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九三章識破他的謊言(一更)

第三九三章識破他的謊言(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04 20:37  字數:2251

得不到東西永遠是最珍貴的,很多男人會這樣子想。

男人是可以把愛和性分開的,就像趙剛,她不愛馮雪,他愛的只是她青春的、隨時可以供他蹂躪的身體。他的做法,無疑是在玩弄感情。

馮雪很愛趙剛,趙剛的想法,馮雪未嘗不知,她只想冒個險,期待著有朝一日趙剛能真正愛上她。

但凡事不是絕對的,世間不乏有玩弄感情的男人.但更多的該是付出真感情的男人,愛情是一種心靈的力量,愛情和世間的萬物一樣,都有其自然的規律,感情的源頭更多不在於身體,感情的問題更多也不在於身體,身體無罪,*只是心靈的跟隨者,考慮和一個人長相廝守,更多的是看一隻人的人生觀與生活態度及習慣.及社會綜合能力,愛原本就是一種互動的心靈接觸,不是靠單一一方的付出,也不能僅僅靠性來維繫。

和張楠、張紅梅瘋狂夠了,趙剛才意猶未盡地回到家,已是夜裡一點多,電視還開著,馮雪抱著如涵的小kitty,躺在chuang上,睡態十分慵懶。

「這個女人,怎麼把如涵的東西翻出來了,難道,她翻了我的柜子?」看著馮雪懷裡的東西,趙心頭一震。

從她懷中取出kitty放在了一邊,趙靠著chuang頭坐下,點了支煙,在漂浮的煙圈中,他似乎看到如涵梨花帶雨又故作堅強的臉。

如涵受了傷,一個人在賓館裡,他卻騙了她,和別人的女人看電影、吃飯、唱歌,這會兒又躺在另一個女人的身邊,他當真對不起她,辜負了她的深情一片。可她為何那般執拗,為何要翻看他的聊天記錄,為何要探個究竟!

他不喜歡太認真、太聰明的女人。他喜歡傻女人,傻乎乎地陪著他就好。

「你回來了,剛?」趙剛在沉思中,並沒注意到身邊的女人已醒來。睜著眼看著他。

「把你吵醒了吧,太晚了,接著睡吧,我馬上就睡。」看著馮雪,他勉強笑了笑,用力地吸了一口煙,隨即把煙掐滅,扔進了煙灰缸里。

「我要摟著你睡,自己睡不舒服。」馮雪嬌滴滴地說,她的聲音格外可人。暗淡地燈光下,如果不仔細看她的臉,還以為是個美女。

「呵呵,睡吧,雪兒。和你說個事兒,我不在家的時候,別隨便翻柜子里的東西,你動過了,我怕我找不到。」如涵的小kitty,就在他倆中間,戴著粉紅色的蝴蝶結。大大的眼睛似乎在盯著他們看,看得他心虛,因為如涵說過,這個kitty不是普通的公仔,而是他們的孩子,還有個好聽的名字叫「雅雅」。

「哦。知道了!我只是想幫你整理下柜子,無意中看到了這個東西,看上去很可愛,我就拿出來抱著了。」馮雪的表情略顯尷尬。

「以後別拿了,這東西不是你的!」

趙剛面無表情。馮雪捉摸不透他,只好點了點頭,不敢說什麼。

「睡吧,太困了……」沒過一會兒,趙剛就發出厚重的鼾聲,折騰了一天,他也累了。不僅是身體累,心也累,女人太多,未必是什麼好事,再聰明的男人都有招架不住的時候。

這一夜,對如涵來說很漫長,時睡時醒幾次,才熬到了天亮。她想好了,哪怕再次受傷,也要探個究竟,到底是誰,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趙剛一再欺騙她!

拖著疲憊的身體,從chuang上爬起來,如涵眼冒金星,跌跌撞撞,幾乎站不穩。

「沈如涵,你要振作,這是虎林,這裡沒有逸雪、沒有表哥,也沒有小楓,嗎,沒有人讓你依靠,你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如涵一次次鼓勵自己,給自己力量,洗漱妥當,打起了精神,推門走了出去,她的目的地是趙剛家,這一次,她沒有猶豫,也無所畏懼!

從賓館到趙剛家,只有十幾分的路程,她走得卻如萬里長征般艱難,腿上的傷,心裡的痛,頭腦的暈厥,身體的疲憊,挑戰她的體力和意志。可沈如涵就是沈如涵,她的eq比她的iq還要高,沒有什麼能將她打垮。

走到半路,她又給劉春艷打了個電話,也就是通過這次通話,進一步驗證了如涵之前的判斷,劉春艷在海城,並沒來虎林!趙剛編造了一個又一個謊言,一直在欺騙她!

掛斷電話,如涵又急又氣,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很快走到了趙剛家樓下,還未等站穩,就見趙剛從門口走了出來,如涵的出現,似乎在他意料之中。

「寶寶,你膽子挺大呀,不怕被她看到?」跟著如涵走到僻靜處,趙剛故作擔心地說道。

「我不怕,別說她不在這裡,就是她在,我也不怕!」如涵怒目圓睜,溫柔氣質全無。

「寶寶,你說什麼呢,劉春艷和文文在樓上呢,不信,你就上去看看!」趙剛料定如涵不會上樓,才敢這樣說。

「哈哈,哥哥,別再開玩笑了,我幹嘛要上樓,上樓去捉姦嗎,去看你床上躺著的女人嗎?我不會去的,我受到的打擊太多、太多了,我沒有力氣再承受這些了。我告訴你吧,昨天打電話時,我和劉春艷撒了個謊,我騙她,說要去你家附近租個房子,上班方便,求她幫我看看,鄰居有沒有房子要出租,她說她今天早上沒事,可以陪我看房子。當時我就知道,她一定在海城,不然,她不會說今天早上陪我看房子,果不其然,剛才我給她打電話,問她在哪兒,她說在家裡等我呢,我找了個借口,說暫時去不了了。她說沒事,她這幾天放假,一直在家,隨時可以陪我去看房。哥哥,我話已至此,你還有什麼話說嗎?!」

在真相面前,趙剛啞口無言,他不得不佩服,如涵縝密的思維非常人能及。若他是劉春艷,也絲毫不會懷疑如涵的說法。他輸了,只好承認劉春艷沒來虎林的事實。

「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能給我個理由嗎?」再堅強的女孩兒,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如涵眼含著淚,強忍著,沒讓它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