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四零一章買醉

第四零一章買醉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11 03:18  字數:3446

感謝毒哥,超人哥、小夜哥的禮物,感謝投粉紅和評價票的親們,愛你們,暑假了,很多雜事要忙,好想二更,卻只能一更了,晚安了,么么噠)

如涵坐在車上,胡思亂想了一路,幾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客車停在了海城站。

下了車,她卻不知該去何處,在虎林的這幾天,她整個人像被掏空了一般。

從不喝酒的她,現在只想買醉。如涵打車到附近的超市,買了幾瓶酒回家,這個晚上,她想忘了不愉快的一切,好好睡一覺。

回到家,把包扔在沙發上,從冰箱里拿出些吃的東西,如涵便準備喝買來的啤酒,還未等開瓶,包里的手機就歡快地響了起來,是逸雪的專屬鈴聲蝸牛與黃鸝鳥。

「喂,涵涵,聽小楓說你今天回海城,你回來了嗎?剛才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接呀?」剛一接通,逸雪就迫不及待地問。

「我回來了,剛到家,逸雪哥,你要不要過來,陪我喝點酒?」

聽如涵這麼說,逸雪頓覺不妙,他料定,一定是出了大事,才讓她借酒澆愁。

「涵涵,你等著,我去你家找你,我沒到,你別喝哦,等我到了,咱們一起喝!」逸雪想穩住如涵,便這樣說道,他那肯讓如涵喝酒呀,更不會陪她喝。

逸雪邊打著電話,邊從家裡跑了出去,用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就開車到了如涵家樓下,乘電梯到如涵家門口,便「砰砰」的敲門。

「涵涵,快開門!」

如涵已喝了半瓶酒,意識還算清醒,聽到門口的敲門聲,踉蹌著走過來開門。

「涵涵,你怎麼不等我。自己先喝上啦!」逸雪從她手裡搶過了酒瓶,既心疼,又著急。

「逸雪哥,陪我喝。咱們一醉方休,一醉解千愁……」如涵含糊不清地說。

「涵涵,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是誰把你折磨成這樣,告訴我,我幫你,喝酒解決不了問題!」看著如涵憔悴的面容和不忍直視的傷口,逸雪心急如焚。

「逸雪哥,我什麼都不想說,我只想喝酒。求你,陪我!」

逸雪心痛至極,她不想說的,他不想強求。

「好!我陪你,你想做什麼我都陪你!」

打開一瓶酒。逸雪和如涵一起喝了起來……

只喝了一瓶,如涵便昏昏沉沉,似夢非醒,感覺自己好像踩上了雲端,極不安穩,感覺有人將她抱到了床上,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光怪陸離的夢。醒來已過中午。眼睛腫的幾乎要睜不開,渾身更是酸痛無力。

「涵涵,你醒了吧,哥哥把早飯在桌上,你醒來要記得吃,我要出去一下。公司有點事。」忽然響起的聲音,讓如涵下意識往被窩裡縮了縮。逸雪站在床前,看著她可愛的表情,憐愛地笑了笑,走出了房間。

他什麼時候回來的?腦中沒有半點記憶。只記得昨夜的荒唐。

撐著身體坐起來,還未下g,逸雪又折了回來,如涵趕緊扯過被子……

見如涵緊張的模樣,逸雪微微側開臉,臉上的表情變得更為柔軟:「手機在客廳,一會把你衣服尺碼發給我。」

「衣服尺碼?你要我衣服尺碼幹什麼?逸雪哥。」如涵不解地問。

「昨晚你吐了,把衣服都弄髒了,我一時著急,就把衣服扔掉了,要買一件送給你才好。」

「什麼?衣服髒了,然後扔掉了,難道,她現在沒穿衣服!」逸雪的話讓如涵大驚,她輕輕掀開被子,發現自己只穿了件睡衣。

「逸雪哥,你幫我……」雖然之前被他看光了,如涵還是很難為情。

「嗯,我幫你換了睡衣,不過,我保證,我只是幫你換了衣服,沒做壞事!涵涵,你的傷口太大了,這幾天別上班了,好好在家養傷吧。」輕輕摸了摸如涵的頭,逸雪嘆著氣走開了。

逸雪走後,她一手撐著腰一手扶著g站了起來,兩條腿軟的恨不得變成一個團滾出去。

桌上擺著粥和麵包還有兩碟小菜,如涵本沒什麼胃口,可看見盤子下壓著一張字條,不得不坐了下來。

「限時60分鐘不吃完就打pp!」逸雪的字很好看,蒼勁有力,挺拔如松。長長的感嘆號,讓略帶威脅的語句透著絲絲可愛。

想像著逸雪說出這句話的表情,如涵笑彎了眉眼。

辰氏大樓會議室。

逸雪靠在真皮座椅上,神情說不出的冷峻,冰冷的眼神像是隨時都能射出萬根寒針。

長長的會議桌那頭,坐著一個髮絲半白的中年人,神情恭敬卻不卑不亢。

「辰總,董事長已經交代過了,從今年起辰氏將不再支持『天涯周刊』和『語橋閑庭』。所以那個字我不能簽。」

說話的是辰氏的財務總監姜博,亦是辰夕的心腹。

逸雪一手撐著頭,一手拿著鋼筆,一下一下點在桌子上。

天涯周刊是如涵所在的公司,他自然想支持天涯周刊,讓如涵的日子過得更好一點。

「姜叔,別那麼嚴肅么。午飯時間到了,要一起去嗎?」

姜博被逸雪看的頭皮發麻,哪有胃口和他一起吃飯,乾笑兩聲拒絕了他的好意。

畢竟老虎總生不出貓仔子,無論逸雪多禮貌謙和,也掩不住骨子裡散發出的霸氣。姜博剛離開,門外等候已久的秘書就走了進來。

「辰總,衣服準備好了,柳經理下午會親自送到沈小姐的公寓。」

「好,辦得很好,我很喜歡你的辦事效率。」逸雪讚許地笑了笑,惹得秘書又芳心大動。

如涵家,如涵剛洗漱完從衛生間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