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九九章比翼連枝當日願。

第三九九章比翼連枝當日願。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09 19:14  字數:3335

到了影城,如涵要看的痞子英雄已經開演一會兒了。

「寶寶,你還要看這個嗎?已經開演了,要不要看別的?」「我還是想看這個,喜歡看趙又廷,而且,這個很快就要下線了。」如涵滿臉的不舍。

「好,寶寶喜歡這個,咱們就看這個,不過我們要快點了。」趙剛忙的買了票和爆米huā,拉著如涵就往放映廳內跑,兩人氣喘吁吁地坐在了椅子上。

影片中,趙又廷飾演的吳英雄的深情感慨:「你永遠不知道,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需要多大的勇氣。」

吳英雄的話,讓如涵想到了自己,她知道自己選擇的道路是錯誤的,自從和趙剛在一起的那天,她就一錯再錯,可是,要重新走回正確的路,真的需要難以想像的勇氣,她沒有勇氣,也不忍心放棄趙剛,只能苦了自己,在這糾結的漩渦中掙扎

看完電影,兩人去虎林烤串店吃了肉串,到了後半夜,才回到賓館,如涵換上了他們第一次在一起時穿的睡衣,這件睡衣雖是中規中矩的款式,但面料輕薄,微微透明,讓她曼妙的身體若隱若現,她還記得當時趙剛的表情,目光炙熱,恨不得把她吸到眼裡。

「豬哥,你還記得去年的這個時候,我也是穿著這件睡衣嗎?你還記得你當時說了什麼,想了什麼嗎?」時隔一年,發生了這麼多無法想像的事兒,如涵已不再是那個梳著兩個小辮子的小女孩兒了,她的心裡有甜蜜的滋味,但更多的是苦澀。

「我說什麼,想什麼了?讓我想想,時間太久了,都快忘了」趙剛略顯尷尬,去年的事兒,他已記不太清了。不過,當時的心情他還是記得的。

「哦,想起來了,我記得我是這麼說的:寶寶。你知道嗎,你的樣子太可愛了,老公好想要你」趙剛露出他標誌性的壞笑,在如涵高聳的小xiong脯上捏了一下。

「才不是這樣呢,你只是說話,沒有動作!」如涵推開他的手,噘起了小嘴兒。

「寶寶,你不知道,你當時的樣子有多可愛,任是誰見了。都有想抱在懷裡蹂躪的渴望,不過,說實話,你這件睡衣不好看,若是換件睡衣。效果會更好!」

像趙剛這樣的男人,是不會喜歡粉紅色少女系的可愛小睡衣的,他愛的是性感蕾絲睡衣,穿著黑色半透明弔帶睡衣的女人,更能激起他的*。

「豬哥,我記得你當時不是這樣的,你好像很喜歡我這件睡衣的樣子。」聽了他的話。如涵有些委屈。

「哈哈,傻寶寶,我哪是喜歡睡衣呀,我是喜歡睡衣里的身體和穿著睡衣的人!」時隔一年,趙剛說了實話。

「討厭!老公最壞了,沒正經!」撇下趙剛。如涵一個人到洗漱間,刷牙洗臉後躺在了chuang上。

「寶寶,今天是咱們的紀念日,我有兩件禮物要送你。」趙剛故作神秘地說。

「什麼禮物?」見他還記得送禮物,如涵心存感激。

「你先閉上眼睛。到我前邊來,我要準備一下。」趙剛笑了笑,臉上的表情讓人追摸不透。

如涵很聽話的閉上了眼,她以為,趙剛送她一條項鏈,讓她站到他身前,親手幫她戴上,卻不想,一把木梳划過她的秀髮,趙剛竟然幫她梳頭髮。

「寶寶,是不是有些失望,老公送你的禮物是幫你梳小辮子,就像去年一樣的兩條小辮子。」

透過鏡子,看出如涵臉上的神色不對,趙剛不好意思地說。

「額,沒失望呀,只是有點出乎意料。不過,這個禮物我很喜歡。」如涵勸慰道,這也是她的〖真〗實想法,她一向不看重物質,在她看來,這樣的禮物很有意義。

「豬哥,另一件禮物是什麼?」如涵好奇地問「豬哥」是她最初對趙剛的稱呼。

「另一件禮物是一字不落地背誦寶寶寫給我的詩《若愛只是擦肩而過》。」

「什麼?老公還記得這首詩,還能一字不差地背下來。」如涵不敢相信。

「當然,對我來說,這再簡單不過了,寶寶,你聽好了!」趙剛一邊給如涵梳頭髮,一邊幽幽地吟誦道:把如風的心事刻在手心如果秋風散盡那滴血的落葉終將飄零在不經意間月兒已爬上山巔灑落的點點銀光就是我孤寂的思念當秋風悄悄吹過我的身邊已經知道一切的過往到了終點曾以為那種可遇不可求的心有靈犀到最後只不過是命中注定的那次擦肩而過當秋雨靜靜地落在我的雙肩已經明了一切的結局終將是無言曾以為今生不會改變的情絲纏繞到最後只不過是就在那一瞬間消逝如煙早已傷痕纍纍卻依舊沉醉「豬哥,你好厲害,真的是一字不差哦!」趙剛話音剛落,如涵就〖興〗奮地歡呼。

「哈哈,寶寶的這首詩,是專門為我而作,我怎能不記得!寶寶,小辮子梳好了,你照鏡子看看,喜不喜歡!」很難想像,趙剛的手又寬又闊,竟然能給她編小辮子,還這般精緻,漂亮!

「謝謝你,豬哥,我很喜歡!」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如涵神思恍惚,幽暗的燈光下,如涵被長睫毛覆蓋的墨黑色瞳孔閃爍著動人的光,卻深藏著不易察覺的憂傷,那挺翹的鼻樑,秀氣中帶著冷漠,咬著幾乎無一絲血色的唇,似雪的臉上顯出幾分蒼白。美麗依舊,卻與一年前的她判若兩人,不一樣的氣質,不一樣的感覺。

回頭看著趙剛,她感慨無限,不禁想起了納蘭性德的那首有名的詞:「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驪山語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