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九八章短暫的美好

第三九八章短暫的美好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08 07:48  字數:3342

感謝給涵涵投粉紅的親們,要睡了,安安on_no哈哈~)

回到公司,還不等打開辦公室的門,馮雪就跟了過來。

「剛,中午幹什麼去了,怎麼沒到餐廳吃飯?」見周圍沒人,馮雪悄聲問道。

「額,出去有點事……上班時間到了,你去工作吧。」趙剛很謹慎,雖然他已離婚,但其他人還不知道,在公司,他不想和馮雪表現得過於親昵.

「那晚上,我……」馮雪吞吞吐吐,自從和趙剛在一起後,她一天也離不開他。

「晚上我有事,你別去找我了。」趙剛極力壓低了聲音,看了馮雪一眼,進了辦公室,關上了門。

馮雪失望地走開了,她已陷得太深,恨不得天天和趙剛在一起。

回到辦公室,趙剛無心工作,鎖上了門,躺在沙發上看著棚頂發獃。

「這個傻丫頭,怎麼傻成這樣,我那麼傷她的心,她都捨不得傷我一下,我怎麼這麼混蛋!我該怎麼辦,怎麼才能讓她好受些?」趙剛捫心自問,更覺得對不起如涵。

賓館裡,如涵剛剛叫了外賣,正在啃雞腿,幾天沒好好吃飯了,只有這頓飯吃出了滋味。雖然腿上的傷很疼,但是趙剛的態度讓她的心好受了許多,她打算振作起來,努力忘掉這幾天發生的一切,重新接納趙剛。

愛和愛過只多一個字,卻隔了一個曾經。

村上春樹說:「如果我愛你,而你也正巧的愛我。你頭髮亂了時候。我會笑笑的替你撥一撥。然後。手還留戀的在你發上多待幾秒。但是,如果我愛你,而你不巧的不愛我。你頭髮亂了,我只會輕輕的告訴你,你頭髮亂了。這大概是最純粹的愛情觀,如若相愛,便攜手到老;如若錯過,便護他安好。」

在這個濫情的年代一句親愛的有時候充其量也就是個你好。同樣的。有的人對你好,是因為你對他好,有的人對你好,是因為懂得你的好。

愛情,總在分分合合,忐忑不安和甜蜜安靜中迴旋。愛很奇怪,什麼都介意,最後又什麼都能原諒;就像泰戈爾說的:眼睛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這就是愛情。

然而更有的時候。愛情又和生活一樣的簡單。

喜歡的就爭取,得到的就珍惜。失去了就忘記。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終究會走。越是緊握,就越容易失去。

有人總習慣有原諒求的浪子回頭,多半都是失敗的。

如涵相信,有多少愛,就有多少原諒,她勸慰自己,原諒趙剛,再給她的愛一個機會,努力了、珍惜了,就問心無愧了其他的交給命運。

愛情是那麼難遇到的東西,她不忍輕易放棄。畢竟,她的愛如此長久,一愛就是五年。

吃完了東西,躺在chuang上擺弄手機,如涵編輯了一條訊息,發給了趙剛,這是她在網路上看到的一段話,當時非常喜歡,便一字不差地記了下來:

「如果有一天,你要離開我,我不會留你,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如果有一天,你說還愛我,我會告訴你,其實我一直在等你;如果有一天,我們擦肩而過,我會停住腳步,凝視你遠去的背影,告訴自己那個人我曾經愛過。或許人一生可以愛很多次,然而總有一個人可以讓我們笑得最燦爛,哭得最透徹,想得最深切。」

如涵的這段話,讓趙剛分外感動:「寶寶,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把你傷得太深太深,可是請你相信我,看到你哭,我的心都碎了,從今天起,我會好好珍惜你!」

趙剛雖然花心,但並非每句話都是花言巧語,在寫這段訊息的時候,他的心是誠摯的,至少在這一刻,他發誓好好待如涵,彌補他曾經犯下的過失。

「不保留的,才叫青春。不解釋的,才叫從容。不放手的,才叫真愛。不完美的,才叫人生。我始終相信一句話:有多少愛,就有多少原諒!豬豬,既然選擇愛你,我便不會輕易放棄。」流著淚,如涵發出了這段文字,趙剛已感動到不行,起身坐了起來,把頭埋在兩腿間,「嗚嗚」地哭了起來,這一天,他哭了兩次,比他這十年哭的次數都多。

「叩叩叩……」辦公室的門響了起來,趙剛忙的擦乾了臉上的淚,平復了情緒,問道:「誰呀?什麼事?」

「是我,趙哥,有份文件需要你簽個字。」門外是馮雪的聲音。

「急嗎,不急明天再說吧,我累了。」趙剛生怕馮雪看出異樣,不想讓她進來。

馮雪只想找個理由,進來看看趙剛,聽他這麼說,不敢造次,只得說不急,掃興地走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趙剛忙的趕回了賓館,如涵剛一開門,他就抱住了她:「寶寶,等急了吧,你知道嗎,一個下午,我度日如年,恨不得即刻飛回來找你!」

「哦?真的嗎?老公來找我,她不會生氣嗎?」推開趙剛,如涵半開玩笑地說。

「寶寶,你怎麼這樣,不是說好了,過去的事兒不提了嗎?」趙剛有些不好意思。

「是呀,過去的事兒不提了,可是我說的不是過去的事兒呀,我說的她是誰,老公應該很清楚吧?」如涵一改之前的嚴肅,笑嘻嘻地說。

趙剛知道她在開玩笑,便半真半假地說:「我沒告訴她,偷著過來找你的,今天晚上,只屬於咱們兩個人……」

趙剛俯下身,想要親吻如涵,卻被她輕巧地躲開了。

「額,原來是偷著來找我的呀,我可不喜歡這樣,你大可以告訴她呀,我也想見見這位妹妹,到底有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