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六五章心生憐惜

第四六五章心生憐惜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12 17:19  字數:3363

聽言,賀雲飛哈哈大笑,笑著提點如涵道:「可愛的小寶貝兒,今兒我心情不錯,就再教你一個道理,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另一種說法,那便是發誓不靈、罵人不疼,想讓一個人疼光是嘴上說說還不如保持沉默,讓對方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這裡是海城最混亂的一條街,雖然正在治理中,仍有一股掩蓋不了的糜爛氣息。整整一條街遊走著形形色色的男人,他們眼睛泛著光,看著站在街道邊衣著清涼的女子,被妖嬈的女人拉著走進了各種情/色招牌的大門裡。

「寶貝兒,現在賭局開始,我給你注射了烈性迷/葯,半個小時內只要你能走到這條街的盡頭就算你贏!對了,忘記告訴你,當你踏入這條街,遇到任何困難都要靠你自己的智慧解決。

當然,如果你忍受不了,那街上不乏帥氣的男人,你大可以把自己奉獻出去,不過不要忘記你只有半個小時哦!好了,現在請迷人清高的你下車!」

「砰」地一聲,看似風度翩翩的賀雲飛,打開車門把如涵無情地推出了車外,如一個殘忍的君主般,冷眼看著她呼吸急促,滿面潮紅,一雙漂亮的眼慢慢變得迷亂。

這種烈性迷/葯,能讓最高貴的女人棄械投降化身盪/婦!

如涵惹惱了賀雲飛的下場,便是被免費注射了升級版的迷/葯,還要忍受那磨人的情/欲,走過一條看似沒有盡頭的混亂街道。

那是勾起人性陰暗的地方,尤其是像她這般美麗女人,在清醒的情況下走進去都不安全,何況她還被注射了藥劑,走進去根本是小白兔進了狼窩,這賀雲飛還真是狠!

如涵咬著唇。她扭過頭狠狠瞪著他,咬牙切齒罵道:「賀雲飛,你真不是東西!」

賀雲飛被罵還是一副好脾氣,「承蒙誇獎。我很期待你的表現。」

看他晃了晃帶著手錶的手腕,如涵要緊牙齒,拚命壓下快把她擊潰的熱浪,粉拳緊握,忍著指尖刺入肉里的疼痛,向前走去,思緒紛亂的她根本找不出應對的辦法。

退無可退,賀雲飛說過他不喊停,這場賭局無論無何都不會停止,她想搏一搏。如果她贏了,且賀雲飛守諾,她便可以擺脫他的糾纏。

進,她拿什麼保護自己?看著一隻只餓狼般的男人,還有俊俏噙著戲謔笑容的男人。如涵莫名覺得絕望,每邁出一步,都覺得格外沉重,眼淚也在不知不覺間蓄滿眼眶。

她的一雙美眸被憂傷所沾滿,一行清淚沿著下巴滴落在地面上,她甚至清晰聽到那滴答的聲音。

「小美人,也來這做生意嗎?」

「小美人。你寂寞嗎?要不要我來陪你。」

「小美人,第一次來?我來給你捧捧場,多少錢你說個數。」

勉強走了進來,便被蜂擁圍堵,那放浪的言語讓如涵恨透了賀雲飛!

「小美人,別不理人呀!」一個帥氣的男人拉著她。

「嘖嘖。裝什麼清高,今兒就要辦了你!」一個男人開始放肆地撕她的衣服!

「滾開,別碰我!」

「刺啦」,裙子被撕掉一角,男人體格雄健。打如涵進來就聽手下說來了新人,今兒說什麼都要嘗嘗鮮。

他一把就扯住了如涵的胳膊,眸光淫邪笑道:「進了這裡,也不打聽我是誰,這可是我的地盤!」

如涵恐懼掙扎著,想擺脫他的鉗制,在撕扯間突然發現男人腰間別著一把刀。

大腦漸漸不聽自己控制,對於異性的碰觸她居然不是厭惡,反而是一種奇異的歡喜,她迷濛的雙眼鎖定了男人的腰部,現在身體反射出的信息都在告訴她,自己很快就要遭遇什麼……

當那粗魯的吻撲了過來,如涵順勢抽出他腰部的刀,握住在手中:「你不要過來,再碰我,我就殺了你!」

這一切都被一雙眼睛看在眼裡。

男人並未停止動作,如涵閉上了眼,揮舞著手中的刀。

「啊——」

忽然,她覺得脖頸一疼,軟軟地落入一名男子胸懷,回頭一看,正是將她送到這狼窩的賀雲飛。

賀雲飛頗為訝然的睨視昏厥在自己懷裡的美人兒:「膽子不錯,就是腦袋轉的不夠快,居然不知道變通。」

「飛哥!」見到賀雲飛,想要非禮如涵的男人竟然恭敬地叫了聲飛哥。

之前調戲如涵的男人們也勇上前,齊聲叫「飛哥」。

眾人簇擁,氣場懾人,雙眼如刀,他的尊貴從來不需要外物來襯托,賀雲飛只是僅僅一站,便給人一種俯視天下的霸氣,而這份霸氣恰巧被他臉上那抹雅緻笑容所虛化,讓人以為他無害溫和,實則他才是這條街真正呼風喚雨的男人。

「飛哥,小的該死,不知這姑娘是你的……」幾個男人怯懦地說道。

「哈哈,不怪你們,這是我們之間事兒,我的女人,有人搭訕,說明有魅力!好了,你們去吧,我也要走了!」賀雲飛爽朗地笑著,向幾個人揮了揮手,攬著被迷藥摧殘得不成樣子的如涵上了車。車絕塵而去,留下一臉懵懂的幾個男人……

賀雲飛的卧房裡,如涵如瓷娃娃般躺在chuang上,纖細手臂上有兩個針孔,一針把她推入絕望,一針把她拉回了天堂。

她睡的很不安穩,好似還沉浸在之前的那一幕,「不要……別碰我……不要……」

囈語不斷,坐在她身邊的男人卻一臉深沉,燈光的陰影使他看起來更顯魅惑邪肆,那菲薄的唇角每次聽到她的囈語都會暖上一分。

不知過了多久,如涵從夢中驚醒,猛然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