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五二章如涵上頭條

第四五二章如涵上頭條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30 22:44  字數:3330

「崔總,需要我去把沈小姐請上車嗎?」劉秘書回頭看著他,察言觀色是他的職業習慣。

搖了搖頭,他掐滅煙頭,伸手推開門邁開腿向泣不成聲的女孩兒走去。如涵低著頭,眼淚已經沾滿了整副墨鏡的鏡片。淚光中她看到了站在她面前的一雙穿著義大利手工皮鞋的腳,背過身去趕緊擦乾眼淚,她不要讓這個男人看到她的狼狽。

崔志浩看著她柔弱纖細的背影,忍不住內心想要擁她入懷的衝動,抬手雙臂就從身後箍住了她,將她整個柔軟的身子都抱緊在自己懷中。尷尬地咳了咳,側頭找到了她的耳垂,低沉的嗓音傳進慕青的耳中。

「愛哭鬼。」溫柔寵/溺的一句話,打碎了如涵心中的氣憤和不甘。

急忙轉過身想要推開他,奈何怎麼都推不開,她握緊粉拳狠狠地往崔志浩身上砸:「你給我走開!你不是把我趕下車了嗎,還回來幹什麼!你走你走你走…」她激動的捶著他結實的胸膛,一滴滴晶瑩的淚滴落到崔志浩的手背上。

看著在自己懷中激動落淚的女人,崔志浩並沒有覺得反感,他最討厭的就是在他面前又哭又鬧的女人,可如涵在他懷裡又打又踢手腳並用的,他竟然有一絲滿足。

拍了拍她的背安撫著,他摟緊她的腰,禁錮住她全身的力量:「真要我走?我要是真走了你還不得恨死我?」好笑的撥開她的頭髮,看清她清麗的、楚楚可憐的臉蛋兒。

在看到她側臉的紅腫時,他突然頓住了,一股怒氣直達眸底,摟在她腰上的力量也重了幾分,感覺到疼痛的如涵抬頭掙扎了下:「崔志浩,你弄疼我了…」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後他鬆開手,看向她:「走吧,不曬嗎?」

「你覺得曬你可以自己走!你都叫我走了。我現在回不去了…!」如涵端著架子不肯放下,總覺得自己這樣太沒出息了,怎麼也不能就這樣妥協啊,他讓她走她就走。讓她回去就回去嗎?她沈如涵又不是皮球,可以滾來滾去!

崔志浩也不想再逞口舌之快,微微蹲下身就將她橫抱起,向自己的車走去:「不會再讓你走了,還得費勁口舌和力氣把你請回去,多累!」黃昏下的崔志浩冷峻優雅,微微勾唇的臉揚著一抹溫柔的淺笑,有力的臂膀包裹著她。

「崔志浩!」嘟著紅唇,她略帶憤怒地喊出聲。

迎上的是男人腹黑的笑容,落日緩緩竄出頭來打亮了相擁在一起的兩個人的背影。

「涵涵。晚上吃過了飯,我再送你回家。不然,你到我哪兒去住?」崔志浩一改之前的嚴肅,不顧司機和秘書在跟前,調皮地問道。

如涵知道他是故意的。並不回答,只說道:「我不想去吃飯了,我累了,你送我回家吧。」

看著她紅腫的半邊臉,崔志浩沒有強求,示意小張,先送如涵回家。

一個人回到家。躺在舒服的公主床上,才覺臉上的痛感一陣陣襲來。

如涵心裡委屈,但不生氣,她甚至可以理解夏宛如,她何嘗不是這樣,為了心愛的人。可以放下自尊去做任何事,只不過,她不會像她這麼衝動,認為用暴力可以解決問題。

考慮到如涵臉上的紅腫,崔志浩主動給她放了兩天假。讓她好好放鬆一下,調整好情緒再上班,如涵自然高興,樂得在家休息。

就在如涵出差的第二天,逸雪和卓君也因公司的事兒去了上海,要幾天之後再回來。

沈梅想念侄女,邀請如涵到她家裡住幾天,看著臉上的紅腫褪去,如涵就答應了,多日不見姑姑,她也十分挂念。

沈梅準備了如涵最愛吃的菜,在姑姑這裡,她才能真正感受到家的溫暖,姑姑做的菜,有媽媽的味道。

「涵涵,聽你表哥說,你家的房子裝修好了,這幾天有空,我帶著阿姨出去買些裝飾品,就可以搬進去住了。你爸爸給我打電話了,用不了一個月,他和你媽媽就搬到海城來了。」看著一臉愁容的如涵,沈梅帶著〖興〗奮的語調說道。

「額,真的?這麼快就可以搬過來了?」如涵不敢相信房子裝修的速度。

「嗯,你表哥找的裝修公司很有效率。這幾天你把租的房子退了吧,搬過去和你爸媽一起住,你的房間是你表哥精心設計的,我去看過,粉紅色的壁紙,奶白色的地毯,田園風格的柜子、床和梳妝台,很漂亮的公主房,你一定喜歡。」

「表哥很了解我,很貼心。」說這句話的時候,如涵心裡暖暖的,雖是獨生女,但有這麼好的表哥,如涵感到很幸福,親兄弟姐妹也不過如此吧。

姑侄倆聊了一會兒,便各自回房休息了。躺在chuang上,如涵能聞到洗衣液的馨香,chuang單和被子都剛剛洗過,軟軟的,很舒服,暫時放下所有的煩惱,她準備美美地睡上一覺

翌日清晨粉白色kingsize大chuang上,如涵披散著黑長直發的身影動了動,從被角中划出一雙凝白如玉的美腿,揉了揉美眸,躺著伸了個懶腰。

沈梅推門而入,同樣穿著睡衣睡眼惺忪的樣子,鑽進侄女的被窩中,將剛才阿姨遞來的報紙放到了侄女面前。如涵楞了楞,還沒反應過來,不過餘光瞄到報紙一角上她的照片時,猛地坐起身。

「看看,我的寶貝侄女真厲害,海城兩大商業巨子爭奪你一個。」沈梅推了楞在旁邊的侄女一把,調笑的開口。

「什麼呀,壞姑姑」如涵將報紙隨手放在旁邊,身體朝後躺下去,和沈梅一起目視天hu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