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一一章舊情復燃

第四一一章舊情復燃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21 12:22  字數:3373

「謝謝,南宮翼!今天這場合我多怕你不喜歡就不來了!」南宮翼個姓比較冷,一向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對了!今晚怎麼沒看到秦宇,又躲到哪個角落去了?」

南宮翼往大廳的某個角落一抬下巴,沈家耀順著他的角度一看,果然!角落裡的某個男人正在那難捨難分,其實他們呆的角落光線並不足,但是安奈不住這三個男人的好眼神隔著這麼遠,還是能容易的看到。

這樣的場景對他們來說並不陌生,秦宇與沈家耀不同,沈家耀一向是享受著女人倒貼著上來,而秦宇則喜歡主動出擊。女人對他們這些公子哥來說很普遍,今天是你的女人,明天也許就是他的女人,他們對感情看的比較淡,女人對於他們來說就如草芥,或許如同小說上所說的那般,當真正的感情還沒有來臨的時候,他們根本不懂什麼叫愛,他們只能繼續遊戲人間。

趙剛和沈家耀有些交情,但在這樣的場合,他也只能坐在角落裡,看著他們這些富二代相互寒暄。

宴會開始後,趙剛隨便吃了些東西,就告辭離開了,沈大少和朋友聊得正歡,並不介意。

看著這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二代,想到自己這些年的拼搏、奮鬥,趙剛似乎受到了刺激,鬼使神差般,他又開車到了張楠家樓下。撥了張楠的電話,很快,電話那邊傳來她甜膩的聲音:

「怎麼了,剛子,這麼晚了還找我?」

「楠楠。我突然心情好差。你能出來嗎。陪我聊聊。」趙剛聲音低沉,透露著委屈。

想了想,張楠答應了,換好了衣服,下了樓。

張楠上車,趙剛就發動了車,急踩油門,一路開到了夜魅酒吧。

「怎麼。剛子,你喜歡這裡?」張楠沒想到,他又帶她回來。

趙剛沒答話,下車幫張楠開了車門,拉著她,進了酒吧。

夜魅勁爆的音樂,舞動的人群,狂歡一片!

包廂內燈紅酒綠,紙醉金迷!一位身穿阿瑪尼高級定製西裝的男人,找了一些嫩模陪他玩。他左右手邊各摟著一個。其中一位嫩模的手已經在他的大腿內側處不停地勾畫著……

「剛子,我去下洗手間。馬上就過來陪你。」張楠掙脫了趙剛的手,賠笑道。

趙剛找了個包房,悶悶地坐在那,等著張楠回來。

「哎呀,這不是趙總嗎,今天怎麼這麼煩躁呢?」旁邊的某位女人慢慢往前靠了靠。

趙剛冷冷地,連個眼色也不想施捨給她。上次用假懷孕來欺騙他,今天又黏上來。

「趙總,來我敬你一杯,祭奠一下我們過去的溫存時光。」精緻面容燙著大波浪的女人,將手上的酒杯遞了過去。

趙剛實在是懶得跟她廢話,就接過她手上的酒杯,一下子全都倒進了口中。

看著趙剛喝下了自己遞過去的酒,女人在心中露出了一個詭計得逞的得意笑容,面上卻依舊是不動聲色。

剛才趁他們都不注意的時候,她就悄悄的在那杯酒里下了點料,趙剛看上去不在狀態,而且身邊也沒有女人,她好不容易得找機會遞上酒,只要能與他共度春*宵就可以趁他不清醒的時候,懷上他的孩子了!

誰知道他喝完酒,就蹭的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他實在是坐不下去了,他要出去找張楠去。

「趙總,你……別…唉!」女人急急忙忙的站起身子,緊跟在其後。

趙剛沒有停下腳步只是轉過頭,瞪了一眼身後的女人,眼神傳達出的厭惡和警告卻是那麼的明顯。

女人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呆愣在原地,只能不甘心的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狠狠地跺了跺腳,回到沙發上坐著,今晚所做的一切都通通白費了。

張楠根本不想去洗手間,只是找了個借口離開趙剛一會兒。她起初是在吧台裡面調酒,後來朋友的老顧客小老外來了,她就和朋友一起到小老外所在的角落位置一起聊天喝酒。張楠偶爾側過身子在老外的耳邊低語,時不時引得他仰頭大笑,老外時而會拍了拍她的肩膀……

趙剛的視線捕捉到她的時候,看到得就是這麼一幅情景,他妒火中燒,衝上去一句話也不說就拉起張楠穿過人群走進電梯,按下頂樓的數字。

「剛子,你想幹什麼?你要是想點我的台找我聊天請按照程序來走!我不是隨便陪誰聊天的。」張楠不陰不陽地開口,她終於說了實話,她不僅是酒吧的駐場,還在這裡做陪聊小姐。

趙剛深呼吸了一下,盡量壓下自己的妒火,今晚可不是來找她吵架的,可別把事情弄砸了!

「楠楠,我們好好談談!」趙剛平復好自己的情緒開口。

「趙總,跟我這種女人談天說地可是要付錢的,你這樣把我拉出來是做什麼,想逃單啊!」張楠將自己縮在電梯的角落,將頭歪向一邊,眼神也在逃避著他。

趙剛靠近了她,伸出手想要扶過她的臉頰,張楠卻立馬將上半身往後倚靠還往下縮了縮,他無奈只好遷就著她彎了彎上半身,盡量讓自己靠她近一些。

趙剛沉重的鼻息噴洒在張楠的臉上,她想轉過身子不去面對他,可是這已經是電梯的死角,她要轉動自己的身體必然會碰到趙剛,她只能將自己的頭盡量地埋低。

趙剛聽著張楠那不陰不陽的語氣,心裡頓時堵了堵,不知道如何開口去哄面前這個女人,他突然感覺到身體內湧出一些異樣,來勢洶洶,呼吸逐漸加重。他雙手撐在電梯的兩側,額頭上已有細汗慢慢地滲出,努力地剋制著自己身體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