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一九章天壤之別

第四一九章天壤之別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30 14:02  字數:3374

趙剛果然說到做到,說完話就掛斷了電話,待如涵再打過去,他便不接了。

如涵到達虎林時,天『色』已黑,路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她雖然害怕,但不得不鼓勵自己堅強起來,在這個城市裡,除了趙剛,她沒有可以依靠的人。

「沈如涵,你要堅強,他不理你,你就找個地方住下來,好好照顧自己!你已經不是第一次自己住了,怕什麼!」

如涵的腿尚未完全康復,還有些痛,她打了輛車,在一家賓館門口停下,好在這裡有房間,她不用再顛簸,便住了下來,等著第二天,有機會見趙剛一面。

躺在賓館的chuang上,回想著趙剛說過的絕情又殘忍的話,如涵想睡也睡不著,昔日的甜蜜恩愛,而今的獨守空房,一個天上,一個地上,讓她從天堂跌落到地獄,人還活著,心卻遍是傷痕。

虎林市區的一處公寓里,為了躲避如涵,趙剛不敢回家,和馮雪在他的臨時公寓住下。

馮雪就像一顆被豬拱了的大白菜,狠狠噘著嘴的就差把眼珠子瞪出來了!剛剛在公寓的床上蹦了幾下,就被趙剛趕了下來,只因為,她的腳很臟。

「真討厭。我們有家不回。為什麼要出來住呀!好不習慣這裡的環境!」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19

就聽趙剛一邊拿起花灑試著溫度一邊對她道。「難道你沒聽過,有句話叫『計劃不如變化快』?你就乖乖住在這裡吧,過了今晚,明天就帶你回家。」

額!她剛剛的確太忿然了,居然忘了她只是個地位岌岌可危的小情人!

「你別多想了,快點洗澡吧。放心,我就旁邊隨時可以幫忙。」

趙剛的話讓馮雪暗暗攢起小拳:什麼幫忙!分明就是想……!

當馮雪接過趙剛手中遞過來的花灑後,她一直在考慮著。她是把這淋到他頭上呢?還是淋到他頭上呢?還是淋到他頭上呢?

衝動歸衝動,但是馮雪很快就冷靜下來的想到,就以趙剛這和她極其相似的,有仇必報的可惡『性』子,她要真拿花灑澆了他,今晚她還想順利從這洗手間出去?她睡這浴缸里吧!

馮雪深吸一口氣,乖乖的拿花灑衝起自己的腳來,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發揮到了最佳狀態後,笑眯眯地說,「其實吧。我知道你公司很忙的,你忙了一天很累的。你不用站在這陪我,就算浴缸很滑,我也不至於磕死在裡面是不是?」

趙剛頎長的身影倚靠在半包的玻璃浴室門上,漫不經心的朝著她走過來,白皙的手臂在浴缸沿上撐起有力的線條,「既然要了你,我當然就要對你負責。別說磕死了,就算是磕成了個傻子我也要你。雖然我『真的』很累,不過既然你顧慮這麼多,還是我來幫你洗好了。」

「不用!」馮雪當即縮成一團,迅速小雞啄米的表示,「我自己可以的,可以的……呵呵!」

這傢伙這麼閑的看著女人洗澡,他爸媽知道嗎?

「那個,『毛』巾哪一條是擦腳的?」

趙剛指了指那條黑『色』『毛』巾,「這條是擦腳巾,藍『色』是擦手巾,白『色』是擦臉巾。不過你以後你就用那條藍『色』『毛』巾擦腳吧。」

馮雪笑米米的點點頭,真乖!她沒問的這麼全,他倒是回答的這麼全。

正當馮雪以想勞煩趙剛幫她拿拖鞋為理由把他支出去時,剛巧他房間的電話響了。

趁著趙剛離開的空檔,馮雪飛快的抽出那條白『色』的擦臉巾,那叫一個上上下下,認真仔細的擦起腳來!我曾經愛你如生命419

嘖嘖,實在是可惜了!她都沒有腳臭!要不然換做那種衝天的香港腳,嘶!有句話叫什麼來著?飯後聞一聞,賽過活神仙!

趙剛打完電話拎著她拖鞋過來的時候,小妮子已經乖巧貼心的把『毛』巾回歸原位,卻聽到趙剛端量了一下她小臉,微微蹙眉,「怎麼臉也有點臟?」

只見他扯過那條白『色』『毛』巾遞給馮雪,「用『毛』巾擦擦吧。」

眼見趙剛遞過那條『作案工具』,居然讓她擦臉!馮雪悻悻的乾笑了兩聲後友好的提議道,「那個,不用麻煩了!我自己有『毛』巾,就在包里,你去幫我拿下怎麼樣?」

然,趙剛不但身影未動,反而語氣微沉的道,「你覺得我看起來很閑嗎?快點洗,洗好了,把chuang單、被套換一下,太久沒來住,這裡的chuang單、被套都太髒了。

馮雪頓時瞪眼!這傢伙要不要這麼潔癖啊!他這地板已經夠乾淨的了!乾淨到都可以當鏡紙了!她的腳真沒多臟,只是故意氣他的上去蹦達了兩下他居然就要換chuang單!要不要這麼不給面子啊!

眼見著『皇命不可違』,趙剛撂下話後就到書桌前坐下忙去了。她就說!他能有這麼閑!當真有那功夫監督她洗腳!

夏天的被雖然單薄,可趙剛的被卻因為特別的寬大,馮雪廢了九牛二虎的勁兒才把被套拽下來,又把被子一股腦的塞進新被套里就開始無頭蒼蠅一樣的找被角,最後好容易把被子弄好了,她整個人突然散架了似得一頭栽倒在被上,竟再沒動過一下!

習慣了在電腦前忙到深夜,當趙剛像往常一樣手指捏捏眉眼間,關掉一切工作相關的文檔,起身去休息時,看到chuang上那個睡姿毫不講究,奔放十足的小女人時,他足足愣了好幾秒!

唔,他差點忘了這房間還有她的存在。

只不過這造型和姿態,可真是很難讓人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