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五九章解救如涵

第四五九章解救如涵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07 18:53  字數:3337

賀雲飛狹長的眸子眯成一條凌厲的弧線,在她還沒來得及反抗之前,大掌緊緊抓住她的手,與她十指相纏。

「在我得到你之前,絕對不可能放開你……」

「不要,不要,求求你……」如涵害怕地哭喊,不停乞求,拚命掙扎,可是,她的掙扎換來的卻是他更加粗野的對待。

愛不是霸道的佔有,不是殘忍的折磨,更不是刻薄的侮辱。

正當如涵幾近絕望之時,不遠處傳來車聲,她心中一喜,不顧一切大聲叫喊:「救命……」

「涵涵……」逸雪急切的呼喊聲傳來,如涵的眼淚如同決堤的河岸不停的流,眼睛巴巴的看著窗外,哽咽著,幾乎不能應答。

「哈哈,你怕他看見嗎?這個樣子……」賀雲飛陰冷一笑,突然將拳頭砸在了車喇叭上。

「嘟————」喇叭聲不停的響,如涵渾身一顫,整理好衣服。

逸雪三步並作二步的衝過來,遠遠就看見如涵衣衫不整、頭髮凌亂的樣子,他立即就明白賀雲飛要做什麼,臉色變得鐵青,雙拳握得咯吱作響。

如涵無底自容的垂著頭,不敢看逸雪,眼淚不停在流。卻流不盡她心中的恥辱。

賀雲飛將以希的身體轉過來背對著逸雪。然後用手摩挲著她。挑釁地看著逸雪,冷笑道:「辰逸雪,你不是說她是你女朋友嗎,我偏偏就想要你女朋友,讓她做我的女人!」

「砰——」逸雪猛地揮拳砸破了車窗。

賀雲飛竟然意想不到地把如涵護在懷中,飛濺的玻璃碎片劃傷了他的後頸和後背,他眉頭一獰,懾人的殺氣傾瀉而現。

逸雪波瀾不驚。眯著眼,陰冷的低喝:「賀雲飛,我看你是活膩了!你真的以為,我辰逸雪是好惹的嗎?」

如涵抬起頭才發現,逸雪正用一把錘子對準賀雲飛的太陽穴,她驚愕的睜大眼睛,不停向逸雪搖頭,示意他不要動手。

「賀雲飛,放開她。」逸雪咬牙厲喝。

「我剛才的話,你沒聽見么!」逸雪接著喊道。

賀雲飛不慌不忙地脫下外套。披在如涵身上,還體貼的替她拉了拉衣領。遮住她外泄的惷光。

「我讓你放開她——」逸雪咆哮如雷,揮起了錘子。

「不要,逸雪!」如涵不停地搖頭,「不要開槍。」

逸雪和賀雲飛同時看著她,一個不解,一個欣慰。

「你心裡……有我。」賀雲飛的唇邊微微勾起淺淺的弧度。

「不!沒有!」如涵絕口否認,憎恨的瞪著賀雲飛,冷漠地說:「我只是怕逸雪哥打死你,要受到法律的懲罰,為你這種人償命,不值得。」

「是嗎?」賀雲飛的臉色黯沉下來,幽深的盯著她,似乎想要將她看透。

「說得對!」逸雪轉怒為喜,向如涵伸出手,「涵涵,跟我走!」

如涵下意識地看了賀雲飛一眼,卻像觸電般移開眼眸,想起他剛才對她的侮辱和折磨,她毫不猶豫地掙開賀雲飛的手臂,打開車門,將手放在了逸雪的掌心。

賀雲飛沒有強留她,甚至都沒有看著她,他垂著眼眸,唇邊勾著淺淺的弧度,懷裡沒有她的依靠,他覺得很冷,卻抵不過心中的冷。

「賀雲飛,如涵是我的珍寶,不是你的玩物,我不會再讓你傷害她!絕不再給你機會傷害她!」

逸雪將如涵身上的外套卸下來甩進車內,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緊緊摟著她離去。

逸雪的話讓如涵感動,他的懷抱很溫暖,如涵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與踏實。

車停在逸雪的公寓院前,失魂落魄的如涵才回過神來,抬眸看著逸雪的家,她感到一陣恍惚,雙手不由得絞在了一起。

「別怕,涵涵,咱們已經到家了。」逸雪感覺到了如涵的不安,輕輕握住她的手,體貼的說,「我不希望賀雲飛再騷擾你,所以才帶你來我家,明天我會跟他談判,讓他放過你,以後,你就自由了。」

「逸雪哥,謝謝你。」如涵感動得熱淚盈眶,反握住他的手,哽咽地說,「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傻丫頭,我說過的呀,我要照顧你、保護你,這是我的責任。」看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逸雪笑得有些苦澀,長指輕輕刮掉她臉頰的淚水,說道:「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對你好,我都搞不懂自己,可是怎麼辦呢?只有對你好,我心裡才踏實。如果你覺得內疚,可以補償我,我不介意的。」

「撲哧——」如涵破涕為笑,「你總有辦法讓我笑。」

「呵呵,那樣才好,我希望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只會笑,不會哭。」逸雪捧著她的臉,在她額頭上烙上深深一個吻,溫度灼熱,卻保持著君子的禮度,沒有半點侵犯的尺度。

如涵微微笑著,腦海里又沒出息地想起趙剛,如果他能夠像逸雪這樣對她,那該多好。

「進去吧,洗個澡,好好睡一覺。」

「嗯。」

……

逸雪讓如涵住進了客房,並讓張媽照顧她,如涵感到身心疲憊,洗了個澡之後便沉沉入睡,再次醒來時,已是天亮。

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心事如潮水在心中翻湧,想到之前受辱的場景,也想到了趙剛……

有關於他的片斷,夾著痛和淚,她心如刀割。

她多麼想忘掉,可他就像一隻寄生靈,已經寄生在她的靈魂里,如影隨形,揮之不去。

怎麼辦?

「她醒了嗎?」逸雪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打斷了如涵的思緒,她回過神來,下意識地看著房門。

「裡面沒有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