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六四章惡少本色

第四六四章惡少本色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11 15:53  字數:3297

趙總的女人,聽起來很榮耀,可以在眾人面前高人一等,然而「女人」的身份,可以是有錢人的玩物,或者是男人空虛的慰藉品,卻不見得是妻子。

或許,她在他眼中只是一時閑來無聊的征服品,在他閱女無數的生涯里,總想征服一個與大眾微微不同的女人,來滿足自己身為男人的征服欲,莫憐想的很多,不敢輕易投入趙剛編織的情網……

海城秦家別墅。

「媽咪,姑姑,我都休息這幾天了,該去上班了,你們不用擔心,我會格外小心的,我就不信了,光天化日之下,賀雲飛敢對我怎麼樣!」如涵勸慰一心阻止她出門上班的媽媽和姑姑。

「涵涵,崔志浩不是同意你暫時不去上班了嗎?還是別去了,我和你媽都不放心,逸雪也會擔心的。」

自從和逸雪共度中秋後,沈梅和弟媳對逸雪的印象更加好了,逸雪的細心、體貼、孝順讓她們喜歡得不得了。逸雪臨走之前一再叮囑如涵不要出門,等他找到合適的保鏢再去上班。

「沒事的,姑姑,相信我,我很快就回來,我去處理點事情,取些材料就回來。」如涵不放心即將到來的情感工作室第三期訪談,撒嬌著央求母親和姑姑。

「哎,你這孩子,真拿你沒辦法,這樣吧,讓司機開車帶你去,處理完事情你就回家來。」理解女兒的急切心情,如涵媽媽只得同意了。

「好!放心吧,我一定快去快回!」如涵如遇大赦般,拿起包,叫上姑姑家的司機,跑著上了車……

一個小時候,一輛白色的賓利停在了秦家別墅,逸雪拿著一大口袋零食,下車敲開了門。

見是逸雪。沈梅和如涵媽媽都很高興,這孩子格外惹人喜歡,她們笑著把逸雪讓進了客廳。

「沈阿姨,涵涵呢?」環顧了一周不見如涵。逸雪忙問道。

「哎,涵涵這孩子太敬業了,一早就嚷著要去公司處理點事情,我讓老王陪她去了,晚一點就回來。」沈梅看了看時間:「這會兒估計該回來了吧。」

「什麼,涵涵出門了?!」逸雪深知賀雲飛的霸道和無恥,心急如焚。「阿姨,我先告辭下,去天涯周刊接涵涵回來!」

剛一發動車,逸雪便給如涵打了電話。得知她還在公司里,且安然無事才放下心來。「涵涵,你等著,先別出門,我到你公司門口去接你。」

如涵知道逸雪擔心他。聽說他要來,忙的整理好手裡的資料,裝進袋子里,下了樓。逸雪還在路上,如涵卻已到了樓下,不遠處,老王正在車裡等她。如涵準備過去跟他打個招呼,再和逸雪一起離開。

噔噔噔噔,剛跑到大門口,突然一道車燈的光乍然亮了起來,她用手擋住光。

車窗緩緩搖了下來,一張俊容布滿陰沉。賀雲飛正森然看向如涵,流露著刺骨的冷!

那模樣好似吃人的妖魔,怒焰錚錚的視線冷的像一把刀,如涵身體一僵!她滿腦子的問號和害怕,賀雲飛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他跟蹤她?還是湊巧路過?

種種猜測在大腦飛速轉動。而她的愣神看在賀雲飛眼中更是火焰升騰!

「上車!」陰冷肆虐的嗓音極具震撼力,沒等如涵反應過來,車裡下來一個人,把她推上了車,才一上車就聽咔嚓聲,賀雲飛把車子上了鎖!

嗖!車速以媲美過山車的速度駛出周刊大樓,那速度十足的考驗心臟,如涵臉色灰白地抓著扶手,一點不敢出聲阻止男人飆車的行為。

這次,狹小的空間沒有再播放那刺激心跳和耳膜的重金屬音樂,而在這極度安靜的空間里,如涵緊張得呼吸急促,死一般的沉寂簡直能把人逼瘋!何況身旁還有一個渾身逸散怒氣的男人!

極致的速度,詭異的氣氛,如涵覺得自己每次遇到這樣的賀雲飛,除了害怕和沉默似乎再無應對的對策!

忽然,「吱」的一聲,車胎摩擦地面發出了刺耳的聲響,車子猛然顫了顫,賀雲飛猛然扭過頭,黑眸迸射出如野獸般凶野的光芒,似要活吞了她!

犀利的視線掃來,如涵抵不住那野性的侵略,不由低下頭,不敢與賀雲飛有任何眼神交流,她很害怕。

而賀雲飛,偏偏不如她的願,他捏緊了她的下巴,迫使她面對生氣中的他:「你喜歡辰逸雪?」

冷沉的音色,陌生的好似不曾溫柔過,這種變化迫使如涵似一隻刺蝟,周身豎滿了刺兒,排斥任何人的探尋,驚慌的美眸霎時鍍上了一層保護膜。

「賀總這話問的很多餘吧,你讓我做你的女人,也沒問過我究竟有沒有喜歡的人,隻手遮天的你,根本不在乎我究竟是不是喜歡你,你又何必多問!」條理分明的清越聲線,在說話間微微顫抖,如涵直視賀雲飛憤怒的黑眸,不卑不亢地說道。

驀地,光潔如玉的下頷出現了紅暈,賀雲飛微眯著邪肆的眼,唇邊划出冷冽的弧度,冷冷看著如涵因為疼而擰眉的樣子。

手,一點一點縮緊,如涵只是抿緊了唇,倔強瞪向賀雲飛囂張的臉,就是連一句求饒服軟的話都不肯說,大有你就是捏碎了下巴也不說的架勢。

「很不錯,本少看上的女人就是與眾不同!」

賀雲飛冷笑著給出了一句評價,隨後鬆開手方向盤一打,車速再度上升直奔海邊的方向!

停好車,指了指混亂的街口,賀雲飛嘴角染上陰寒,睨視強裝鎮定的如涵,臉上的笑容優雅而冷酷:「如涵,你不是一直不想做本少的女人嗎,你的傲氣成功贏得本少的青睞,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