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四四章用心良苦

第四四四章用心良苦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22 22:10  字數:3361

張楠嘴上卻仍是不饒人。「趙哥!我要回家了,請讓讓!」張楠的眸子在黑暗中顯得特別亮,就像一道陽光直照到某人的心底。她伸出右手讓他歸還鑰匙,順帶沒好氣白了他一眼。

「我送你。」夜『色』下飄『盪』著男人低沉如大提琴般『性』感的聲音,淡淡的一句話彰顯著霸道與不容反抗。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已經替她做了決定。

「不用了,我自己開回去。」

她也有她的固執和倔強,之前想好了,要和他保持距離的,就不能再糾葛。倔強的眼眸對上趙剛略微深沉的雙眼,她不覺得心裡顫了顫。這樣倨傲攝人的氣場,並不該是他這點年齡的男人有的。

「你沒聽到剛剛的聲音?不害怕嗎?難保你一個人回去,小區又出現一個變態之類的…算了,既然你堅持自己回去,我也不勉強。」說著他將鑰匙遞還到她手中,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想起那個聲音,張楠有些後怕,再加上剛剛廁所發生的事,多少還令她心悸。看著頭也不回走遠的男人,她不甘心地邁開步子跟了上去。

趙剛嘴角泛起一絲得意的笑,他太了解女人,張楠的舉動是他意料之中的。

兩人一起上了車,消失在夜『色』中……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44

海城醫院頂層病房,如涵的身體已康復,精神也好了許多,醫生建議如涵回家調養,逸雪當仁不讓,要把如涵接到家裡好好照顧。沈梅一家自然不會反對,只有崔志浩有異議。無奈如涵欣然同意,他也不好再說什麼。

黑『色』賓士車上,逸雪和如涵一同坐在後排,卓君目不轉睛地看著前方開車。

瞄了一眼後視鏡的卓君看到后座上兩個人不自覺勾起唇角忍著笑。表妹小鳥依人地在逸雪身旁。看上去甜蜜、溫馨。

再看看一臉有些難熬的逸雪,他有意開口,雙眼透過後視鏡卻是看著如涵:「小雪花,您胃還不舒服嗎?」

一直擔心如涵的安危,連日來,

逸雪茶不思飯不想,累到犯了胃病,別人不知道,卓君卻清楚得很,這個小雪花硬撐著呢!

唔了一聲。逸雪算是回答了他。

如涵聽到表哥的話下意識偏頭看向身旁的男人,只見他劍眉緊蹙,俊臉上有些難耐,從額頭上細小的汗水不難看出他的煎熬。

她沒有多想,立刻抬起頭問著前面的卓君:「哥。車裡有『葯』和溫水嗎?」

「有,你打開後面的箱子就能看到了。」卓君笑了笑,說道,心想著小雪花,你該好好感謝我才是。

打開箱子,如涵就看到了一個藍『色』保溫杯和幾盒『葯』片。伸手倒了一杯水,吹了吹順便試了水溫。拿出『葯』片攤開手掌給身旁的逸雪。

「喏,吃了吧,胃不好還不知道注意點!」她朝他坐近一些,擰著眉念叨著。

微微轉過頭看著夜幕下的小女人,眸子里泛著些許柔情,時而倔強時而明媚時而魅『惑』。整個心似乎被她吸引過去。

逸雪抬起手拿過她手裡的『葯』,很配合地吞了下去。放下水杯,他側過身子靠著座椅打量著身旁的如涵,路燈和綠化隨著車速一下下划過她淡然的嬌容,那樣從容和安靜。彷彿讓他的心也漸漸平復下來,所有的煩心事此刻都能被放下,這樣看著她就可以化解。或許這就是她的魔力,也是讓他甘願付出的原因。

到了公寓門口,逸雪抱著如涵下了車,目送著他二人離開,卓君甚是放心,能把寶貝妹妹託付給逸雪,是他最欣慰的事兒。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44

躺在家裡的大chuang上,如涵舒舒服服地睡了一晚,在家人的勸慰下,如涵已漸漸走出了陰影,夜裡也能安然入睡,不再做惡夢了。

次日清晨,太陽緩緩升起,如涵穿著紫『色』睡裙拉開窗帘,使足力氣伸了個懶腰,俏臉紛嫩眯起雙眼,望著遠處風景深吸了口氣。

如涵洗漱後換上一件白『色』雪紡衫加翠綠『色』花苞包『臀』裙,柔順的長髮隨意挽起,化了些淡妝,整個人看起來柔美中帶了些許清麗。收拾妥當,她準備出去找逸雪,未待出門,手機便響了起來,是崔志浩。

「涵涵,你今天怎麼樣,最新一期的情感工作室綵排能參加嗎?」電話那頭傳來崔志浩渾厚而富有磁『性』的聲音。

「這麼快就定下

時間了?」這倒是讓她有些意外的,最新一期的採訪對象是娛樂圈的大佬級人物,幾乎很少上節目,沒想到,竟被崔志浩邀請到了。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我已經沒事了,呆在家裡反而悶,我去周刊,晚點可以去綵排現場。」

「好!我去安排時間,今天綵排!」聽說如涵好了,崔志浩自然開心,便爽快地回答道。

走出卧室,客廳里只有張媽一個人,

「沈小姐,早!」

「早!張媽!」她笑著從容的應了一聲,她微微轉頭看了看四周,但並沒有看到逸雪的身影。

看到她打量的目光張媽瞭然地笑了笑,立刻開口解釋:「辰先生公司有事,一早就出門了,他讓我照顧你吃飯,說如果你想出門,就讓我給小李打電話,讓他來接你。」

「謝謝張媽了,吃完飯,麻煩你聯繫小李吧,我要去公司一趟!」如涵迎著陽光微笑著道謝,微風徐來浮動著她的衣擺,打動著她俏臉上的清麗,有一抹清晨的芬芳和璀璨。

張媽更加為什麼這個女孩兒會贏得辰家少爺的疼愛了,那種明媚而低調,柔美而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