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一二章原來是大姨媽!

第四一二章原來是大姨媽!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21 23:04  字數:3561

「沒事了,乖寶兒,安心睡覺不會有事的,我在,我守著你!」終於把懷中的小女人安撫好,趙剛輕輕地坐起身子,看著此時此刻的蘇楠,猶如一個支離破碎的娃娃,跟平日里那活潑好動的樣子相差的太遠了。

南宮翼是虎林有名的內科醫生,是趙剛在這個城市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

南宮翼半夜接到趙剛的電話,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幅畫面,一個男人皺著眉頭坐在g邊,兩隻手緊緊地握著躺在g上女人的手。南宮翼的雙眸閃了閃,覺的事情已經有點超出了當初的預算。

替張楠檢查了一番後,他就吐出幾個字

「低燒,需要掛點滴!」

「該死!」趙剛低咒了一聲。

「怎麼回事?你不像這麼控制不住自己的,你中招了?」南宮翼皺了皺眉頭。

趙剛點了點頭,昨晚那個女人他一定不會放過。

躺在g上的張楠突然抽搐了一下,嘴裡又開始呢喃,不知道在嘀咕著什麼。

趙剛迅速抱著她,輕輕的摸著頭,柔聲的安慰著「楠楠……乖……不怕了……我在這……我會一直守著你!」

「她常做惡夢?說了什麼?」南宮翼淡淡的開口

「不清楚,不過從剛才開始就一直鬧,嘴裡一直說著,別走,救我,不要離開我,什麼的。好像很害怕的樣子!」趙剛輕輕的嘆息著。「怎麼了?有什麼問題?」

「如果是經常的話,那麼她的癥狀有點像是抑鬱症中焦慮性神經症,得這種病的人容易提心弔膽,恐懼不安,誘發的主要因素是人的個性和環境有關。急性焦慮,主要表現為驚恐樣發作,在睡夢中多有發生。」

「抑鬱,焦慮。那怎麼辦,怎麼治,會不會有事?」趙剛的聲音里充滿了擔憂。

「我現在還不確定!但是如果有,那看她平時的樣子。應該自己有吃藥或者是進行自我催眠,所以她平日里跟常人無異。放心吧,只要不受到刺激,她就沒事!平時多做做運動吧,運動可以分泌多巴胺,施緩她的壓力,或者到處走走散散心!」

趙剛一張溫熱的手摩擦著張楠的臉,帶著膩骨的心疼。南宮翼擔憂地看著趙剛的樣子,微微地嘆了口氣,最終沒有把話說出口。打開大門離開了。等到他離開後,趙剛便躺在張楠的身邊,將張楠如嬰兒般摟進自己的懷中,一起睡去。

清晨張楠醒來的時候,看著自己躺在趙剛的懷中。她慢慢地移開摟在自己腰間的大手,輕輕地爬下g,穿戴好自己的衣服,回頭看了一眼沉睡中的男人,毅然打開門離開……

回到家後沒多久她的下腹就疼痛難忍,額頭的汗水慢慢地滲出,她繼續讓朋友給她請了一天的假。然後就去浴室洗了個熱水澡,躺回g上就不想動了。

上午,趙剛光著上半身,趴在米色的被褥上,背部上那古銅色的肌肉線條柔和而清晰。他突然猛地睜開了眼睛,看了看身邊的位置。空的?

他立刻坐起身子,迅速地瀏覽了一遍房間,此時偌大的房間內只殘留下昨夜的氣息。張楠的衣物也不見了,他瞬間跳下g鋪,抓起自己的衣服穿起來。穿戴好自己後。他立刻開門跑了出去,拿出手機,撥通了張楠的電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回答他的是冰冷的女聲。

「該死!我怎麼睡的這麼死,連人走了都不知道!」趙剛一邊走進電梯,一邊罵自己,該死的!她應該在家的,這個時候她沒地方去的。

趙剛開車到了張楠的住處,四周的鄰居看著這個宛如天神般的男子昨天剛來過,今天居然又出現了,都紛紛側目地打量著他。

趙剛一邊按著門鈴,一邊就索姓直接揚起手掌使勁地拍打著門,一下又一下。

「楠楠——楠楠你開門,我知道你在裡面——!」

「楠楠——你聽我解釋,昨天的事,真的是我的錯,我錯了,你讓我好好給你賠罪好不好——!」

張楠在房間內,拿起枕頭蓋住自己的頭,還把整個人都縮進被子里,她原本以為像趙剛這樣的人,和她有過一晚的歡愉就會放棄,可是沒想到他卻在門外使勁地拍她家的門不說,還邊拍邊叫著她的名字,一聲比一聲大,毫不顧忌左鄰右舍的人。

大上午的,一個帥氣的男人來到這平庸的小區本來就足夠顯眼了,再一副情深似海的模樣求著門內的女人開門,左鄰右舍的大媽,大嬸都看得不忍心了,大伙兒都過來圍在門口幫忙勸著張楠開門

「姑娘啊,你快開門啦,朋友之間有什麼問題大家好好說嘛!」

「是啊!是啊!你看人家這小夥子長得多俊啊,情侶之間吵吵鬧鬧正常,不要大傷和氣!差不多得了!」趙剛一臉感激地看著身旁的大媽,不住地點頭再點頭。

「哎喲!都說夫妻g頭打架g尾合的,姑娘啊,這就是你的不對啦,有什麼問題關起們來說啊,怎麼把自家男人扔門口!」趙剛感動的差點痛哭流涕啊。這四周的鄰里就是好啊,該弄個好市民獎給他們。

最後張楠實在沒辦法,終於起身開門,從朋友都變成夫妻了,這跨越度也太快了吧!再不開門,都說成啥樣了!

趙剛見門終於打開了,臉上忍不住綻放出興奮的笑容,立馬擠入門內,還不忘回頭感激涕零地跟這些熱心的街坊來個九十度的鞠躬。

「張爺爺,李奶奶,林阿姨他是我朋友,我們不是情侶更不是夫妻,我剛才是睡著了,所以沒聽到門鈴的聲音啊!謝謝大家的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