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零九章逸雪的求婚

第四零九章逸雪的求婚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19 00:18  字數:3436

逸雪卻是揚唇相譏:「看不出來,肖總還有這方面的嗜好!」

肖月彷彿心底最柔軟的地方,被人狠狠的戳傷了一樣,她的房間里,有一張逸雪的照片,放在相框里,這是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但這一刻,卻被逸雪看穿了一樣。

兩人都是偽裝的高手,在商界是,現在的心戰亦是一樣。

肖月不願意將自己的心靈深處的東西,剝出來給逸雪看。

「辰逸雪,你真是個討厭的人!」肖月走出了休息室。

逸雪的俊臉也還很冷,他毫不在乎的哼了一聲:「那就盡情討厭我吧!」

他說完後,便大步離開。

肖月生氣的一手將門關上,手握緊成拳。

一天後,肖月將幾個版本的求婚場景的策劃做好了,交給了逸雪。

「辰總,需不需要綵排?」肖月似乎是忘記了那天的不愉快,不過在談公事時,是非常公事化的口吻。

逸雪凝視著她:「不需要!」

肖月帶著公事化的笑容說道:「行,祝辰總求婚成功!」

逸雪拿起了手機,也不避諱肖月在身邊,直接給如涵打了電話,語聲輕柔而且愉悅:「涵涵,晚上一起吃個飯吧,我晚點去接你!」

肖月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但逸雪是笑著掛了電話,然後和她道了別,邁著大步,就離開了。

當然,他沒有忘記拿上那枚用專門定製鑽石戒指,他曾發誓,會做一隻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戒指,送給心愛的人。

「希望你今晚的求婚能夠成功。然後收到我早就為你備好的大禮!」看著逸雪的背影,肖月在心裡默念。

夜晚的沙灘上,有著星星點點的燈光,倒映在了海水裡。泛起波光粼粼的水紋,彷彿是蕩漾在了人的心上。

如涵一襲純白色的裙裝,站在了沙灘上,雙手自然而然的握在了一起,她的一頭黑色長髮披落在了雙肩,宛若從畫中走出來的仙女。

已經是到了約定的時間,逸雪還沒有來,她的唇角不由泛起了一絲笑容來,她竟有種戀愛的感覺,等待逸雪。竟如此甜蜜。

忽然,圍繞在她的身旁飛舞的是一群螢火蟲,襯著她的一襲白衣飄飄,彷彿是古裝劇中的有著俠骨柔腸的女子。

「好可愛……」如涵伸出了手,而這些螢火蟲竟然奇蹟般的在她的縴手周圍飛舞著。

然後。螢火蟲在上下翻飛之際,排成了三個字「嫁給我!」

「天啊……」如涵感動得快哽咽,她看見一個偉岸而俊逸無比的男人在夜幕的燈光下向她走來,她不由輕聲呼喚道:「逸雪哥……」

當逸雪來到了她的面前,微微地笑著凝視她,她清雅動人,彷彿是盛開在心間的梔子花。馥郁而芬芳,但又聖潔無比。

「涵涵,願意嗎?」逸雪低頭看她,雙眸充滿了溫柔。

涵涵俏皮一笑:「什麼願不願意?」

逸雪伸手撫她的秀髮:「你看見了的,剛才螢火蟲表達了我的心聲……」

「可是,我……」如涵雖然感動不已。可是面對這突入起來的一切,她恍如在夢中,太不真實了!

要知道,這是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你呀,不用急著答覆我。小雪花哥哥給涵涵時間考慮!」逸雪低笑了一聲,伸出手指,輕點了點她的俏鼻。

如涵下意識地雙手環住他的腰,撒著嬌,如花般呢噥,「涵涵覺得好害羞……」

逸雪還沒有說話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後背,然後從褲袋裡拿出了手機。

如涵看到了屏幕上顯示的是「爸爸」二字,這電話是辰夕打來的。

「爸……」逸雪收斂剛才的溫柔情緒,變成了平日里作風嚴謹的大男人。

辰夕在電話里開心不已:「逸雪,現在回家,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逸雪不由微微蹙眉:「爸,我現在有要緊事呢,您有什麼事情這麼重要?」

「我要宣布你和嘉瑜訂婚的喜訊!」辰夕開懷大笑。

逸雪沒有說話,他的表情瞬間冰冷……

而比他更為錯愕萬分的是如涵,她還依偎在他的懷中,感受著他溫暖的熱度,但是,他卻是要別的女人訂婚……

「逸雪哥……」聽到這個消息,如涵竟然有想哭的衝動,剛才的螢火蟲排成了三個字:嫁給我!她還沒有感動完,就要面對如此巨大的變化!

逸雪的手機滑落到了地上,他沒想到,短短几天,父親就做出了這樣的決定,甚至未徵求他的同意。

看來,這個郭嘉瑜不簡單,他不能小覷。

「涵涵,我先送你回家,然後我要回家看看,總感覺有點不對。」

如涵點了點頭,乖乖和他上了車,她知道,她的小雪花哥哥遇到了大麻煩。

辰家大宅前,郭嘉瑜端著一杯酸梅湯,坐在了藤蔓下的長椅里,在愜意的喝著。

天上星光燦爛,地上樹葉「沙沙」輕響,偶爾微風拂過,讓人從身到心都舒爽無比。

忽然,一陣從遠處而來的腳步聲在她的面前戛然而止,下一刻,「啪」一聲響起,她手上的杯被打落在了地面,玻璃杯碎了一地,酸梅湯也濺在了地上。

郭嘉瑜緩緩的抬起頭,凝視著怒氣十足的男人,他站在她的面前。

星光下的他,俊逸非凡,但也冷酷逼人,他的雙眸里是噴薄而出的憤怒,恨不得將她要狠狠撕裂。

逸雪趕回家來,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她在悠閑愜意的喝酸梅湯。

她有幾分慵懶,有幾分得勝者的姿態,還有等待著他興師問罪的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