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二一章他的掠奪

第四二一章他的掠奪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31 02:38  字數:3512

「唔……」她純凈的睡顏嬌憨可愛,如初生嬰兒似的惹人愛憐。賀雲飛心底莫名一顫,可她現在的姿勢……

「嘶……」賀雲飛倒抽一口涼氣,也為她帶去了新的危險。

「小妖精……這可是你惹我的!」他低喃一聲,再一次開始了欺凌……

太陽剛升起不久,海邊還有著一絲清涼,碧空如洗,白雲悠悠,在這樣的美麗的早晨醒來,本該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但是……

如涵是被痛醒的,全身都像被輾軋似的疼痛,灼燒著她的每根神經。頭昏腦脹,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張俊美如神的臉。這人睡著了,這是個男人!

如涵混沌的意識有些復甦了,驚覺不對勁,低頭一看自己身上……轟隆隆——腦子裡炸開了花,天啊,昨天一整晚,她都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她一直在抵抗,雖然被他欺負,還好沒讓他得逞!

「啊——」她的嘶吼聲只發出一半就被一隻男人的手緊緊捂住。

「唔唔唔……放開我!」這怒吼只能在她喉嚨,被人嘟著嘴,她喊不出來。

雲飛冷酷的鳳眸睥睨著她:「如涵,我想你還是不夠清醒,才會拒絕做我的女人,我給你時間,你好好想一想,到時候再來找我,也不遲。」

如涵怎麼都想不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她氣得渾身發抖,強烈的恥辱和悲傷、憤怒,在身體里衝撞,崩裂!

如涵感覺自己要瘋了,也不知哪來的力氣,竟然掙脫開了嘴巴上的手並且抓住他的手腕,張嘴就咬了下去!

使勁咬,狠狠地,要將身體里的憤怒和悲傷都發泄出來。可眼前的男人好比魔神一般無可撼動,即使手腕已經被她咬出殷紅的印記。他還是依舊一副淡定似水的表情,彷彿她咬的根本不是他的肉。

嘴裡嘗到了鹹鹹的血腥味,如涵胃裡一陣翻騰,放開他的手。那鮮血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慄。

他冷冷地勾著唇,深沉如潭的目光瞥了一眼她半赤裸的身子,那異樣的光芒,讓如涵覺得自己好像沒穿衣服!

「你……無恥!」如涵含淚縮進被子里,不敢去拿地上的長裙,她怕再被他看光了會激起他的獸慾,只得緊緊抓住被子,渾身禁不住顫抖。他在被咬出血之後竟然能平靜至此,他的淡定使得如涵近乎瘋狂的情緒稍微一涼?自己遇到了一個怎樣的男人?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我……沒把你怎麼樣。只不過……」一向自負的他說話竟有些支支吾吾。

「是你,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把我帶到這兒的嗎?」如涵記起了前一天的事兒,用盡氣力問道。

「什麼下三濫的手段?你不是自己到這兒的嗎?」雲飛壞笑著,明知故問。他早就猜到弟弟是怎麼把如涵帶到這裡的。

如涵暈了,這個男人怎麼可以在親吻過,摸遍她全身後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就好像他是帝王,而她只是他腳下的螻蟻嗎?

「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種女人,我昨天是被人……被人打暈了……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如涵乾澀的喉嚨里擠出這些斷續的字句,她不能失去尊嚴,不能任由他污衊。

她濃濃的鼻音充滿了控訴與無辜。賀雲飛拿出筆,正在寫著什麼,握筆的手有一秒的停頓。他喜歡眼前的這個女孩兒,還想驗證一下他的判斷,看她是不是一個愛錢的女人。

賀雲飛在支票上寫著,性感的唇里溢出飄忽不定的字句:「這是一百萬的支票。就當是我送你的。至於昨晚你是怎麼被送到這裡的,我不清楚,也希望你忘掉。」

支票?一百萬?

如涵淚眼摩挲,心如刀絞……

「賀雲飛,你當我是什麼。一百萬!我沈如涵從來不缺一百萬,昨天的事兒,我會調查清楚的。我不會白白被你侮辱!」

賀雲飛的做法徹底激怒了她,她驀然變身,不再是那個柔弱的小女生。

輕輕的敲門聲響起,時間正好是8點整。

進來一個蓄著寸頭西裝革履的男子,恭敬地遞來一樣東西:「賀總,這是你要換的西裝。」

這男子就是賀雲飛的貼身保鏢兼司機。

他偷瞄了一眼chuang上縮在被子里的女人,她只露出一張臉,其餘全藏在被子里,但也足夠讓他微微一驚……這麼年輕?這麼漂亮?和那些庸脂俗粉完全不一樣!

這些念頭在他腦子裡都只是稍縱即逝,交衣服,立刻退了出去。

房間里的氣氛降到冰點,賀雲飛迷離的眼神在如涵身上一掃!

「你……你要幹什麼……你別過來!」如涵驚恐地望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男人。

賀雲飛刻意地笑了笑:「如涵,穿上衣服,我送你出去,放心,今天的事兒不會再發生。也請你不要調查,我替我弟弟,向你道歉!」

他的態度很誠懇,說得如涵莫名其妙,怎麼突然提到他弟弟!

「這個,還是給你吧,算是我的一點補償,否則我會過意不去。」賀雲飛將支票遞向如涵。

「你弟弟,怎麼又和你弟弟扯上關係,支票我不要,你送給別人或者撕掉吧!我受到的傷害不是這個能彌補的!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如涵態度強硬。

「好,晚一點我約你,我會把事情的經過都告訴你。正式向你賠罪。」

賀雲海和哥哥賀雲飛完全不同,他是個典型的紈絝子弟,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從未想過後果。這一次,他把如涵掠來,賀雲飛非常生氣,他意識到,弟弟的做法只能將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