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一五章裝病求同情

第四一五章裝病求同情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25 07:34  字數:3330

「趙剛!對不起。」張楠趴在趙剛身上哭起來,邊哭邊說「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好怕,你不知道我昨晚有多內疚,多害怕!」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這不是沒事了。肯定是他們說的嚴重了,嚇壞你了。」趙剛輕輕將她抱在懷中,拍著她的背,安撫道。

「不是的,我聽說……酒精中毒的話是可大可小,昨晚南宮翼說,要是嚴重的話會使呼吸和心跳抑制而死的,我真的好擔心。」張楠慢慢離開他的懷抱,抹乾臉上的淚水。

趙剛看著她為自己擔心而哭泣,又在病房裡守了一晚上,說不出的激動,他繼續拉著她的手,眼眸深邃一臉慎重地看著張楠說:「你的擔心,你的害怕,就如同我昨晚的害怕是一樣的,我害怕你要跟我撇清關心,害怕你要離開我,那樣的怕是痛不欲生的。」

張楠愣愣地看著他,低下了頭,鼻子一抽,看著自己的胸口才緩緩開口:「其實,你昨天走了之後,我又想了好久,你再一次出現在我的生活里的確是場意外,我一直嚮往的是自由自在不被束縛的生活,我一直以來覺的你並不適合我,你那樣的生活圈子,並不是我這樣的人可以走的進去的,可是我的心又不是這樣想的,拒絕了你,我自己也好難受,我……」

「我懂了,楠楠我真的懂了,你害怕,是我不對,是我沒有給你信心,讓你接受我,你不用走進我,讓我走進你好不好?」趙剛再一次緊緊抱住了張楠,想要將她揉進自己的骨血里。

「我考慮一下,你先把病養好了再說……」張楠伸出雙手環住他的腰,點了點頭。

趙剛聽到張楠的回應,興奮地捧起她的臉。吻上了她因為哭泣而有些艷紅的嘴唇,動作溫柔,卻又帶著無比的深情。

男人的動作太過輕柔,張楠的心裡綻放出了煙花。幸福的感覺瞬間環繞四周。

趙剛可沒有張楠這樣的心思,他只知道昨晚的情況他只是隱隱約約的記得一點,他多想再重溫一下,這回要真真切切地感受著,於是他的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了。

趙剛的手開始解開張楠身上的衣扣,一顆,兩顆……,張楠感覺到面前一涼,一下子就被驚醒,纖細的雙手立馬將面前的男人推開。後退好幾步,來到安全地帶整理著自己的衣服。

被推開的男人潮紅的臉上帶著受傷的神色,默默無言,幽深的眼眸裡帶著天大的委屈不斷地流轉著。

「不行,你身體現在不行啊!你忘記剛才南宮翼說的話么?要你好好休息!」張楠一臉堅決。整理好自己後她走過去。將趙剛按倒在**上,蓋好被子,就不准他亂動了。不再理會他火辣辣的目光以及委屈的樣子。

「你肚子餓不餓,有沒有想吃點什麼東西?可能你不會有什麼胃口,不過還是吃一點這樣身體才會恢復的快。」張楠立刻換了個話題,免得他在亂想。

「那喝點粥吧!寶貝兒,你也餓了吧!」趙剛看著張楠經過了這一吻。臉色更白了。這才想起她身體還不適,剛才居然還想……

「那我出去買?。」還好這是高級醫院,有搭配好的營養餐,只要有錢就能買的到了。

「哪用得著你出去啊,你陪我在這,哪裡都不準去。」趙剛伸手按了一下chuang頭的對講機。跟護士交待好了。張楠一看,原來這病chuang上還有這麼個玩意兒,那她剛才還火急火燎地跑出去找醫生。

趙剛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在心裡偷偷地樂呵著。不過想到自己現在還必須裝病著,卻看的到吃不著。那心裡就像小貓抓似的癢!

「楠楠~~~」趙剛撒嬌似的開口。

張楠在心裡惡寒了一下,至於嘛!不就是不讓他碰,至於說話這個聲調,再說了現在不是彼此身體都不方便嘛。

「好好說話!不許這樣!」張楠故意板著臉。

趙剛索姓坐了起來,雙手擁著被子,將下巴擱在膝蓋上,可憐巴巴地望著她。

張楠又好氣又好笑地坐在了他的身邊,趁著護士還沒將食物送來的時候,討好的在他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趙剛咧嘴笑開,剛想伸出手抱住她,她就馬上離開,還用睜大雙眼瞪了瞪,制止了他的行為。

沒過多久,護士就把早點送了進來,張楠將病chuang調高,拿了靠背給他墊上,拉過小桌板,兩個人就這麼面對面地吃起來了。可是吃也就好好吃就是了,對面的男人那是什麼眼神,都那麼『虛弱』的身體了,還能時不時飄過火辣辣的眼神來。

張楠就佯裝沒有發現,繼續低頭,吃東西。吃完後,張楠便叫了護士進來收拾。而她卻開口想要回去幫趙剛收拾兩套衣服過來,趙剛死活不同意,在張楠的半哄半要挾的情況下,終於答應了,但是必須要趙剛的司機來接送她,他怕她走了就不來了。

張楠前腳剛離開,南宮翼後腳就進入了病房,看到了那個裝模作樣的死人,鄙夷地看著他「沒想到啊,你居然也有這麼一天,用裝病來博取女人的同情心。」

「什麼裝病,我是真的很受傷啊,再說了這不都是你們給我安排的,我只是順著你們的劇本演了下去。」趙剛立馬從chuang上蹦躂了下來。「她昨晚是不是真的很傷心啊?」

南宮翼白了他一眼,不理他。

「我就知道,一定是傷心難過死了。她是對我有感覺的,要不怎麼會聽說我出事了,哭著喊著就來了,早上看到我醒來又死死地抱著我,就怕我離開。」趙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