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五七章為她解圍

第四五七章為她解圍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06 07:25  字數:3403

感謝小魚兒、青青姐、妍妍、超人哥、毒哥的禮物,感謝送月餅的親們)

belinda心裡如同針扎,臉上卻帶著燦爛的笑容,大方得體的將如涵介紹給前來與她打招呼的富商們:「她叫沈如涵,是我逸雪表哥的朋友。」「如涵,跟秦總和趙總問好。」

「秦總,趙總,晚上好。」

如涵面帶微笑,與這些富商一一握手,她能感覺到這些男人灼熱的目光中帶著男性的慾望,還有他們握手時的小動作,但她不能發作,她只能隱忍著,希望逸雪能夠過來替她解圍。

「真沒想到逸雪有這麼漂亮的朋友。」年約四十的趙總端著香檳,目光一直到現在還沒從如涵臉上移開。

「如涵,看你年紀好像很小,還在讀書吧?」年輕的秦總相比之下比較有風度,卻也是盯著如涵看。

「哦,我已經工作了,在天涯周刊。」如涵笑著答道,順勢掃了一眼周圍,終於看見逸雪的身影,他正站在不遠處,用嫻熟的英文與幾個外國人聊著什麼,似乎根本不知道這邊發生過什麼事。

如涵心裡有些失望,正準備收回目光,卻無意中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向她這邊走來。

筆挺的銀灰色的西裝襯托著他修長挺撥的身材,邪魅俊野的容顏帶著張狂的邪氣,巧奪天工般精緻的五官,珍貴罕見的琥珀色瞳孔,讓他整個人顯得深不可測,高不可攀!

他沒想到,辰家的宴會會邀請賀雲飛來!

賀雲飛微眯著眼,盯著她,唇邊勾著一抹淺淺的邪笑,如涵緊張地撇開眼,假裝沒看見他。

這時,舞曲音樂聲響起。司儀宣布現在要進行舞會,隨即就是為了歡迎belinda歸來的自助晚餐。

話音剛落,剛才那個趙總和秦總同時向如涵伸出手,邀請她跳舞。

「沈小姐。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請你跳只舞?」

如涵正準備拒絕,belinda卻低聲說道:「這兩位都是今晚的貴賓,身份高貴,得罪不起。」

如涵皺起眉,正想說什麼,卻無意中觸到逸雪溫柔深情的目光,他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高腳酒杯,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向這邊走來。

「如涵!」熟悉的聲音。醇厚中夾雜著一絲沙啞,是他!

如涵回眸時,他已經走到她面前,儒雅俊逸的輪廓在聚光燈的照耀下顯得更加英俊,唇邊銜著淺魅的微笑。優雅的伸出手,略顯霸氣地說道:「過來,涵涵!」

所有人都看著這裡,氣氛緊張。

那個趙總和秦總看到逸雪出手,不免有些尷尬,但他們很有君子風度,臉上微笑依舊。姿勢優雅的站在那裡,等待如涵的決定。

belinda笑眯眯地看著如涵,意味深長的說:「如涵,你真有魅力,這麼多人喜歡你!」

「我」

「我看到個朋友,我先過去了。」belinda不給如涵說話的機會。徑直打斷她的話,拍拍她的肩膀,在她耳邊低聲說「表哥交給你了,你們好好跳吧。」

如涵甜甜一笑。將手放入了逸雪的掌心之中。

她沒有發現,不遠處,賀雲飛正注視著他們,握著酒杯的手突然變緊,緊得指關節都在發白,如果不是努力剋制,恐怕下一秒,那個酒杯就已經爆掉。

逸雪唇邊淺魅的微笑濃了幾分,輕飄飄的瞟了賀雲飛一眼,他早就注意到,賀雲飛正要過來找如涵,被他搶先了一步。

賀雲飛臉上淡雅的微笑不減,風度翩翩地轉身,跟那幾個商界巨頭打了個招呼,從侍者手中取了一杯雞尾酒,走向。belinda沒有人發現,他眼中一逝而過的冷厲。

悠揚流暢的音樂,絢麗多彩的舞台,一對天作之合在舞台〖中〗央旋轉飄舞,其它的舞者都退到旁邊欣賞他們動人的舞姿。

聚光燈始終跟隨他們,照在這對金童玉女身上,讓他們原本典雅高貴的氣息更顯迷惑動人。

如涵在逸雪的臂彎中輕快的旋轉著,臉上帶著淡雅的微笑,心中卻是思緒萬千。

一曲過後,辰夕派人來叫走了逸雪,逸雪低聲叮囑了如涵幾句,便離開了。

逸雪剛一走,賀雲飛便放下酒杯,三步並作兩步地走了過來,向如涵伸出了手。

在眾人面前,如涵不好駁他的面子,只得伸出手,和他共舞。

旋轉的時候,她用眼角的餘光掃視過人群,盼望著逸雪快些回來救她。

「在想什麼?」賀雲飛低沉的聲音打斷了如涵的思緒,她抬眸看著他,輕聲說「沒什麼。」

賀雲飛盯著她清澈的眼眸,片刻,突然緩緩湊近她,如涵緊張的向後縮,他的手臂卻將她更緊的摟在懷中,讓她絲毫無法動彈,他刀削般的薄唇擦過她的耳垂,在她耳邊低聲說:「之前的你是那麼純情,轉眼間就變得這麼妖嬈嫵媚,你身上,到底藏著多少秘密等待我去發現?」

如涵皺著眉,緊張的避開他,低聲說:「請你放尊重一些。」

「你既然選擇和我跳舞,證明你對我也是有感覺的,何必這麼拘謹?」賀雲飛邪肆的盯著她。

「我選你,是因為不想讓你沒面子,而且,我相信你不會對我無禮。」

如涵的語氣很冷淡,她只希望這支舞快點跳完,賀雲飛將她摟得很緊,灼熱的目光就像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包裹著她,讓她渾身不自在。

「你這麼說真讓我傷心。」賀雲飛故作傷心的樣子,突然扣住她的後腦,將她的頭按在自己胸膛,垂頭在她耳邊問「如果換作是我和辰逸雪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