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八八章愛?欲?(二更)

第三八八章愛?欲?(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02 09:47  字數:2125

我們必須將「愛」和「欲」區分開來。儘管詞典中錄有「愛欲」一詞,但是「愛」和「欲」desire卻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愛」是無私的,而「欲」是自私的。「愛」是願意做出無私的奉獻;「欲」是希望得到自私的獲取。如果有人說他對某人產生了深深的「愛」而且他不能容忍失去他所深「愛」的對象,那麼他那所謂崇高的愛情其實只不過是一種自私的*而已。許多男女之間的所謂「愛情」其實僅僅是荷爾蒙——一些相當簡單的化合物——在人體和大腦中所激發的、對異性的騷動和*。這種*與人們對某些物質產生的*其實區別不大。你對某種食物有*,你會想把它吃進嘴裡并吞到你的肚子里;你對某個鑽戒有*,你想擁有它並戴在你自己的手指頭上;你對某個男人或女人有*,你就想和他或她建立關係甚至結婚,使他或她成為你的受法律緊緊約束的配偶。有時候這些*非常強烈,人們甚至會不惜為此拋棄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儘管如此,這些*仍然是*,不是愛。檢驗「愛」是否是真愛,或是僅僅是「欲「而已,關鍵就是看它是自私的還是無私的。如果你對某人有*,你是希望你自己得到快樂;如果你愛某人,你會希望你愛的對象得到快樂。你對你所愛者的關係級別應該為+100;而你對你所欲者的關係級別卻可能變成-100。顯然這根本就不是愛。真正的愛是無私的。懷有高尚愛心的人會希望他所深愛的對象能夠永遠幸福和快樂——無論他所深愛的對象走向何方。就像父母對子女的愛一樣。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愛,不僅需要苦尋,更需要守侯。真正的愛情,是一種值得、也需要兩個人用一生固守的事業。

滾滾紅塵中,兩顆心互動、磨合,從最初的靈犀一點到最終的渾然一體的過程。也是兩個靈魂不斷糾纏於吸引和排斥、疏離和親近的過程。這是一個非但不輕鬆而且可以說非常艱辛、漫長的過程。

芸芸眾生,亂huā迷眼。幾經滄桑,幾多變遷之後,多少人為故人飲泣,為舊景緻唏噓?

不懂愛的人,才會把愛當作火燒不盡、風吹又生的草。

愛其實柔韌如絲,利刃難斷,卻禁不起滴水浸蝕。愛,需要你盡乎吝惜地鎖進心靈深處。

為了它唯美的歸宿,又何妨眾里尋她千百度?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嬌玫萬朵。獨摘一枝憐。這才是對愛的本質的切膚認知。對愛的內涵的深度詮釋。

趙剛自認為愛如涵,可他的愛何嘗不是一種自私的佔有,就像當初那篇散文里寫的「如果你不能為你心愛的女孩兒披上嫁衣,就停下解她衣扣的手。」在虎林的家裡。他佔有的如涵,讓她完成了從女孩兒到女人的蛻變,卻沒有好好計劃過他們的未來,讓她終日惴惴不安,甚至為了一個剛剛認識兩個月的、其貌不揚的女孩兒,徹底背叛了如涵的感情,他的愛,便不能稱之為愛了,充其量只是對美的事物的喜歡。

沈如涵。號稱海城第一美才女,卻敗給了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馮雪!可見,對於趙剛這種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來說,婊子比淑女更有魅力!

翻看著手機里的信息,每一字。每一句都讓如涵暖暖的。逸雪:「涵涵,這幾天在忙上嗎?有時間一起吃個飯吧,挺想你的。」

小楓:「涵涵,腿好點沒,給你電話你也不接,快點回來吧,再不回來,我就得急死!」

「兩個傻子,這麼關心我幹什麼,我不是好女孩兒,不值得你們這樣!」想到心酸處,如涵又哭了起來。

在這個時代,很多女孩兒都不把婚前性行為當會兒事,甚至有些女孩兒,會和只認識幾天的男人上chuang,可如涵不一樣,在她內心深處,有著根深蒂固的想法,就是只能把自己的身體交給未來的老公,在和趙剛融為一體的那一刻,她未懷疑過趙剛的誓言的〖真〗實性,她堅信,他會娶她,只不過需要點時間。到如今,即便趙剛要娶她,她也不敢嫁給他了。失去了清白身體,她也失去了自信,面對其他男人的愛,特別是逸雪的愛,她沒有勇氣面對,只想逃避。

逸雪的信息,如涵沒有回復,只是給曉楓回了個信息,告訴他自己沒事,讓他放心,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趙剛的話,如涵無法相信,回想著和劉春艷的談話,回想著趙剛不正常的舉動,如涵仍舊堅持自己的判斷——劉春艷根本不在虎林!

可是,她沒有十足的把握,她不可能闖回家裡探個究竟,她只能躺在chuang上胡思亂想。

「如果劉春艷沒來,這幾天,他究竟和誰在一起?是張楠嗎?是於曼麗嗎?還是馮雪?到底是誰?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魅力,讓他置我的感情於不顧,這樣傷害我,欺騙我?!」激動之下,如涵甚至想守在家樓下,看他和誰一起進門,可這個念頭一閃即逝,她不能作踐自己了,腿上的傷還沒好,何必為了一個不值得的男人,做那種偷偷摸摸的事兒。

和趙剛在一起,她失去了很多,再不能失去她引以為傲的尊嚴了!

「睡吧,沈如涵,什麼也不能把你打垮,好好睡一覺,明天,你要把所有的事兒都問清楚,最後做個決定。」如涵勸慰自己。

空調的風吹得她背上涼颼颼的,如涵打了個寒顫,拉過被子蓋在了身上,她太孤獨了,孤獨到只用被子將自己包裹起來,才會感到自己的存在。

「哥、逸雪哥,我好想你們,我好想回家……」如涵的聲音低沉沙啞,經過如此重創,她還頑強地活著,只因心中還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