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四一章他的粥,他的蛋糕

第四四一章他的粥,他的蛋糕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19 22:39  字數:3323

對於侄女的病,沈梅倒不是很擔心,她接觸過很多類似的病例,如涵的沉默和抑鬱都是暫時的,用不了多久就能好起來。

幾人說話間,如涵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如涵接起電話,由於聽筒的聲音很大,大家幾乎都聽到了對方的說的話。

逸雪聽出,打電話的是尚文。尚文表示要來海城看如涵,如涵爽快地答應了,還告訴了他醫院的地址。

「怎麼?涵涵,是他要來看你嗎?」如涵放下電話,逸雪便急切地問道。

如涵點了點頭。

「他是誰?」卓君和崔志浩異口同聲地問。

「是黃尚文,涵涵的大學同學,涵涵落海就是他救的!還在醫院照顧涵涵兩天!」逸雪酸酸地說,依他看,這個黃尚文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吧。

「哦?是這樣!那我們該好好感謝他才是!」秦朗建議道。

「是呀!真該好好感謝他,他可是我們家的大恩人啊!」沈梅也附和道。

「他照顧涵涵這兩天里,和涵涵相處的怎麼樣?」卓君不急不緩地開口。

「我去接涵涵的時候,他們聊得很開心,那個尚文正逗涵涵開心呢!你不是吧?你不會想讓他和涵涵溝通吧?算了吧,我這兩天和涵涵說話都沒什麼效果,再說他們好久不見了,說話能管用嗎?」提到尚文,逸雪情緒略顯激動。

「你也說了,他們好久沒見了,那你怕什麼,現在不是想辦法嗎?讓我媽試試,讓他也試試。總比我們干著急好,再說了,你辰大少難道會害怕黃尚文?」卓君壞笑著反問。

沈梅、秦朗和崔志浩都笑了,誰都看得出。逸雪在吃醋。

「你少激我啦,我怎麼會怕他呢,他想見涵涵,就讓那他來吧,畢竟,是他救了涵涵。」逸雪不想被卓君看成是小氣的人,便答應了。

幾十分鐘後,尚文趕到了醫院,和逸雪等人打了招呼,坐到了如涵身邊。如涵只是對尚文笑了笑。便目光空洞地看著前方,一句話也不說,好像周圍的人和事都和她無關。

逸雪心疼地蹲在她跟前,伸出雙手緊握住他的纖纖細指:「涵涵,黃尚文來看你了!」

一旁的崔志浩。雖不能上前,心裡也是難受得很,他狠自己,空有一身霸氣,卻未能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

如涵又抬頭看了一眼尚文,從喉嚨里發出一聲空無飄渺的聲音:「尚文……」

尚文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她就這麼淡淡地開口:「我沒事,我只是很累,想一個人安靜。」

逸雪和尚文對視了一眼,尚文先走了出去,逸雪替如涵拿了條毯子蓋好後,也跟著他出了病房。

「她這樣子多久了?」尚文先開口。

「從那天回來。見了挾持他的混蛋後就這樣了!」

「額,那就好解釋了,她見到那人後,一定是回想起了當時的情形,她昏迷的兩天也一直做惡夢。看來必須把源頭找出來,她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弄不好會精神崩潰!」

「源頭?你是指那些試圖傷害她的人?」逸雪把如涵落海的原因告訴了尚文,讓尚文清楚地了解到真相。

「對,把那些人找不出,讓他們繩之以法,如涵的心裡或許就釋然了。」聽了逸雪的話,尚文難掩憤怒,他沒想到,如涵是這樣被逼跳海的。他攥緊了拳頭,發出吱吱的響聲。

「我已經派人去做這件事了,警方也正在追捕那群人,我相信,摸著宋子堯這兩條藤,很快會破案的。」

兩人聊了會兒,便回病房了。

午餐時間,因為如涵胃口不好,加上她貧血,逸雪特意叫人熬了豬肝菠菜粥送來,逸雪一手拿著碗,一手拿著勺,想要餵給如涵吃。

「涵涵,來吃點,哥哥特意叫外面的人做的,絕對是米其林大廚的手藝。」逸雪看著她巴掌大的小臉這兩天更消瘦了,把粥端到了她面前。

「逸雪哥,我沒有胃口,不想吃。」如涵看了看,搖了搖頭。

「怕是豬肝太油膩了吧,不如把豬肝挑出來,她就想吃了。」尚文看了一眼碗里的東西,說道。

逸雪有些不舒服,但還是放下手中的碗,用筷子把豬肝挑了出去,準備再端起來的時候,尚文又開口:「我做了栗子紅棗蛋糕,等會兒給她吃點吧。」

逸雪的手頓了頓:「栗子紅棗蛋糕?聽都沒聽說過!」

「栗子是甜的,紅棗有點酸,這兩種味道混合在一起是酸酸甜甜的,讓蛋糕有種特殊的味道。讓人記得清清楚楚,這就是生活的味道。」尚文打開蛋糕盒,拿出裡面的點心,一字一句地說著。逸雪不知道,尚文可是個廚藝高手,想當初和如涵在一起的時候,不知給如涵做了多少美味。

逸雪笑了,一塊蛋糕都能被尚文說的出神入化,很難得。他繼續喂如涵吃粥,他能感覺到,如涵的表情雖然沒什麼變化,但她的眼神已經有點動容了。

「尚文,你的手藝真不錯,連我都聞到香味兒了。」要知道,沈梅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很少誇讚人的廚藝的,尚文的蛋糕色香味俱全,確實打動了她。

逸雪雖然不痛快,但看到如涵有變化,心裡還是高興的,只要她有反應就好,那就一定會好起來的,只是時間的問題。

「如涵,這蛋糕是我親手做的,不知味道你滿不滿意。記得嗎,咱們學校附近那家栗子蛋糕店的蛋糕最好吃了,你常去那裡買蛋糕,嘗嘗我做的,有沒有那家店的味道。」沉浸在尚文的話中,如涵似乎回到了美好的校園時代,她接過蛋糕,張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