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五三章送上門兒的馮雪

第四五三章送上門兒的馮雪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31 11:48  字數:3429

虎林,總經理辦公室門外,在做最後一次掙扎的馮雪捏著手機,好不容易要落在門板上的手隨著門從裡面打開,瞬間頓住了。

「馮小姐!」小李是趙剛新聘用的秘書,見到馮雪恭敬地打了招呼。

「他…他在嗎?」馮雪尷尬的咳了咳,小聲問。

「總經理在裡面,馮小姐可以進去。」

馮雪點了點頭,走了進去。不遠處辦公桌前的男人,拿著鋼筆在批示文件,時不時的抬頭看一眼屏幕上的股市,餘光不經意間瞄到了正在靠近的女人,閃過一絲驚訝後隨即眸光轉柔。

「你怎麼來了?」放下手中的文件,他挺拔的身子向椅背靠去,沉聲問。

馮雪一時間有些難以回答,恍惚的笑了笑,卻也憋不出一個字來。趙剛望著她臉上千變萬化的表情,勾起唇:「還是走錯了?你不用這麼想我吧,還親自跑一趟過來。」

「我……找你有事……」馮雪吞吞吐吐地說。

「哦?找我做什麼?」趙剛鬆了松腕間的寶藍色袖扣,嗓音低沉而好聽,愉悅的語調瞞不住他的好心情。

「……」看到他這樣的表情,馮雪突然放輕鬆了,既然來了何必矯情。「你能不能幫幫我?」

她必須先探清楚他的態度,不然一切糾結和掙扎都會是無用功,還會弄的自己很狼狽。

「怎麼了,幫你什麼?」一點也不為她的話感到驚訝,他仍然氣定神閑的靠在椅背上,一雙黑眸如同汪洋一樣深不見底,探不出絲毫情緒來。

馮雪在他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看著他清俊的容顏,緩緩說道:「你幫我找個房子,我不想和哥哥嫂子一起住了。」

「哦?怎麼,你和哥嫂鬧矛盾了。住的好好的,幹嘛搬出來住?」

「和他們在一起,出來見你不方便,我怎樣撒謊說去朋友家。早晚會被他們知道的。」馮雪眉頭緊蹙,自從和趙剛發生實質性的rou體關係後,她已經越陷越深了。

「呵呵,是這樣呀,為了方便出來見我?」

趙剛輕笑出聲,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稜角分明的俊臉從沒這樣明朗過。

「雪兒,你說這話,我總感覺你想讓我你?我說的沒錯吧?我的寶貝都來向我求愛了,我哪有拒絕的理由。」站起身來。他拉起她往自己懷裡帶。

「誰向你求愛了,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嬌嗔的推著他靠近的俊臉,馮雪沒好氣的捶著他結實的胸膛。

「從你哥嫂那裡搬出來吧,今晚先到我那兒住,改天我重新找個房子。作為咱們兩個的家。」從馮雪身上嘗到了甜頭,趙剛恨不得夜夜盡huan。

「嗯,晚上我就去。」

「寶貝,打扮漂亮點,我可等著你侍寢呢!」趙剛說的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樣,渾然不知懷中的女人已經漲紅了臉。

「你這壞蛋!」拍著他的胸膛,她瞪了他一眼。

趙剛笑著不忘貼合著她的唇線。舌尖勾勒著她紛嫩的嬌唇,親密的交換著彼此的津液,甜甜的味道從口腔滲透到體內。

「你現在不回去乖乖收拾東西,信不信我現在就扒/光你在這裡要了你…」男人霸氣的開口說道,大手探入衣內,柔軟細膩的觸感貼合著他的手掌。幾乎一下就要把他逼瘋。

「…我先走了。」拉出在她衣內肆意作亂的手,她倉皇的起身拽起包頭也不回的走出了辦公室,門嘭的一聲,不大不小的響聲落入男人的耳中。

還未褪去的柔光閃著一抹暗啞的情緒,緩了緩自己的反應。他笑出聲,在虎林,有一個漂亮性感的張楠,一個乖巧聽話的馮雪,他很享受。而且,他們都不逼婚,讓他很放鬆,剛從一段婚姻里走出來,他樂的遊戲人間,暫時還不想受誰的束縛,和這兩個女人在一起,她很放鬆。

馮雪走後一會兒,秘書走了進來:「趙總,到時間開會了。」

「嗯。」點了點頭,趙剛神色明朗的應了一聲,薄唇邊仍然掛著殘留的笑意。

會議室里的所有參會人員都感覺到了,今天趙剛的心情很好,就連市場總監沒有準備好甚至漏洞百出的報告,他也只是提醒了幾句就過了。一旁坐下的市場總監抹了抹頭上冒出的冷汗,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會議結束後,所有人相繼離開,趙剛合起文件,看了一眼有些不太習慣的秘書,似笑非笑的勾起唇:

「你看一下時間,約一下於總,就說我想和他碰個面。」

「是,總裁。屬下馬上去辦。」

回到家慢慢悠悠收拾東西的馮雪坐在衣帽間的地板上,不由的想起剛才趙剛壞壞的笑臉,想起即將到來的**生活,她下意識漲紅了臉。

收拾了將近兩個小時,便接到了趙剛的電話,拿起行李上了車,她的世界將就此隨著這個男人一同改變。

趙剛的家,對她來說是熟悉的,也是陌生的,就是在這裡她闖進了這個男人的世界,故事從這裡開始,似乎也註定著兩人的「孽緣」。

「晚上去買點菜,等我回來。我出去有點事,晚點回來。」幫她把行李拿了上去,趙剛開車離開了。

馮雪跑到廚房打開冰箱,冰箱里除了一些礦泉水,其他什麼都沒有,整個廚房細緻而乾淨的樣子,也並不像是經常開火的。她咬了咬唇,下定決心般的點了點頭,拿起錢包出了門。

兩個小時後,趙剛開門回到家,便聞到了一股刺鼻的嗆味,換了鞋朝屋內看去,只看到一個身穿著粉色圍裙的小女人在煙霧繚繞的廚房內拚命咳嗽。他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