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零七章帶她回家

第四零七章帶她回家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17 20:28  字數:3503

崔志浩跟著如涵下了車,站在她身邊。清晨的微風清爽宜人,如涵深吸了口氣,感覺很舒服。

「崔哥,昨晚辛苦你了,一晚都沒睡好吧?」如涵心存愧疚,卻不想繼續剛才的談話,只好轉移了話題。

「額,我沒事,只是你太讓人擔心了。涵涵,這些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告訴我嗎?」崔志浩眉頭緊鎖,憂心忡忡。

「沒什麼事,我……只是摔了……」如涵的話還沒說完,包里的手機便響了起來,是逸雪的專屬鈴聲。

「我接個電話。」如涵如獲救命稻草般,掏出了手機。

「涵涵,你在家嗎?腿上的傷怎麼樣了?」電話剛接通,逸雪就急切地問。

「我……出來有點事兒,還沒回家呢。傷口沒事了,不用擔心……」她唯恐逸雪擔心,不想把生病發燒的事兒告訴他。

「怎麼早就出來了!涵涵,你在哪兒?我去接你,中午到我家吃個飯吧,奶奶想見你。」

聽逸雪說辰老太太想見她,如涵不好拒絕,可她很為難。總不能拋下崔志浩到逸雪家吃飯吧,他照顧她一個晚上,她還沒感謝他呢,至少也該請他吃個飯。

「我在……」如涵看了看崔志浩,又看了看四周,吞吞吐吐地說:「我在新光商場旁邊的肯德基附近,你不用來接我了,我去找你。」

「涵涵。你在原地等著吧。找個地方坐會兒。我去接你,你一個人坐車不方便.」

若是在平日,知道如涵腿上有傷,逸雪定不會讓如涵隨意走動,更不會邀請她去家裡吃飯,可在這個時候,他再也按捺不住,他要把如涵帶回家裡。告訴家裡所有的人,他愛的女孩兒就是如涵,他非如涵不娶。

逸雪的語氣很堅決,不等如涵再說什麼,他就掛斷了電話。

「崔哥,逸雪哥的奶奶邀請我去家裡吃飯,我不好拒絕她老人家……」

「額,沒事,你去吧,這些葯你拿著。記得按時吃,吃完飯我去接你。你身體太弱了,我讓張媽幫你調養幾天,這幾天你就住在別墅里吧。」崔志浩很善解人意,並沒阻止如涵去逸雪家,可他擔心如涵的身體,柔聲叮囑道。

「不了,我已經沒事了,你若是不放心,我去姑姑家住,姑姑、姑父和表哥都會照顧我的。」不想傷到崔志浩,如涵很委婉地拒絕了。

「也好,你去吧,不過要隨時向我彙報你身體狀況,我不想你再有事。」

「嗯,我會的,你先走吧,逸雪哥來接我了。」如涵怕逸雪誤會,不想讓他和崔志浩碰面。崔志浩自然明白她的意思,笑了笑,便告辭離開了。

崔志浩走後沒多久,逸雪就到了,把車停在跟前,扶如涵上了車。

兩人一起回到了半山辰家大宅時,辰老太太正在晨練,她依然是鍵步如飛,猶可見當年的模樣。

她看到了陽光下的一對壁人,男兒辰逸雪完全是辰家的男子氣概,而女子沈如涵則是海城乃至天下無雙的美麗女子!

如果有這樣的孫媳婦,她怎麼能不開心呢?

「奶奶……」

「辰奶奶,早上好……」

辰老太太看著他們倆:「要不,陪我跑一跑?」

逸雪馬上道:「奶奶,您放了我吧!我哪裡跑得過您!」

「雪兒也有認輸的時候?」辰老太太哈哈大笑。

逸雪上前,凝視著她:「在奶奶面前,我認輸也不怕丑,況且我真的跑不動……」

辰老太太高興的一笑,然後道:「你們等我一會兒,我跑完就回來。」

如涵在她的身邊,看著辰老太太跑遠,笑道:「小雪花哥很會討好老人家,我不信,哥哥跑不過奶奶!」

「哈哈,什麼都逃不過涵涵的眼睛,不過我不是討好奶奶,是想讓她開心,讓她覺得自己還很年輕,很健康,並沒變老。」看著奶奶遠去的背影,逸雪意味深長地說道。

「哥哥……」忽然,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了過來,是逸雪姑姑家的小妹妹跑了過來。

她上前,拉住了逸雪的手臂,「哥哥,聽大伯說,今天家裡有客人來呢!」

「客人?誰呀?」逸雪掐了女孩兒的小臉蛋一下,笑著問道。

「聽說來的是個漂亮姐姐,叫什麼嘉瑜,我從沒聽過這個名字。」

「什麼?是她?」逸雪心下一驚,他沒料想到,郭嘉瑜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他望了如涵一眼,心想,這個客人,想必是奔著他而來的了。

如涵卻是淡淡一笑,她也猜得到,只不過沒有說明罷了。

就在此時,郭嘉瑜一身雪白的休閑服,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她,本就風情、性感,此時一身白衫,倒像是不食煙火的公主,只是,她一出場,就將目光盯在了逸雪的身上。

「額,嘉瑜,你來了!」逸雪無奈地說。

如涵看著她笑了笑,也算是打了招呼。

逸雪凝視著如涵,她迎著朝陽而立,在她的身上,有一種光芒四射的耀眼,和她的氣質完全相配。

「如涵……」郭嘉瑜抿得很緊的唇,只叫出了這兩個字。

就這兩個字,已經是惹得她的指甲深陷在了肉里。

郭嘉瑜走到了她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她對這個耀眼的女孩很戒備,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逸雪的心就在如涵的身上,才會對自己冷淡。

「逸雪哥,你和郭小姐說話吧,我去看看奶奶。」如涵想避開郭嘉瑜,她不知道,為什麼她一出現,她就會不舒服。

她剛要離開,卻是有一雙手更快,將她一拉,就力大無窮地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