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二七章逸雪被懷疑

第四二七章逸雪被懷疑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8-05 11:58  字數:3305

哭累了的郭嘉瑜,終於在郭嘉楠的懷中沉沉睡去,睫毛上還掛著沒有滴下的淚珠,他心疼地將懷中的女孩輕輕放下,為她蓋上薄被,手不自主地伸向她,替她擦乾了臉上的淚珠。

上衣口袋中的電話嗡嗡地響起,他輕身起來,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女孩,走向陽台拉上了落地窗門,這才按下通話鍵.

「郭先生,別來無恙!」

「你是……駿陽集團的,宋總?」郭嘉楠帶著不確定的語氣開口,上次在母親的生日晚宴上好像見過。

「郭先生真是好記性!」

「我不記得我們有什麼交集,不知道宋總這是……」郭嘉楠對郭嘉瑜的事情了如指掌,自然而然知道這人是妹妹的追求者。

郭嘉瑜對這個宋子堯沒有什麼好印象,一再糾纏郭嘉瑜,追求不成,還威脅過妹妹。

「郭先生,我們一定會有合作的機會,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而且我們也根本不是敵人,我對今早報道嘉瑜的事情表示深深的同情,發生了這樣的事如果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會跟郭先生好好合作。」宋子堯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郭嘉楠看著電話愣了神,他不懂宋子堯的意思。他收起了電話,轉身走進了房間,繼續坐在嘉瑜的身邊,看著她……

書房內郭長勝像一尊佛一樣坐在沙發里,雙眼中閃著冷漠,憤怒。

郭嘉瑜睡醒後,在郭嘉楠的陪同下,安定好自己的情緒就把這些日子發生的事通通說了出來,包括宋子堯追求她,她找宋子堯綁架如涵,但宋子堯還未來得及實施。

郭長勝直接抓起桌子上的某份文件夾往郭嘉楠的身上砸過去,郭嘉楠一聲不出,站在辦公桌前就這麼低著頭

「你身為她的兄長明知道她做錯了。卻不阻止她,遏制這個錯誤,卻在後面一味地替她掩飾,你認為這件事可以掩飾?宋子堯是什麼人。躲著他,或者找人和他談談不好嗎,你還找他,讓他去綁架人,綁架的對象還是沈如涵!你們怎麼想的!那沈如涵是辰逸雪喜歡的女人,是嘉瑜和逸雪在一起最大的障礙,你去動她,誰都猜的到你們做的,都會以為是我郭長勝指使的!」

郭嘉楠沒有說話,郭嘉瑜抬起頭不敢相信地看著他:「爸爸。你……你的意思是說,這次事件有可能是宋子堯弄出來的?不會的,他一直在追我呀,他怎麼可以這麼對我,他怎麼這麼狠心。要毀了我。」郭嘉瑜雙眼急速地紅了起來。

郭嘉楠瞬間握緊了她的雙手,眼裡透著一絲堅定:「那個混蛋,居然這麼對你,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閉嘴!說是這麼說,但是這件事我覺得不是表面看得這麼簡單!」郭長勝皺緊眉頭,盯著郭嘉楠。

郭嘉瑜聽著這話,心猛地一震。有點急切地想說話……

「除了他還有誰!」郭嘉楠的雙眼凜冽地一閃「難道是辰逸雪,他不想和嘉瑜結婚,就用這樣的方法來對付嘉瑜,只有他有這動機,我想不出還有誰能敢這麼明目張胆地對付我們郭家,他也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爸爸。我們不能讓嘉瑜受這委屈!」

郭嘉瑜原本還有一絲的期盼,卻因為郭嘉楠的話她的心再次跌落谷底,臉色蒼白,雙眼渙散,無力。真的是辰逸雪嗎?他真的這麼狠心?他就為了那個女人毀了自己的人生。她想哭。哭不出來,只是揪緊胸前的衣服,絕望地看著眼前的事物。

「嘉瑜,你不要這樣,不用為了那個男人傷心,大哥向你保證一定不會放過辰逸雪那個混蛋!」郭嘉楠雙手緊箍住她的雙肩,看著她信誓旦旦的說道。

「大哥……我好難受!我真的好難受……為什麼啊!為什麼是他!我那麼愛他……他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心好疼!快疼死了!」當她自己也覺得對付她的人是辰逸雪的時候,她感覺自己的世界已經完全崩潰,那快窒息的感覺,好難受!她靠在郭嘉楠的懷中,失聲痛哭了起來。

「好了!你們兩個,我不是都說了,這事不是這麼簡單,在事情沒有確定的情況下,嘉楠你不許衝動!」郭長勝一拍桌子,嚴肅地看著他們兩人。

「可是,爸爸……」

「好了!這件事我自有分寸。我無論如何不會讓嘉瑜受這委屈,但是你們給我記住不要背著我自作主張,尤其是你嘉楠,你做事太衝動,小心有人利用你來當槍子使。如果真的是辰逸雪做的你以為他那麼好對付,他的背後還有一個辰家在撐腰。」郭長勝慎重地說道。

「嘉楠,你帶著嘉瑜先出去吧,她需要好好休息,我要想想,到底該怎麼辦。」郭長勝揮手示意他們離開。

嘉楠帶著悲痛欲絕的嘉瑜走了出去,留下他一個人。

郭長勝目光炯炯地看著前方,陷入了沉思……

如涵一個上午都在忙著崔志浩給他安排工作,自從早上看到那個視頻後,逸雪的面部表情不太好,是要發生什麼大事了吧!如涵雖然不懂商場上的這些彎彎繞繞,但是她也多多少少明白,有人是想利用這件事情來做什麼,不然早上逸雪就不會顯露出那樣的神情。

臨近中午,如涵桌上的內線電話響起,她接起電話公式化地開口詢問:

「崔總,有什麼吩咐嗎?」

崔志浩笑著說:「要不要這麼正經的語氣啊!中午一起吃飯。」

「去吃飯!你給我那麼多的工作,我還沒做完呢!新欄目的策劃案我還沒寫好呢。」如涵掃視了大家一眼,稍稍低下了頭,壓低了自己的聲音。

「工作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