因為她臉上羞怒模樣,而露出的迷人微笑。

賓士一路,兩人終於擺脫了那戶主,待看見眼前擁擠的場景不由一愣,兩人聽見肚子發出咕咕的叫聲。

跑了許久,兩人都跑餓了。

「走,帶你吃飯去!」

摸了摸口袋,空蕩蕩的感覺,趙剛嘴邊的笑容停滯,剛剛只忙著跑了,這一跑把錢包給跑丟了。

趙剛個子高,稍稍踮起腳,目光掠過人群,瞄到前面招牌上閃動「免費試吃」的字眼,當下心情飛揚牽著莫憐走了過去。

越過圍觀的人,趙剛帶著莫憐走上前,只見門口師傅端著裝滿螞蚱的盤子,嘴裡吆喝著:「生猛珍饈開業,來來來,誰有膽量試吃,本店免費招待他七天。」

廚師說完,趙剛風雅的笑容頓時有點變味的趨勢,那螞蚱一個個彷彿活過來的樣子,這東西吃下去能不生病?

注意到他的異樣,一直不敢跟趙剛大小聲的莫憐,晃了晃了兩人緊握的手:「不是說要帶我吃飯?」

趙剛聞言強撐的笑了笑「老吃山珍海味沒味道,帶你嘗點特別的。」說罷,硬著頭皮領著莫憐來到廚師面前「我們來試吃。」

廚師一聽,頓時笑容滿面「這位先生好品味。」

視線一轉。正好瞥見莫憐眉眼一閃的戲謔,當下暗想這下好了,看這位先生俊挺不凡,也不像是沒錢的主兒。大概是和小女友吵架不知怎麼哄,被女朋友刁難,過來免費試吃,好消消小女友的氣。

他吆喝了半天,也沒人來試吃,現在正好遇到一個硬著頭皮上的,乾脆就用他打響招牌,反正也不怕他不吃,畢竟他旁邊還有一個迷人的小女友,這砧板上的肉趙剛是當定了!

不一會兒。廚師怕螞蚱個頭大趙剛一時吃不下,轉瞬從桌子上端出一盤油炸的食品,看賣相應該像豆芽一類,他遞給趙剛一個勺子,笑了笑:「先生。你是第一個勇敢試吃的,嘗嘗我店不算生猛的美食,看看怎樣。」

這盤子食物炸成金黃色,逸散出陣陣酥香,趙剛接過勺子舀了點放在口中,心想吃這個比吃螞蚱強,嚼咽幾下。口齒留香,酥脆可口,點頭說道:「不錯,挺好吃的。」

又舀了一勺,遞給莫憐笑道:「沒毒,你也嘗嘗。」

莫憐搖了搖頭。她可不願當試吃的白老鼠,這家店名字就起的彪悍,雖然這金黃的東西沒有螞蚱生猛,可她絕不相信它會比螞蚱弱哪裡去。

「不。」紅唇微微翹起,說出了「不」字。勺子卻順勢進了。中,莫憐氣悶的跺了跺腳,這男人真是討厭!「不許吐,都說了要請你吃飯,你吐出來讓我的面子往哪裡放!」

額,莫憐美眸圓瞪,這裡哪有人認識他趙剛啊?這分明是故意要拉自己下水!

看她嘴巴不動,趙剛好脾氣的幫她咀嚼,手掌抬起她的下巴推動,眉眼流瀉邪氣,明知她沒安好心提醒自己請她「吃飯」但他素來是一個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人,又怎麼會自己獨享美食呢?

咀嚼幾下,外脆里嫩的口感,讓一顆高懸的心放下,莫憐放心的咽下去,確實覺得趙剛沒騙她,是以她好奇的問廚師:「確實挺好吃,師傅這道菜是什麼食材做的?」

廚師先對圍觀的人一笑「看見沒有,這位先生和她嬌滴滴的小女友都說好吃,還有哪位也來嘗嘗?」

眾人看了一眼趙剛和莫憐點頭讚許的樣子,紛紛好奇的上來試吃,一下就把兩人擠到一邊,這年頭有個領頭的試吃,就有第二個帶頭的,只見幾個膽大的嚷嚷:「我來,我來,師傅是不是只要試吃了,就有一個星期的免費招待!」

「當然,當然,本店童叟無欺!」

烏泱泱一群人,為了一個星期的免費招待可是卯足勁試吃,而始作俑者的莫憐和趙剛則被人孤零零晾在一旁,直到很多人受不了奇異美食而湧進店裡,師傅才想起這位登對的情侶。

「多謝先生的」

莫憐可沒空聽師傅說感謝,現在她只想知道自己到底吃了什麼,連忙打斷:「師傅,客套話你不用說,就告訴我那盤金黃的菜是什麼做的。」

「蛆。」

「」

「」

兩人聞之色變,隨後發出一陣乾嘔

莫憐扶著牆,一邊嘔一邊尖叫:「趙剛,你個混球!」

嘔的腸子都快青了,只要一想到趙剛讓她吃了一整勺的蛆,再好的修養也會抓狂!

越想越來氣,一整晚她先是被她牽連被人追了整整十幾條街,後又被他拐的吃那麼噁心的東西,莫憐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本性,尖聲又吼又跳!

眼看莫憐委屈的快要哭了,趙剛鬱悶的心情更加鬱悶了!

他平生最討厭女人哭,而這個嬌俏動人的莫憐,卻是他自己看上的,也是自己招惹的,就算明知她會哭也沒辦法。

就在這時,眼尾再次掃到「免費字樣」趙剛定神一看,原來是拼酒大賽,這下可找到轉移女人啼哭的活動

「我們來參賽!」

趙剛充滿豪氣的報名聲,霎時讓莫憐噤了聲,她氣得使勁兒甩開握住自己的手,奈何他充滿力量的手怎麼都掙脫不開,而她又不敢真正跟趙剛叫板,只好心情壓抑的跟他走進比賽區域!

魂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