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一八章只有心痛

第四一八章只有心痛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27 18:45  字數:3602

??

第二天一早,趙剛很早醒了,看到身邊穿著粉紅色睡衣的如涵,身體的某處還是有了本能的反應,但是,這一次,他忍住了,前一夜的不愉快,讓他沒有信心碰如涵一下,他料定,即便他想做什麼,如涵也會拒絕他的,果不其然,如涵醒來,只是看了他一眼,話也不說,便去洗漱了。

如涵的做法,激怒了趙剛,他起身穿上了衣服,推門便走,如涵沒有理會,十幾分鐘後,接到了他的電話。

「寶寶,我想好了,我們先這樣吧,我不會陪你坐摩天輪了,也不會娶你,更不會和你生寶寶了,我們彼此冷靜一下吧。」趙剛的語氣透露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讓如涵心寒,驀然間,如涵的心酸痛無比,不過,很快就好了起來,對這個男人,她不敢再抱希望。

「好,隨你吧,你想怎樣便怎樣……」如涵聲音哽咽,不及趙剛再說什麼,便把手機掛斷了。

這次回海城,趙剛只是參加一個重要的會議,開完了會,只給如涵打了個電話,告訴她要回虎林,便離開了,往日的溫情與不舍全無。

如涵的心很亂,自從發現趙剛的聊天記錄之後,一切都變了,再回不到過去,無論是人,還是心。

如涵難受,逸雪的日子也不好過,父親的權威,他難以侵犯,而今,唯有靠奶奶的幫忙,才能有所轉機,只要奶奶站在他這邊,堅決反對他和郭嘉瑜的婚事,父親總不能不顧忌母親的態度,背上不孝的罪名吧。

這幾天,他很想去找如涵,可又不能去找她,他不想把自己的壞情緒帶給她,緩慢地開著車。不知不覺到了家門口。忍不住,還是給如涵打了電話:

「涵涵,你在哪兒,回家了嗎?」

「我……還沒。在醫院。」電話那邊,如涵的聲音略顯憂鬱。

「怎麼去醫院了呢?」逸雪急忙問道。

「哦,腿上的傷口有點不舒服,我來上藥。」

「在哪家醫院,海城醫院嗎,別動,等著我,我去接你!」他怎能讓自己心愛的女孩兒一個人去醫院,哪怕只是換藥。

如涵沒有拒絕,看著腿上的傷口。心頭又生出幾分凄涼,趙剛對她的傷害,依然在,而且,似乎越來越深……

從醫院接走了如涵。逸雪帶她回到了家裡,如涵的傷讓她不放心,只有看著她,隨時照顧她,他才安心。

回到家裡,如涵打量著這個熟悉的地方,是那麼乾淨。那麼溫暖,讓她絲毫沒有拘束的感覺。

「逸雪哥,阿姨好勤快,把家裡打掃得這麼乾淨!」

「哦?涵涵覺得很乾凈,那我的辛苦就沒有白費了,阿姨家裡有事。請了幾天假,這幾天都是我自己打掃,自己做早餐。」逸雪笑了笑,不經意地說。

「嗯,真的很不錯。比我家裡要乾淨!」如涵邊說邊邊打量著房間,她的腿已經開始疼了。

想到晚上兩人都沒吃東西,從醫院出來也忘記買點吃的過來,逸雪到廚房打開冰箱門,卻發現冰箱里沒有可以做飯的食材了。

「涵涵,你休息下,我出去買點吃的。」

「逸雪哥,我們可以訂餐呀,網上可以訂餐的,想吃什麼,也可以查詢,你想吃什麼,川菜,京菜,還是湘菜?」

看到如涵手指飛快的在手機上操作,逸雪覺得很神奇,問她怎麼用手機點菜。如涵調皮地笑著說:「我的小雪花哥哥,莫非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逸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假裝生氣地瞪了她一眼。

「現在都用手機訂餐了呀,我之前也不知道,後來看朋友就是這樣的。喏,你先定位自己的地址,然後就出現附近的餐廳,就可以根據喜好來點啦。你家附近挺多吃的嘛,有韓式烤肉,川菜館,炸雞啤酒,還有水果店……」

不知不覺如涵也坐到沙發上,離逸雪很近的位置,拿著手機跟他解說,還怕他看不清手機上的字,整個身子往他的方向仰去。

逸雪隨著她的手指先看到手機,再向上盯著她的側臉,仔細一看,能看到她嘴唇上方細小的絨毛,她的薄唇一張一合看起來十分誘人。逸雪假裝看不到她指的地方,把她右手輕輕拉過來,沒想到,如涵沒有坐穩,順勢身體倒在了周良驥身上。

「啊……」如涵輕呼一聲,漲紅了臉。

一隻手撐著逸雪的胸膛,一隻手還拿著手機,如涵以如此窘迫的姿勢面對著逸雪,她羞愧的不知如何是好,明明說著手機訂餐的嘛,怎麼就倒入他的懷裡了。用力撐著逸雪,如涵顧不得腿上的疼痛,迅速蹦了起來,離沙發一丈遠。

噝……可能被壓到後背了,逸雪疼得輕哼一聲,整個房間本來就很安靜,這聲音很容易就被如涵聽到了。

「啊,對不起……逸雪哥,弄疼你了吧。」

如涵感覺到今天的逸雪比平時要深沉許多,之前還能說幾句玩笑話,這會兒的他,看上去心情很不好,似乎在強顏歡笑,讓如涵有點不安。

看著逸雪解開襯衫的扣子,如涵突覺不好意思,把臉側了過去。過了片刻,又忍不住側頭去看,他的上半身全果著……

白皙的胸膛,看著很緊實的肌肉,如涵不經意咽了咽口水,難以挪開眼睛。

她的反應就像個單純的小女孩,「涵涵,葯在餐桌上,吃完了飯,要記得吃藥。」逸雪一直坐在沙發上看著她,這時候沒忍住撲哧一笑。

「哦,知道了。」如涵窘迫地答道。

「我去樓上換衣服,馬上就下來。又不是沒看過,幹嘛這麼含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