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四八章崔志浩的掠奪

第四四八章崔志浩的掠奪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26 12:50  字數:3216

「我爸爸的公司現在遇到了點困難……我…」如涵有點緊張的站在原地,有些手足無措。商場上的事情她不是很懂,但是聽姑姑說,沈氏投資了一個大項目,日前資金周轉有點問題,可能這就是父親延遲交貨的原因吧。

「我是商人,一切都以利益為出發點,你必須給我一個理由。」他打斷她的話,隨即靠在玄關上,暗沉的黑眸波瀾不驚地睨著她,就像是要看穿她一樣。

「我…」如涵欲言又止,以她的驕傲她是萬萬不會放下身段去求他的,可是這是沈氏的事。「我不懂商場的事,我只想幫爸爸,如果你不願意給沈氏機會,那我會另外想辦法。」她也有她的驕傲和固執,可她不知道,就憑她沈如涵在崔志浩的心中地位,即便她不說什麼,崔志浩也絕不可能為難沈氏。

「另外想辦法?什麼辦法?去找辰逸雪嗎!」男人的聲音帶著些許慍怒,湊著她的俏臉沉聲問道,溫熱的氣息扑打在她臉上,強烈的男性氣息伴隨著尼古丁麻痹的味道,衝擊著她。

「不要你管!我會想辦法!」男人挺拔的身子壓著他,如涵捶著他的肩,想讓他離開,小手都拍疼了也不見他有什麼反應。她能感到他硬邦邦的肌肉和結實的胸膛。

「涵涵,你知道嗎?有時候我真想一口吞了你!怎麼這麼不乖!」摸著如涵的小臉兒,惡作劇的捏了幾把,他很滿意的看到她緊蹙秀眉。

「你做夢!」如涵瞪著他,似是兩人真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一腳踢在他的小腿上,男人吃痛的下意識鬆開了他。

沒有想到她會來這一招,崔志浩皺起眉頭。他還真是小瞧了這小丫頭:「呵,那你就試試看。看我能不能做到!」對於他這種一手遮天的男人,還真沒遇到什麼難事兒。

逸雪對如涵的愛意刺激了崔志浩,壓抑了許久的霸氣再次爆發。

忍著痛,崔志浩強勢的再次抓住她的手臂。牽引著將她整個提起,讓她坐在玄關處已經擺放著的鞋箱上。霸道的用身體分開她的雙腿,躋身進入。一手猛烈掐上她的下顎,一手撐在牆邊,眯起黑眸靠近她,邪佞地勾起唇角:「求我幫忙就是這樣的態度?嗯?小丫頭,看來你真的不太懂什麼是求人的態度…」

如涵看著眼前這張近在咫尺的俊臉,又羞又惱!無奈自己現在動彈不得,可伶牙俐齒的小嘴卻還是火力全開:「我才不要求你……」

話還沒說完崔志浩便低下頭堵住了她的話,香甜的味道立刻溢滿他整個大腦。一手掐起她的下顎。想也不想的深吻下去。

就在她反抗的時候,他趁機挑開她的牙關,長舌直入攪動著她唇內甜美的津液。「你別想著去求別人,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男人霸道的貼著她的紅唇,暗啞的嗓音沉沉的吐進她嘴中。

「你…你放開我!崔志浩……」如涵弱弱的聲音傳進他的耳畔。就像催情劑般成功挑起男人的征服慾望。

崔志浩睜開黑眸,眯起雙眼看著如涵這張清麗的俏臉,明明是委屈的眉眼,可還要故作堅強,紅唇微微嘟起,扁著小嘴也一定要罵他的樣子讓男人的胸口燃起了一把火。

男人低頭再一次含住她的紅唇,薄唇微涼。伸出舌尖不斷摩挲著她的唇。如涵推不開他,懊惱得很,狠心一口咬在他的薄唇上,一股獨特的血腥味傳送在兩人的口舌間。

突如其來的疼痛並沒有讓眼前的男人停止動作,這樣的疼痛帶著更多酥麻,唇齒間的親密交纏彷彿融到他的骨血里。更加刺激了他的感官:「你這隻小獅子…咬人,嗯…?」

一手掌控住她兩隻小手,反手扣在背後,嗓音暗啞中帶著几絲念想,直直飄進如涵耳中。

「唔…」兩隻手被控制到背後。如涵整個重心都落到了崔志浩身上。不斷搖著頭排斥男人對她的予取予求,兩唇間沾滿了些許血跡,可是男人還是意猶未盡的深吻著。

在自己即將失控前,崔志浩天人交戰的做了一次內心的掙扎,最後還是忍下所有慾望慢慢鬆開她。頭抵著她,重重的喘著氣,嘴角凝著逐漸乾涸的血跡。如涵也沒有好到哪裡,因為男人的掠奪胸口劇烈起伏著,呼吸急促。

「你…崔志浩,你真欺負人!」沉下氣息,她抑制不住內心的憤怒沖他低吼。

「涵涵,能換句台詞嗎?這句話太老套了吧!」崔志浩厚著臉皮調侃她的詞窮,好看的桃花眼微眯,語氣親昵:「可是我怎麼好像覺得你很享受…?」

這句話落進如涵耳中,立刻嫣紅了她的兩頰,氣鼓鼓的咬緊腮幫子:「少噁心了!讓開,我要回去刷牙!」從玄關上跳下來,她看都不看他一眼,推開他高大的身體,跑出別墅。

崔志浩玩味地摸了摸嘴角的傷口,有種痛並快樂著的快感。看來他有自虐的傾向了。勾起唇角,他很滿意她今天的反應,至少她反應這樣強烈,說明沈氏就是她的軟肋,他如果能幫助沈氏走出暫時的困境,說不定能贏得她的幾許芳心。

接下來的幾棟樓也同樣是因為建材的問題而被擱置,如涵聽著經理的各種報告,包括公司必須要拿出來的應對措施。她明白,作為公司的領導者,崔志浩必須把利益放在第一位來衡量。

一個下午如涵都過的悶悶的,完全不像剛來時那樣放鬆。沈氏的情況就像一個擔子一樣壓在她胸口,讓她有些窒息。

直到傍晚司機驅車回到了酒店,崔志浩一行人直接上了餐廳的一個包廂,她才反應過來。小跑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