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六二章又一個女人

第四六二章又一個女人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10 00:42  字數:3417

喧囂璀璨光幕中,閃爍的霓虹交錯流動。

趙剛慵懶地在街上走著,眉目盡顯瀟洒之色,那俊美絕倫的面容噙著一抹洒脫笑容,風吹起了他的頭髮,在空中划出了陣陣飄逸之感。

張楠回老家陪父母去了,馮雪被哥嫂叫回了家,這個中秋,只有他一個人過。

不知不覺間,到了他常去的夜店門口,想到那個叫莫憐的女孩兒,趙剛唇角微挑,笑了笑走了進去。

昏暗的燈光中,趙剛在形形色色的男女中搜索著他的目標,在夜店的角落裡找到了神色落寞,自斟自飲的莫憐。

「怎麼啦,小丫頭,一個人喝酒?」趙剛走上前去,坐在她旁邊的椅子上。

抬了看了看趙剛,莫憐似乎並不驚訝,繼續喝她的酒。

「一起喝一杯吧!」未等莫憐回答,趙剛示意r遞來一瓶酒,他倒了一杯遞給莫憐,又倒了一杯給自己。

莫憐是虎林一所大學的學生,是這家夜店的常客,失戀沒多久,常到這裡來借酒澆愁,上次來這裡時,趙剛和她有過短暫的交流,女孩兒眼底流露出的憂傷打動了他。

莫憐沒說話,也沒有拒絕。看著眼前的趙剛,深思恍惚地接過了酒杯。

酒未喝,人先醉。這或許說的就是此刻的莫憐,她眩暈地沉迷在趙剛溫暖的笑容里,那雙眼眸里清晰印著自己的身影,清澈如水,如風清朗。

猶豫了下,她同他一樣飲下了手中的酒,微澀帶著勁辣的液體滑向咽喉,那略微苦澀的味道讓她微微擰了擰眉:「很難喝。」

「哈哈,嬌氣的丫頭。」趙剛暢快一笑:「苦還不好嗎?當你把苦都喝光了,剩下的就是甜了。」

莫憐微微錯開頭,不喜歡和他過分的親近。「這什麼歪理,我看你就是想灌醉我!」

「灌醉你?」趙剛拍大腿笑了笑:「這是我聽到過的最好笑的笑話,我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還不屑用灌醉的招數誘/拐一個心不甘情不願的女人。」

聲落。他唇畔揚起狂傲的弧度,痛快地把手中酒飲的見底,轉瞬又拿起一瓶,那酣暢的笑容和豪邁,無論如何都無法聯想到他會是一個花心的男人。

這氣度和風韻,當真迷倒萬千,瞧瞧周圍湊熱鬧的女孩子眼中閃動的好感,便知一二。

只是……,他為什麼勸自己喝酒呢?

困惑溢滿心田,莫憐緊了緊手中的酒瓶。輕聲詢問:「是不是我陪你喝了酒,你就可以從我眼前消失呢?」

「當然。」他挑眉輕笑,搖了搖手中的酒,「喝酒,意在高興。我沒你想的那麼複雜。不過,如果能交個朋友,未嘗不是件好事,不過這是你情我願的事,強迫太沒成就感,我比較喜歡女人主動投懷送抱。」

在夜店,是趙剛最放鬆的時候。他不用掩飾自己的感覺,可以用最直接的方式向女人表達好感,可以做真正的自己,甚至,可以用最直白的話邀請女人和他上g。

說到這兒,趙剛突然放浪一笑。他輕佻地勾了勾莫憐的瓊鼻,「當然,自從上次見到你,我對你一直興趣濃厚,也不否認對你有企圖。」

似情侶間親昵的舉動。讓莫憐的臉微微一紅,她鬱悶的看向噙著雅痞笑容的俊美男人,他真是一個複雜的品種,說他是色/狼偏偏此刻在他眼中看不到一點點的淫邪。

「喝酒就喝酒,別動手動腳的。」

莫憐錯開話題,指了指周圍猛灌酒的人們,有點認命的舉起酒:「喝吧,喝完了這瓶,我就要走了!儘管放馬過來,我就不信,我喝不過你!」

趙剛邪肆地挑了挑眉,沒錯過莫憐美眸中閃動的鬥志,原來她骨子裡還是個不認輸的人,瞧瞧那眼中升騰的火焰,頓時為清淡的她平添一縷風情在其中。

叮,酒瓶碰撞,似乎剛剛那一大口酒起了活躍的作用,只見莫憐臉頰嫣紅,勇氣可嘉的吹了一瓶酒下肚,看得趙剛眼中笑意十足。

咕嚕嚕,當辣的發苦的液體留存在身體里,莫憐只覺得自己像掉進了火爐,心跳加速不說還莫名的興奮,似乎有什麼東西像要從身體掙脫出來一樣。

這時,夜店似乎進入高/潮階段,老闆讓人播放了勁爆音樂,氣氛立即掀起最高點!

咣咣,那爆發力十足的鼓點,撩撥著喝酒人的神經,更似催化劑一般點燃了人們體內的興奮因子,其中當然也包括了一直舉止優雅的莫憐。

「哈哈,我們再繼續喝!」

酒量不好的她嬌聲而笑,她雙眼迷離俏生生倚在男人身旁,手裡又是拿起一瓶酒,清淡的聲音似乎流動快樂的味道:「喝嘛!你果然沒騙我,苦喝完了就剩下甜了。」

她呵呵的笑著,聽著煽動渾身活力的音樂,好似墜入快樂的天堂,那些埋藏在心底的憂傷與陰暗似乎都跑的乾乾淨淨。這一刻,她是感謝趙剛的,同時第一次覺得他沒有危險,放心讓人依靠。

摟了摟「投懷送抱」的年輕女孩兒,趙剛漂亮的唇角一勾,頗有縱容的意味在其中,他優雅舉起酒瓶再次和莫憐撞了一下,「覺得甜就盡情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回家?」多麼讓人嚮往的地方,可是她還有家嗎?

「不,我沒有家。」莫憐孩子氣的搖了搖頭,隨後生氣的對著他的唇就是咬了一口:「混蛋,以後不許在我面前提回家!」

咕嚕嚕又是猛灌一瓶,莫憐聽著激昂的音樂突然想跳舞,此時喝了七八瓶酒的她顯然已經醉了,只見她步伐有點搖晃站起來,隨後如一個奔放的精靈般跳起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