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五四章他們的歡愉

第四五四章他們的歡愉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9-01 23:29  字數:3255

趙剛從頭到尾都很斯文優雅的坐著,望著狼吞虎咽的小丫頭說道:「我一個人在這邊,偶爾會自己做。」其實他對飲食是出了名的挑剔的,他挑剔的嘴幾乎很少有人能讓他滿意。

一頓飯下來,馮雪吃的很飽,為了回饋趙剛的辛勤勞動,她很自覺的接下了洗碗和打掃房間的工作。

「洗好了先去休息吧,我還有些文件要處理。」拿著公文包,趙剛進了書房,看著忙活在廚房的馮雪的背影,他眸底閃著柔情,一種安心和淡然席上心頭。

「好…」馮雪隨口應了一聲,想到了一會兒兩人就要同同g共枕了,不免心臟砰砰直跳,小臉漲紅著,肌膚泛著光,因為害羞顯得更加紅潤了。

在廚房收拾了半天后,她回到了卧室,發現趙剛並不在,頓時鬆了一口氣,想著他一定還在書房處理公事。打開自己的行李箱,她並沒有把所有衣服都帶來,打開衣帽間將衣服一件件掛在他的衣服旁邊。看著一排衣物,左邊是男裝右邊是女裝,讓人有一種新婚夫妻的感覺。

新婚夫妻!

閃過這個念頭的馮雪臉又唰一下紅了,她這是在意陰什麼!

身後傳來開門的聲音,馮雪紅著臉,看著壯碩的男人走了進來,扶在衣帽間把手上的手捏緊了幾分,不知所措。

趙剛看了她一眼,勾起唇角,走向衣帽間隨手拿起自己的浴袍。

趙剛一隻大手掰下她緊擰門把的手,低頭看著她:「今天就打算傻站在這裡了?」

趙剛戲謔地看著眼前這張漲紅了的小臉,不懷好意的將這團柔軟的嬌軀摟入懷中。「現在就害羞了?一會兒怎麼辦…我以為你已經做好準備了。」伸手颳了下她的鼻尖。略帶g溺的黑眸閃著亮光。

不服氣的馮雪抬起下巴,驕傲的揚起小臉:「有什麼好怕的…」這話說的自己一點底氣也沒有。

男人低沉的笑了一聲,抬起她的翹臀往自己精壯的腰上帶。馮雪沒有防備的叫了一聲,雙手摟上他的脖頸。一雙小肉腿下意識環繞上他的腰,用力的夾住了他,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寶貝兒,你這樣,看來是準備好了…」捏了捏她圓潤的tun部,趙剛邪佞地勾起唇角將她扔在了大g上。

「啊!」後背落入柔軟的g上,馮雪目光迷離,趙剛拿起手邊的遙控,屋頂上原本澄亮的燈光漸漸變暗,水晶燈上刻著的鏤空雕花映照在雪白的天花板上。星點的黑色影子就像一朵朵怒放的花,盤旋在g頭,浮動在馮雪的黑色秀髮上,動情而旖旎。

羞澀地揪著他衣服的一角,馮雪弱弱的女聲帶著顫抖:「還沒洗澡…」她望向眼前的俊臉。劍眉黑眸,深的就像汪洋一樣,將她卷進黑暗的漩渦,趙剛高挺的鼻翼輕柔地抵著她,她看不清也看不明他此刻眼底的情緒,只覺得那樣好看,吸引著她。挑動著她的每一根神經,緊繃的一觸即發,嘣的一聲就會斷。

趙剛同樣注視著她,觀察她每一個表情和細微的情緒,想要看穿他,薄唇微微一挑。獵物送到嘴邊,他卻不急著吞下去了。這不是以往的任何一場晴欲,雖然他忍的痛苦,但是就這樣和她面對面的呼吸著,享受著彼此的氣息和溫度。他竟然不敢去破壞。這個女人的一顰一笑,就像尼古丁一樣融進他的血液里。

「寶貝…」吻了吻她睜大著的眼睛,輕柔濕潤的觸感溫情而醉人,一聲昵稱直喊到了馮雪心裡。

「嗯?」她以為這個時候她早就被吃干抹盡了,卻被他這一生呼喚迷了心神。

「只要我不喊停,你都只能呆在我身邊了。」霸道的男人並不是在開玩笑,掠奪已經成了習慣,只要是他看上的東西,他不放手,任何人都不可能從他手中奪走。

「……」馮雪沒有回答,乖巧地垂下眸子,沒有誰能夠操控誰的人生,只要不觸碰她的底線,她會乖乖呆在他身邊,哪怕他不曾許她任何。

沒有等她開口,一隻微涼的大手伸入衣襟享受起自己的福利。馮雪倒吸了一口涼氣,敏感的感覺到氣氛已經不如剛才那樣溫情,愈發膨脹的慾望漸漸充斥著整個房間。

「不要…先洗澡…」她不想黏答答的一身汗味和他…。

男人眸底已經被挑起的慾念深深的望著她,看出她眼底的固執,重重的舒了一口氣,邪佞的勾起嘴角:「一起洗?」

話音剛落身下的小女人便扭捏起來:「我不要,我才不要和你一起洗!」洗到最後她還能正常出來嗎?!就像上次那樣。

「我偏要!」男人不給她反抗的機會,抱起她就下g踢開洗漱間的門,將她放在流理台上。

整個浴室大的誇張,按摩浴缸寬敞而舒適,大理石質的流理台前鑲嵌著鏡子,馮雪一轉頭就能看到自己此時的神情及模樣,整個臉都漲紅了,落在趙剛眼中又是一番風情。

馮雪搭著他的肩膀,事已至此,也什麼好矯情的了,男女之間不就是這樣么。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漸漸湊近,直至鼻尖與她相觸,溫熱的呼吸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的噴洒在她臉上。大掌一處處落在她身上,點燃著她體內的火焰,他強勢的分開她的腿,躋身而入。

一手從胸前挪到她的顎下,薄唇冷不防吻上她的唇。馮雪唔了一聲,男人趁勢長舌直入,翻攪著她唇內甜美的津液。「寶貝,怎麼這麼甜…」在她嬌嫩的唇上嗚咽了一句,帶起她的小腦袋繼而加深了這個吻。

馮雪頭腦昏熱,被壓在身上的男人吻的七葷八素,渾身無力的軟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