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二九章好怕愛上他

第四二九章好怕愛上他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07 11:56  字數:3265

崔志浩坐在沙發內,由於剛才的激情,他白色的襯衫上兩顆扣子還是解開的,可以清楚地看到他胸口處那性/感的線條,他冷臉坐在那,連眼神都懶的施捨給面前的夏宛如。

夏宛如微笑地看著他:「志浩,我來是想跟你談談你們周刊的新欄目的事兒,我剛從國外回來,才接手公司的事情,很多都沒有辦法上手,我們公司想跟你合作,希望你……」

「夏小姐,我相信我的秘書已經告訴過你,我沒有空見你,你想要談這些事,預約!」崔志浩不悅地打斷她的話。

夏宛如聽了他如此疏離的口氣也不生氣,臉上始終保持著優雅的微笑:「好!那我們不說公事,說說私事。我想去你家看看伯母,還是上大學的時候見過她……」

「我不覺的我跟你還有什麼私事可以談!」崔志浩再次打斷她的話,真的不想再聽她廢話,他站起身子,拿起外套穿好,準備離開。

「志浩!」看到他要走,夏宛如終於急了,連忙站起來,擋住他的去路:「志浩,我可是特意趕來海城看你的,你能不能……」夏宛如微微嘆了口氣真誠地看著他「志浩我就直接說吧,我想跟你在一起,就像當初在大學時那樣,我們在一起不是很開心么?我不想跟你結束!」

「不好意思夏小姐我們之間根本就沒有開始過,又何來的結束?」崔志浩冷笑地看著她,那目光里還帶著鄙夷。

夏宛如聽了他的話咬了咬下唇,硬擠出一絲笑容:「我們沒有開始過?那我們當初大學的那幾年生活算什麼?在我生日的那時候你抱著我跳了的華爾茲算什麼?如果這些事告訴伯母,你認為他們都會覺得我們之間是沒有開始的?」

「夏宛如!呵!我崔志浩的女同學那麼多,交往的女人也有幾個。各個都跑來跟我談起過去,那我要忙到什麼時候!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已經結束了,如果說我們有關係。那只能是同學關係,僅此而已!」崔志浩十分厭惡地看著她說。

「只是同學?那你說,剛才出去的那個女孩兒和你是什麼關係?」夏宛如淺笑著。

崔志浩的臉色因為夏宛如的話立刻變得鐵青。

她接著開口:「志浩,我說過我想跟你和好,而且我不認為那幾年是我們之間的一場遊戲,我不信你心中是沒有我的,志浩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氣,氣我當年為了學業去國外,可是當初只要你開口,我就會毅然跟你回來的。可惜你沒有,你是那樣的冷淡,絕情,一句留我的話都沒有,我是女人。我有我的自尊心。志浩我不會像其他女人那樣不懂事跟你鬧,我們放下過去,重新開始好不好,你知道的配得上你的只有我!」

崔志浩看著她嘴角漸漸泛起了不明的笑容,夏宛如看著他的樣子心裡的石頭稍稍放下了……

「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高傲自大!我再說一次,咱們只能是同學關係,如果你想打破這種關係。那麼,咱們連同學都不是!」說完後他就越過她的身子,離開了。

「崔志浩!」縱然再好的休養,再強的心態,也抵擋不住這樣的冷漠!崔志浩你真是過分!夏宛如心裡一陣疼痛!崔志浩我一定會讓你愛上我的,就算你現在不愛我。以後也不愛我,但是能嫁給你做崔家的太太的人也只有我。那個如涵,不過是個玩/物而已,就算你是真的愛上她了又如何,我也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

夏宛如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戴上她的大墨鏡,昂首挺胸,自信滿滿地離開了。

從崔志浩辦公室里跑出來,如涵到了逸雪家,她想和逸雪道個別,說聲感謝,就回自己的住處了。

剛回去時,逸雪還未到家,只有張媽一個人在廚房裡忙碌,見如涵回來,給她到了一杯果汁,又繼續準備晚餐。

逸雪回家時,如涵正一個人坐卧房的沙發上。聽到他開門的聲音,如涵轉過頭,向著他伸出芊芊手臂。

「逸雪哥,過來陪我!」

逸雪扯掉領帶,捲起袖子,坐在她的身邊將她整個人熊抱進懷中。好不容易,他們的關係有了些許進展,他很緊張,很怕出了什麼岔子,將他們的關係打回原來。

如涵在他的臉上輕輕的啄了一下,靠在他的肩膀上,看向窗外,在霓虹燈光的照耀下,夜空很美,但仍然顯得很孤寂……

「逸雪哥……」

「嗯。」

「逸雪哥……你……你能不能不要再寵著我了」如涵有點苦澀的開口。

「傻丫頭,為什麼?你怎麼了!」逸雪將她轉過來,正對著自己,望著她,靜靜地望著她——

如涵知道自己對他有多重要,她一直努力剋制著自己心中的悸動,今天回來後,家中只有她一人,她開始恐慌,開始害怕,她不得不承認,她的小雪花哥哥已經漸漸融入她的生活中,她開始慢慢依賴他——

「逸雪哥,我怕——我怕我自己會愛上你!」如涵低下頭不想去看他,閉上了自己的雙眼,淚水從眼角滑落。

逸雪雙手捧起她的臉頰,拇指輕撫過濕潤的眼角,他低頭在她含淚的眼角輕輕地吻了下去,這個吻就猶如羽毛一般輕撫過如涵的心間。如涵心裡一陣慌亂,她微微顫抖地想逃離這醉人的一吻。

「不……!」如涵伸出手將他推開。

逸雪看著她一句話也不說就是微微地皺著眉頭,他箍著她雙肩很認真地看著她雙眼說:「涵涵,我不會強迫你怎樣,但我希望你遵循自己內心的想法,你不用管什麼郭嘉瑜,訂婚是我爸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