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五零章暖男

第四五零章暖男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28 12:13  字數:3333

如涵摟緊他,蹭了蹭他的脖頸。悠悠地開口:「我重嗎?你累不累?」許是因為酒精的原因,她不再像清醒時那樣抵觸他,人都說酒後吐真言,或許她現在這樣才是真正的自己。

「不重,晚上吃了什麼?」停下來把她向上抬了抬,崔志浩問道。

「嗯…」如涵暈暈的,轉著澄澈的眸子,努力的回想著,樣子可愛極了。「牛肉麵,好辣的…崔志浩,我肚子餓…」說著吃的她突然感到有些餓了,剛剛晚上吃的那些本來就不頂飽,再加上她還全吐掉了。

這下難倒崔志浩了,這條路路邊並沒有店面,就算有這個時間也早就打烊了,他到哪裡去弄吃的給她?「小張!」他停下來站在原地,側身吼了一聲。

得令的司機小張立刻停下車,跑到崔志浩旁邊。「boss!」作為訓練有素的專職司機,他早就習慣了24小時待命。

側過頭吩咐了他幾句,小張迅速點頭然後飛速驅車離開了。

崔志浩輕輕的把她放了下來,看著前面還有一段回酒店的距離,他將她抱到人行道的座椅上,和她一起坐著:「再等一會兒?一會兒就有吃的好不好?」就像是在哄孩子一樣,他垂眸盯著她,怕她鬧情緒。

「好!」如涵看著他的俊臉,很認真的回答。悄悄的揚起嘴角,輕柔的聲音迴響在他耳邊:「以前小的時候爸爸也這樣背過我。他背起我對我說,涵兒,你永遠是爸爸的寶貝…」說著她眼眶微濕,不願讓身旁的男人察覺,她偏過頭,哽咽道。

兩人就這樣坐在路燈下,偶爾有秋風吹過。搖曳著高大的香樟樹。如涵緩了緩眸底的情緒,笑著繼續開口:「也是在這樣的路邊呢,我肚子好餓,爸爸就去路邊買了一碗面給我…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他看著我狼吞虎咽,臉上的表情卻是那樣滿足…」

崔志浩看著她,那張清麗的俏臉上淡淡的,看不出什麼情緒,眼眸卻是那樣璀璨和瀲灧。

「沈總真的很疼愛你。」

「我想這個世界上一定不會有人比他更愛我的男人了,那樣沒有理由無私的愛。」如涵緊了緊身上的衣服,晃著雙腿在長椅上,就像一個小孩子,純情,惹人憐愛。

他知道她愛父親。卻沒想到她對沈峰的感情和依賴竟是這樣深。可見沈峰對這個寶貝獨生女兒有多好。

「嗯,你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沒幾個男人受得了。」崔志浩玩笑道。

對上他調侃和戲謔的眸子,如涵只覺得這男人怎麼這麼討人厭,好好的氣氛就這麼被破壞了。

「那也得看人。對待有些壞人,就不能太客氣!崔總,你說是吧?」她笑著抬頭對上他的黑眸,眼睛彎成月牙般,狡黠又靈動。

「在你眼裡,壞人的界限太低了。」崔志浩眉頭輕挑,用審視的眼神看著如涵。

如涵不給他好臉色。吸了吸鼻子,扯過他的純手工西裝,將剛剛那番話引起的鼻涕全部擦了上去,毫不留情的笑了笑:「這個顏色太像餐巾紙了。」擦完了還無恥地狡辯著。

難道只要是白色衣服都長的像餐巾紙?崔志浩卻絲毫不介意,聽著她那沒節操的解釋。

小張拿著熱騰騰的肯德基全家桶飆車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十五分鐘後,如涵端著大桶熱火朝天的吃著。感到歉意的小張不敢看崔志浩。微微頷首:「對不起boss,最近的地方就只有這個,我知道不該讓沈小姐吃這個…」

「沒事啦!」如涵從美味中抬起頭,滿足的眯起美眸傻笑著。「很好吃啊,我沒有那麼講究的。我偶爾也會吃肯德基的。」她笑起來眼睛說不出的好看。

崔志浩看到她這樣對自己的屬下笑,頓時沉起了俊臉。小張更是不敢多看於如涵一眼,他怕boss會怒到把他的眼睛挖出來。

看到識相的小張他還是有些不爽,皺起眉:「去車裡等!」誰都不能覬覦他的寶貝,那是他崔志浩的女人。

季濤深知他的想法,無奈在心裡os:boss,我哪有覬覦你的寶貝,誰敢覬覦你的寶貝呀!撇了撇嘴,他還是目不轉睛的離開兩人身旁,坐回車裡。

「好好吃,你要不要吃一個?」如涵小吃貨吃得滿眼放光,偏頭看著眼前這個不管什麼時候都優雅的男人。

勾起唇:「你喂我。」崔志浩淡淡的一句話,厚顏無恥到極致了,自然得到了如涵一個白眼。

「你沒有手啊…!」說完卻還是用手拿了一個湊到他嘴邊,真是個老爺!

「我說的是,你用嘴喂我!」說著他就湊過去,含住她嘴上含住一半的雞腿,咬了過來,連帶著的還有她口舌間甜美的津液。鬆開後他滿足的看著她,得意的笑出聲:「真好吃!」

意有所指,她知道他說的不是食物,不自覺漲紅了小臉。原本手中拿著的一塊雞肉掉在了地上,回過神來:「崔志浩!你無恥!你看,還浪費了一個!」這個男人現在吃起她豆腐來已經得心應手,偏偏自己還不爭氣的容易陷進他美色的漩渦里。

「不夠再讓小張去買。」他說的理所當然,反正他偷到香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坐在車裡玩著無聊手機遊戲的小張突然顫了顫,怎麼有種後背脊樑發毛的感覺…

「你就這麼欺負他,小心他哪天受不了不幹了!」如涵擰了擰小鼻子,嚇唬他。

「所有人都可能背叛我,但他不會。」這樣自大篤定的一句話引起如涵的注意,他們是經歷了什麼,可以彼此信任成這樣?

「怎麼聽著你們倆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