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三一章乖乖從了我!

第四三一章乖乖從了我!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09 20:06  字數:3394

「嘉瑜,我知道你討厭那個宋子堯,但是他可以為我們帶來利益,跟他訂婚後,他背後還有一個強大的宋氏,到時候只要我們得到我們該有的好處,再把他一腳踢開,我們是各取所需!」郭嘉楠認真地看著她。

「我知道,所以我今天開始才跟你來公司學習的!我一定要辰逸雪愛上我,我一定要讓他知道推開我他會後悔的!還有那個沈如涵,我要她十倍百倍的償還我所受到的痛苦!」郭嘉瑜緊緊握緊拳頭,指甲深深地陷進她的掌心中。

所以說女人要少看偶像劇,因為偶像劇的影響力真是巨大的,成功地讓一些自卑的女人對生活充滿了夢幻,同時也讓一些自戀的女人步入了癲狂。

半個小時後,郭長勝直達總裁辦公室,郭嘉瑜跟郭嘉楠已經在裡面等候他,他冷冽的眼神瞪了一眼站在眼前的男人,直接越過他坐在大班椅內:「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了是不是?你居然叫你的妹妹跟宋家那小子訂婚,而且居然還敢瞞著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存在的是什麼心思,你簡直是糊塗,我說過了這件是不是你們表面看到的這麼簡單!」

「爸爸!我是自願跟宋子堯訂婚的,不關大哥是事,你不要罵他!」不等郭長勝開口,郭嘉瑜急著解釋道。

「你給我閉嘴!」郭長勝憤怒地一拍桌子吼道:「你還給我們郭家惹得麻煩不夠多,你現在跟宋子堯訂婚,那個宋子堯是什麼人你知道嗎?宋家能有今天的地位那裡面的關係複雜著,宋子堯能自力更生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他絕對是不簡單的。當然以一個長輩的眼光看他我對他是欣賞的,但是他要是想要跟我們郭家綁在一起,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嘉楠!你立刻聯繫媒體我們郭家是不會跟宋家聯姻的,這件事我要親自澄清!」

郭嘉楠一貫聽父親的話,這次為了妹妹。才不得不先斬後奏。

「爸爸,我們這樣做也是情非得已,總不能讓辰逸雪太得意吧,只有和宋氏聯合起來。才好對付辰逸雪呀。」

「糊塗!真糊塗!你把辰逸雪當成什麼了,他的背後是整個辰氏!僅僅聯合一個小小的宋子堯就能對付辰氏,太可笑了吧!趕緊按我說的去做,嘉瑜的事兒我自會調查清楚,到時候,絕不會放過害嘉瑜的人!」郭長勝不怒而威,嘉瑜和嘉楠都不敢再說什麼,答應著離開了。

天涯周刊情感驛站經理辦公室,如涵忙完了手頭的事兒,對著電腦發獃。

接連幾天。都沒接到趙剛的一個電話,看來,他是把她給忘了,她上午發的信息,他下午才回過來。而且只是短短的幾個字。

徘徊在一段讓她心痛神傷的感情中,她心力憔悴,她聰明得很,豈能猜不到趙剛是怎麼想的。她甚至想到,如果突然出現在趙剛家門口,會撞見他和她的新情人。

渾渾噩噩中,到了中午下班時間。如涵想去附近的商場逛逛。

走到街口,正要打車,一輛瑪莎拉蒂跑車停在了面前,一個男人不容分說地把她帶上了車。

「你是誰,你要幹什麼?」經歷過上次被賀雲海帶走的事兒,再次遇到這樣的事兒。她沉靜了許多,盡量不讓自己慌亂。

「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到了你就知道了。」

一路上,男人一句話也沒說,如涵知道逃也逃不走。掙扎也無用,在頭腦中構想著,以應對可能出現的危險。

車開了許久,在一棟別墅前停下,男人把他帶到了別墅大廳,便轉身離開了。

如涵蜷縮在沙發上,把小臉埋在腿/間,雙眸緊閉。縱然此刻陽光明媚,她能感覺到的,卻只剩下冷寒氣息。好像四周積聚著的,除了寒霜以外就不再有其他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有重重的腳步聲音傳來——

她迅速站了起身,指尖緊揪住衣角,冷眼看著那個往她靠近的高大男人賀雲飛。

那人一如既往的衣衫整齊,精壯的胸-膛落落大方地裸-露在日光下,接近不惑之年的容貌依舊俊美,但卻帶著幾分淫/糜邪惡的氣息。只是,縱然這人的皮囊再好,她也不願意多瞧一眼,他的所作所為令她反感。

看著那個男人的步伐越發靠近,如涵不禁緊張起來

走到她身畔的時候,他頓住了腳步,對她側目而視。那瞳仁里散射出來的目光,帶著一股詭秘的感覺。

被他的視線膠住側臉,如涵心臟微微僵硬。她咬牙,手心迅速握成拳頭便欲往前衝去。以圖快速避開他的目光,躲開他。

男人卻是長臂猛地探了出來扯住她的手臂,勒得她的身子止在了原處。他的眼睛輕輕眯著看她,輕喚了一聲:「涵涵,我們又見面了。」

「放開我!」強忍著恐慌,如涵使力把自己的手臂從男人的掌控里抽離了出來,急急地往後退了好幾步,防備地看著他。

賀雲飛的眸子一眯,緊盯著她的眼底散射出層層陰霾之光。

如涵的眉心狠狠地跳了好幾下,對著男人說道:「賀總,這就是你對待我的方式嗎,口口聲聲說喜歡我,不是讓你弟弟綁我,就是自己把我擄來,很有意思嘛!」

不等男人反應,她便轉身欲往門口衝去。

「涵涵,也許你不知道,你能主持情感工作室,是我的提議吧。」賀雲飛並沒有動作,卻以淡淡的聲音如是開口。

如涵前沖的身子便僵在了原處,一時動彈不得!

對如涵頓住身形的動作,賀雲飛嘴角一咧,那凝固在嘴角的笑容,放肆地彰顯著他的好心情。

他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