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二零章搶也要得到她!(補更)

第四二零章搶也要得到她!(補更)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30 14:02  字數:3465

「你確定你說的是真的嗎,不是為了讓我離開才這樣說嗎,我不信你會愛上別人。」如涵淚流不止,無論是真是假,趙剛的話刺痛了她。

「是真是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須離開。以後,未經我的允許,你也不能來。」

兩人爭執不下,如涵聽得出,趙剛是一定不會見她。帶著痛苦和失望,她搭了最後一班客車,回到了海城。第二天,強忍著身心的痛,拖著疲憊的身體,上了班。

樂天娛樂大樓頂層,賀雲飛坐在老闆椅上。

自從拍了一部全國票房第一的電影后,樂天娛樂的股價一路飆升,賀雲飛在娛樂圈的地位如日中天,這個娛樂圈的大鱷,超級鑽石王老五讓無數女明星魂牽夢繞。

見過太多庸脂俗粉,他始終忘不了的是那一抹純美與清新,如涵的俊美脫俗的容貌、婉轉清脆的聲音在他眼前、耳邊縈繞,他什麼都不缺,不缺錢、不缺女人,唯獨缺少一個可以讓他付出真情去愛的人,缺少一個可以做他妻子的女人。

賀雲飛是個深藏不露的人,即便喜歡如涵,他也未向人提起,除了他的親弟弟賀雲海。

在一次聊天中,賀雲飛玩笑著說道:「沈如涵我要定了,哪怕是搶也要把她搶回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在賀雲飛生辰之際,賀雲海準備送給哥哥一件禮物。

傍晚,五星級酒店大樓雄偉奢華,內部環境高雅舒適,如果再訂上一個能觀海景的房間,那就更加完美了。

總統套房外。

電梯里走出來兩個年輕男人,其中一個面帶微笑,正低聲對另外一個人說著什麼,神情略顯狡黠。

「哥,你累了一天。也該好好休息休息,我安排了人在你的房間。那我就……不進去了,哥,晚安。」未等賀雲飛反應過來。賀雲海揮揮手,走進了電梯。

「安排了人?誰?」賀雲飛詫異,還以為又有哪個女明星主動送上門來。

看著電梯門合上,雲飛的眼神越發疑惑。

男人轉身走進那間房,果然就看到寬大的chuang上躺著一個女人,蓋著被子,只露出一頭長髮,看不清楚臉。他只是瞄一眼就移開視線,冷峻的眼神里沒有絲毫情.欲,反而是有一絲厭惡和不屑。

這是他弟弟安排來伺候他的女人。他這個弟弟什麼都好。就是愛自作主張,不知這樣送了多少個女人過來。不過,男人的生理需要還是得解決的。反正也就是前來獻身的女人,完事再向他提點要求,只是一件商品。僅此而已。

雲飛並不急著要做什麼,徑直進了浴室。

剛才在酒席上喝得不少,他雖然沒有醉倒,但也有些頭暈了。

蓮蓬頭下,水流嘩嘩地從雲飛的頭頂往下流淌,這簡直就是一幅令人噴血的畫面。

高大健碩的身體有著健康的膚色,在燈光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暈。每一塊肌肉都是那麼恰到好處。彰顯出力與美的線條。水滴滑過他的頸脖,誘人的胸肌,精壯的腰身,還有微翹窄臀……

他的身體像古希臘的雕塑一般性感,五官更是上帝精心雕琢的傑作。稜角分明,深邃而立體。透著絲絲冷魅。眉毛濃黑有型,狹長的鳳眼低垂著,挺直的鼻翼下,兩片粉色的薄唇如初開的櫻花,泛著you惑的色澤。他的下巴格外好看。讓人不禁想要上前去含住那精巧的輪廓吻干水珠……他的五官無論是分開看還是組合在一起看都是極富觀賞性的,擁著一張顛倒眾生的俊顏,但卻有雙涔冷淡漠的眼。

這樣的男人,尊貴孤傲,有種絕世獨立的清冷。這樣的男人也是最具有吸引人的魅力同時也最難以被掌控。

洗完澡,手拿著浴巾就出來了,連圍在腰上都省了。

大手一掀薄被,躺在那女人身邊,他現在才看到,原來她竟穿著卡通圖案的長裙,胸前的y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男人微微一愣,目光落在她臉上。

「什麼!沒看錯吧,這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如涵!」

好乾凈的一張臉,猶如被清水洗過一樣的清新自然。鵝蛋臉上,黛眉微彎,小巧精緻的瓊鼻,紛嫩的唇好像是等人採擷的花骨朵兒。晶瑩剔透的肌膚嫩得能滴出水來……

美女見過不少,眼前這個才是美女中的極品,更難得的是她有種清純的氣息,讓人忍不住想要去親近她,佔有她,卻又不禁被她的聖潔擊敗。特別是那兩片微微嘟起的嫩唇,無聲的you惑著這個一絲不著的男人。

雲飛眸光中有一抹詫異,想不到弟弟會把如涵送來,但無可否認,她的純美,勾起了他品嘗的慾望。雲飛蹙起眉頭……身體有了強烈的反應。

她是那麼美,那麼誘人,他根本不想多慮,只想順著自己的心意想做什麼就做。

低下頭,感受著她輕淺的呼吸,輕輕拂過他的面頰,不由得喉結一陣滾動,多麼水嫩的肌膚啊,青春的氣息,她看起來似乎很可口……

「嗯,不胖不瘦剛剛好。」雲飛一聲沙啞的呢喃,大手還在她鎖骨處逗留。

「唔……」如涵忽然發出一聲悶哼,只因感到有點冷。

剛從公司出來,走到街道轉角處,就被莫名打暈,如涵的頭和肩膀痛得厲害。

她渾身癱軟,吃力地睜著眼:「你……你……」

她感覺眼前一切都太模糊了,意識還沒有完全清醒,而看在男人眼裡,她這嬌聲軟語就是一種邀請。

在她還沒反應過來之際,他已經化身為狼……

「啊——!」她全身戰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