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八七章心軟(一更)

第三八七章心軟(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7-02 09:47  字數:2235

「哦?你想多了吧,她不會看到我的,即便看到我,也沒什麼,到今天我才知道,你離婚,和我沒關係,即便有人為此承擔責任,也絕不會是我!」看清了一切,如涵的負罪感少了許多。她開始懷疑自己在趙剛心裡的地位,也明白了他遲遲不肯娶她的原因,他的心裡容了太多的人,到底娶誰還不一定呢!

讓如涵既心痛,又深感恥辱的是,她,《天涯周刊》的美女主編、號稱海城第一美女的沈如涵,竟然不及歌廳陪唱小姐!還要和她們分享一個男人!

「寶寶,你這是怎麼了,說話這麼刻薄。這樣和我說話,你覺得很痛快嗎?」自從看到聊天記錄以來,如涵對他的態度完全變了,他能感覺得到,他也知道,他們很難再回到過去了。

「刻薄?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你不喜歡聽,我就不說了,我們去醫院吧,我的腿好疼,我已經很慘了,不能讓我的腿出什麼事兒。」說這話的時候,如涵的眼淚就在眼眶裡打轉,她忍住了,沒讓它流出來。

「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們去醫院吧,帶你看完腿,我就得回去了。」趙剛嘆了口氣,發動了車。

到了醫院,剛好是前日給如涵上藥的男醫生出診,他還記得如涵,如涵的漂亮,讓他過目不忘。

「這是怎麼了,昨天還沒這樣,看上去好腫?你碰水了嗎,或是走路太多了?」醫生焦灼地問。

「我……可能是走多了吧,出門吃了飯,還逛了會兒商場。」如涵低著頭,不好意思地說。

「什麼?腿都傷成這樣了,還出門?別再出去了,回去以後,躺在床上靜養,想吃什麼,喝什麼。讓你男朋友幫忙就好嘛!」看著如涵身旁的趙剛,醫生笑著說道。

若是在往日,有人這樣說,如涵一定會覺得很幸福,可這個時候,她驀地感到很尷尬,眼前的這個男人,是她男朋友嗎?不是!是她老公嘛?也不是!只是一個玩弄她的感情,險些把她害死的男人吧!

「醫生,她的腿需要換藥嗎。或是做其他的什麼處理?」為了緩解尷尬的氣氛。趙剛問道。

「額。不用的,我看了,傷口並無大礙,只是她走路太多了。刺激到傷口了,不利於傷口的癒合。少走點路就好了」

「哦,既然沒事,我們就走了,謝謝醫生!」和醫生打了招呼,趙剛扶著如涵,一起離開了。

「寶寶,把你送回賓館,我就回去了……」趙剛擺弄著手機。未聽手機響,就見他走到旁邊,好像在接電話。

「春艷,我出來辦點事,馬上就去接你和文文。」

在此之前。如涵並不相信趙剛的話,她堅定地認為劉春艷就在海城。可她突然打來電話,趙剛還說要去接她,如涵開始質疑自己的判斷了。

「難道他沒騙我,劉春艷的確來虎林了?」

又說了幾句話,趙剛就掛斷了電話,向如涵這邊走來,如涵暗自嘀咕,覺得自己冤枉了他。

「寶寶,她打電話了,送完你,我得馬上去接她們了,快上車吧!」

趙剛一副急匆匆的樣子,惹得如涵也跟著著急,二人上了車,趙剛開的很快,把如涵送到了賓館門口,就準備離開了。

「寶寶,想吃什麼,就打電話訂餐吧,今天別出門了,明天送走了她們母子,我來陪你,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可以告訴你!」

趙剛雖然huā心,但並不是毫無良心之人,對如涵撒了這麼多謊,他心裡的愧疚感越累來多,總想彌補她。

「好,我等你,你快去接她們吧,別讓她們等急了。」眼看著趙剛開車離開,如涵才轉身進了賓館。

腿上的傷又脹又痛,她再沒力氣走路,拿起一隻枕頭,把腿墊高,靠著chuang頭看電視。

隨意擺弄著手機,看到十幾個信息,有小楓發來的,也有逸雪發來的,逸雪貼心的問候,讓她很溫暖。

男人的魅力不在於對女人說「你是我的」而是他會說「我是你的」。其實,男人得到一個女人的方式,是把一個完整的自己給她。女人一生的榮耀,不在於有多少個愛過她的男人,而在於某個男人為她放棄了多少誘惑。

從他們在一起的那一天起,趙剛從未把一個完完整整的自己交給如涵,劉春艷暫且不說,他的幾個情人,分走了他的很多時間,他也從未想過,像如涵這樣純凈、專一的女孩兒是多麼渴望一份同樣純凈、專一的愛情。

他是天涯四才子之一,是海城有名的集才氣、帥氣於一身的奇男子,愛慕他的女人很多,但這都不足以成為他腳踏幾隻船的理由,他不顧如涵的感受,隨意偷吃,周旋於幾個女人之間,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

不得不說,他的審美很獨特,他愛如涵,這不足為奇,這樣一個美才女,誰見了都會喜歡。可他竟然對陪唱小姐情有獨鍾,這就很奇怪了,無論是張楠、還是張紅梅、於曼麗,身上都沾染著讓好男人避之唯恐不及的風塵味兒,對男人,她們沒有真感情,她們要的,只是錢,只是名貴的首飾和包包,她們的言語和思想都粗俗不堪,而趙剛偏偏喜歡她們,在和她們makelove時,他能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也許,他和她們,只是一種交易,他要的是可以隨意擺弄的身體,她們要的是一張長期飯票,各取所需而已,只是趙剛太過多情,甚至是濫情,他把人類本能的*,當作了愛情。

愛是什麼?誰也說不清,但都能感受得到。情到濃時,愛人之間,會渴望發生親密關係,但沒有交流,沒有關愛,一見面就上chuang,上過chuang就dbye的絕不是愛情!只能是肉慾!愛會讓人產生*,但有*卻不一定要愛情,真正的愛是包容,是一種責任,需要時間來培養。而*,只是一個人的本性。愛是培養出來的,而人的本性是天生的。這就是愛和*最直接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