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一七章如涵的預感

第四一七章如涵的預感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26 18:43  字數:3343

正當兩人設想著美好的旅行時,趙剛傍晚接到海城公司緊急電話,說是有事要他立馬回去一趟,他們只好作罷,把旅行安排在以後。

趙剛把張楠送回家,讓她好好休息,而他直接去了公司去處理公事,準備過兩天回海城。

照顧趙剛一天,張楠著實累了,回到家倒頭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一早。

接到歌廳同事蔣希的電話時張楠還在沉浸在自己的睡夢中。

「死丫頭,你膽肥了啊,就這麼把我忘記啦,你這兩天沒來上班,是在陪趙總,我都不知道啊,還是聽秦少爺說的才知道的,當趙總的女人的日子過的舒坦吧?說實話,趙總的身材怎麼樣,g上功夫如何,還有,還有他有沒有像小說中的男主角那樣一夜幾次啊?」

怪不得說女人是最八卦的動物,她能從一件不著調的小事給你擴展到國家大事了。

張楠揉了揉被蔣希轟炸的耳朵,開口「你跟秦少爺這麼好啊,他還能跟你說我回來的事了?你不會被他潛了吧,感覺如何?」

「切!對付他用得著被他潛啊?還不是我勾勾手指頭的事兒。雖然他又帥性取向也正常,不過也難排出他的一些嗜好,再說了姐我可還年輕,不能把我的美好青春第一次放在他身上來試吧!聽說第一次很痛的,是不是啊?」

張楠拿起桌子上的水剛喝了一口「噗嗤」地噴了出來!「咳咳……」

蔣希怒吼:「張楠!你什麼意思!」

「別,別,先別激動我沒什麼意思啊,咳,咳……」

「你就是覺的老娘我不是第一次了!你腦子想什麼我能不知道!」

「唉!咳咳……我是這麼覺得吧!你這麼美艷,應該是很理解這方面的事吧,對我就是這個意思,我保證我絕壁沒有質疑你!」

「去你的!少跟我來這套,你就是不相信我是個原裝。」蔣希有些哀怨的說道「長得漂亮也不是我的錯。憑啥長的好看的女人總要被人懷疑啊。難道一個個非要是如花的樣子才能被認定是貞潔烈女么?我可是保留著我的真身留在新婚之夜!」

「不過第一次確實很疼!」張楠想起了自己的第一ci,心有餘悸。

「好啦,不要再跟姐炫耀你的經驗之談了!反正你也沒事,今晚來夜場吧!」

張楠無語。她什麼時候炫耀了。明明是蔣希她自己八卦非要談論這些事好不好。不過想到夜場,說實話她也好幾天沒去了,雖然現在是不愁吃,不愁穿的。但是難保以後啊,果然這人要是過了幾天的安逸生活就懶散了。

只是沒想到的是,今晚居然在這,再次碰上了一直很照顧她的男人宋科。張楠已經很多天沒有跟宋科聯繫了,蔣希看出他們之間的疏離,找了個借口離開了,留下了他們兩獨自在座位上。

「宋大哥。你想喝什麼酒,我去幫你開。」張楠用著職業姓的笑容看著宋科。

「楠楠,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們什麼時候這麼生分了?」宋科看著她如此的生分,苦澀地開口。

「沒有啊,這是我的工作。我知道現在外面的人怎麼說我,我要是跟你再親昵,我怕影響到你!」張楠說的是實話,她現在已經落實冠上了趙剛女人的稱號,要是再跟宋科親近,對他真的不太好,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但是宋科是有恩與她的人,她不能害了這個男人。

「那你……怎麼還在這工作呢?你就不怕外人說你了?」原本以為她跟了趙剛就不會來了,想不到今晚居然又看到她。

「我的名聲本來就不怎麼樣了,還怕外人說嗎?」原本趙剛是不同意她晚上再在這工作了,但是礙於她的堅持趙剛只能妥協,不過還是約法三章了。張楠看了看宋科。習慣姓一笑。

宋科心中一緊,他知道面前這女孩的不易,她總是這般堅強,堅強地讓人心疼:「楠楠,不要這樣說自己。你在我眼中永遠是最好的。我從來就沒有看輕過你,我會好好照顧你,幫助你,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來找我。我就是你的家人,我……」

「宋總,今天真是有雅興啊——」不慍不火的聲音打斷了宋科即將說出的話,不用看就知道是誰來了。

趙剛陰沉地看了宋科一眼,走到張楠的身邊坐下,一把摟過她,在她的唇上深深地一吻,還順帶伸出舌尖舔了舔,繼續開口:「我的女人我自己會照顧,就不勞煩宋總瞎操這個心了!宋總有空還是多想想怎麼拿到郊區那塊地的開發權吧!」說完他也不給人開口的機會,就摟起身邊的女人,離開了。

張楠回頭抱歉地看了一眼宋科:「宋大哥,我先走了……」

自從和張楠重新確定關係後,趙剛的佔有慾就特彆強,不想讓任何人接近張楠。

在和張楠相處的幾天里,他似乎找回了當初美好的感覺,忘記了如涵,也忘了剛剛在一起的馮雪,直到送張楠回家後,他在公司見到了馮雪。小丫頭很迷戀趙剛,幾日不見,便難受的不得了,趙剛樂得享受她的關心與照顧,坐享齊人之福,也未嘗不是好事。對如涵,他卻難以面對了。

如涵的心事他最清楚,她渴望的是專註而忠誠的愛情,她若知道,他左擁張楠,右抱馮雪,說不上會怎樣呢,大鬧一場也不一定。不過,在回海城之前,他還是給如涵打了電話。得知趙剛要回海城,如涵自然高興,可興奮度明顯不如以前了。

「你什麼時候到,我在家裡等你。」如涵略顯淡漠地說。

「寶寶,我想知道,你……還想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