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六三章窮追不捨

第四六三章窮追不捨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10 16:29  字數:3481

「哈哈,放心吧,我沒對你怎麼樣,我沒穿衣服,是因為我喜歡裸/睡,至於你為什麼這樣,你看看你衣服上的渣滓就知道了。」見她緊張,趙剛頓覺好笑,忍不住告訴她真相。

「這些,都是我吐的?」聽他這麼說,莫憐才發現,她的衣服、褲子上全是已經變干變硬的髒東西。

「不然還是我嗎,那點酒對我來說不算什麼。」趙剛噗嗤一笑,不經意地說。

「那……謝謝你,我先走了。」顧不得衣服上的髒東西,莫憐推門便走,她幾乎要羞死,不想再做停留。

「小丫頭,真夠傻的,我會再找你的。」看著莫憐離去的背影,趙剛暗笑道。

在虎林這座小城,趙剛還是有些影響力的,很快,她打聽到莫憐是虎林大學的學生,下課後會到一家西餅店做兼職。

這日傍晚,莫憐像每天一樣,到了西餅店,剛換上工作服,抬起身,一道頎長身影步入眼帘,緊接著戲謔的聲音響起:「不錯,這裡的點心看上去很好吃。」

音色溫雅而邪肆,不是趙剛是誰?

他目光從莫憐身上轉動,似有若無瞥了一眼櫃檯里的點心,唇邊的笑意更濃,低聲說道:「怎麼,跟我睡了一晚,就裝作不認識了?」

莫憐身體一僵,心裡暗罵一句:「魂淡!」

抿了抿唇,她氣趙剛總是口頭上欺負自己,那晚明明什麼都沒發生,他偏要說的那麼難聽,當下反唇相譏:「睡就睡了,我不是沒懷著孩子找你負責嗎?」

趙剛訝然挑眉,幾天不見她口齒到是潑辣不少。摸了摸下頷笑睨著亭亭玉立的莫憐,「孩子?不錯的提議,正好我不排斥做爸爸,那我們就一睡再睡。直到睡出孩子為止。」

額……,口水戰莫憐敗下陣來。

眉眼一閃尷尬,她有點不自然的問道:「你來找我做什麼。」

「喝酒。」趙剛笑了笑,看向滿眼惱羞的小女孩,還想再看看那晚自然純粹的她,或者說他想更多了解她。

「我在店裡做兼職。」莫憐扯了個借口。

「那我等你。」他有的是耐心,根本不在意這點時間。

「隨你。」他喜歡等就讓他等,莫憐為他倒了一杯茶,隨後站在櫃檯里「盡責」做好自己的工作。

叮鈴鈴,又一名客人進門。不過確是店內幾人都不陌生的客人。

男人斯文英俊,身材修長,一身休閑白,拄著銀色龍頭拐杖一坡一坡走了進來。

張旭,人稱旭爺。不夜城有名的黑道大哥,無論外貌還是氣場都是一個響噹噹的男人,唯一的缺陷便是瘸了腿,但正因為他瘸了腿讓人格外的記憶深刻。

「喲,真巧,趙總也好這口?」張旭見趙剛坐在裡面,不由訝然一笑。旋即摟著迎面走來的老闆娘劉曼笑道:「趙總喜歡什麼口味,待會兒讓劉曼包給你。」

說話間,張旭同時也注意到了櫃檯前的莫憐,當下猜到趙剛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趙剛只是疏離淡笑:「湊巧路過,就進來坐坐。」

趙剛和張旭並不十分熟識。不過在夜店裡見過幾次,聊過一陣子而已。

「那真不湊巧,今天我打算帶曼兒出去兜兜風,駁了趙總的心情真是不好意思。」張旭露出歉意的表情,隨後拍了拍言老闆娘劉曼。「我們去吃飯,今天關店。」

關店的字眼落地,莫憐和趙剛的表情不盡相同,前者微微皺眉,後者眉眼一閃精芒,這張旭不愧是老江湖,記人的本事和揣摩他人心思的本事不是一般的高。

看似駁了趙剛的面子,實則正中他的下懷。

「呵呵,旭爺真是霸道,一來就讓我關店。」

「哈哈,這證明爺疼你,快去收拾收拾。」

放下鐵閘門,老闆娘柔順地摟著張旭,坐進了黑色豪車揚長而去。

夜朦朧,風習習,他和她站在路燈下對望。

「你排斥我,是怕我灌醉你,還是真的睡了你?」輕佻笑聲打破沉寂,趙剛柔柔勾了勾她的鼻子,溫柔看向一直淡雅清淡的她,就像男人逗弄自己的女朋友般自然。

「如果你對我沒有企圖,我很願意和你做朋友。」

細語微涼,她毫不隱瞞自己的心思,她是落魄被迫放棄很多東西,但生活的重力還不至於剝奪她交友的權利。

然,面前的男人,多次相見和接觸排除他對自己的「惡性」企圖,絕對是一個值得一交的朋友。當然,這只是她的希冀,她並沒有那份能力讓趙剛打消對她的興趣。

「真是頭疼。」趙剛故作苦惱的揉了揉眉心,然後彈了彈她的額頭,坦蕩蕩一笑:「可愛的莫憐,做人何必那麼認真?」

莫憐,「你什麼意思?」

「真是有趣的小東西。」趙剛眉梢挑起,睨著迷茫不安的莫憐,一字一頓道:「維持一個男人的興趣,不見得是身體摩擦的塊感,也可以是在一起聊聊天的自然感,我把這看做是心靈交流。」

「心靈交流?」莫憐眸中一閃光亮:「你的意思是說,和你在一起只是陪你聊聊天說說心裡話?」可能嗎?這個男人那麼鄭重其事宣布自己是她的女人,為的只是這些?

「那你以為呢?」趙剛邪肆的笑了笑,「我看你是想多了吧,我想辦了你似乎不是難事。」

「那為什麼我們不能是朋友,而一定要我是你的女人?」

看莫憐嬌容洋溢著希望之光,趙剛揉了揉她的秀髮,菲薄的唇角搖曳出霸道的弧度,只聽他聲音頗冷地說道:「因為你是我看上的,只要我願意,可以g你,順你的心意不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