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八零章心如刀割

第三八零章心如刀割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27 10:39  字數:3365

?

感謝k哥的和氏璧和可愛的小粉,感謝超人哥、毒哥風雨無阻地支持,感謝勛軍哥的禮物,感謝大奔的精彩點評!)

「不回家了,我怕你回去了,又不想走!」趙剛說了一個再牽強不過的理由。

「不,我要回家,我不要去賓館!」如涵立即反駁。

趙剛不能容她再回家,邊開車邊找,在一家賓館門口停下,如涵看得出,他態度堅決,決計不會待她回家,沒辦法,總不能露宿街頭吧,只得跟著他,進了房間。

房間里有兩張床,若是在之前,如涵一定蹦跳著躺在趙剛身邊,可今天,她覺得他好臟,只想和他保持距離,存在於她心裡幾年的高大俊逸的形象倒塌了,那種失望、落寞,咬噬著她的心,比刀割還難受。

「寶寶,怎麼不過來,怎麼不和我一起睡?」趙剛躺在chuang略顯疲憊,眼皮打架。

如涵默不作聲,趙剛起身走了過去,把她抱了起來,放到了自己的chuang上。

「好了,別亂想了,睡覺吧。」

就這一瞬間,就在趙剛摟住她的一瞬間,如涵猛地坐起來,拿起床頭的礦泉水瓶,狠狠地扔到地上,「砰」的一聲,壓抑的情緒得到了宣洩。

「寶寶,不要再鬧了,這一天就在鬧,再鬧,我就要生氣了。你知道我為什麼忍受你這麼鬧嗎?換做別人,我早走了!」

趙剛問道,可沒等如涵回答。他自己便回答了:「因為我愛你,我愛你才容忍你!」

「愛我?真的愛我?」如涵目視前方,看也不看趙剛,幽幽地說。眼神里滿是哀怨。在她的字典里,愛是專一,愛是唯一,愛是一心一意。愛是一生一世一輩子,只愛一個人,絕不是這樣腳踏幾隻船,用背叛和欺騙傷害所謂的自己愛的人!

這一夜,躺在趙剛肩膀上,如涵睡得極不安穩,時而醒來,聽著身邊的鼾聲,感覺好陌生。她想離開。給趙剛時間。讓他坦白。而他坦白之後該怎麼辦,她還沒想好。

第二天一早,吃過了早餐。趙剛便把如涵送到了車站,臨上車前。如涵對趙剛說:「老公,我給你點時間,希望明天晚上,你能告訴我想知道的一切。」

趙剛是個聰明人,如涵話中有話,他早就猜到,如涵知道了什麼,他點了點頭:「好,我會考慮,明晚告訴你答案。」

如涵上了車,甚至不願看趙剛離去的背影,她閉上了眼,身心疲憊。幾個小時後,車停在了海城車站,回到了家,媽媽就打來了電話,第二天是端午節,沈峰夫婦要到海城過節,新房子快裝修好了,再過一段時間,他們就能搬過來了。

父母來海城,給如涵的心平添了幾許慰藉,躺在家裡的大chuang上,想睡也睡不著,那幾個女人的照片,趙剛和那幾個女人的對話時刻在她眼前顯現,讓她幾乎瘋掉,讓她失去了理智,她再也等不及了,拿起手機,用顫抖的手輸入了一段文字:「張紅梅、於曼麗、張楠、徐雯……都是你的女人吧,趙剛!」

把信息發了出去,如涵如釋重負,沒想到,趙剛很快回復過來,不過,不是表示歉意的話,而是一段冰冷到不能再冰冷的斥責:「沈如涵,你行呀,忍了這麼久,看了我的東西,一直忍著,真行呀!」

趙剛的反應,讓她立即明白了,她在她心裡的位置,遠遠不及張楠、張紅梅、於曼麗其中的任何一個,他對她,沒有歉意,只有惱羞成怒!

第一次,兩人用發信息的方式,吵得不可開交。

第二天是端午節,如涵無心過節,只想著早上和家人吃上一頓飯,就去虎林找趙剛,她要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對她是多麼大的傷害。

每年的端午節早上,如涵都會和爸媽一起外出踏青,今年也不例外,只不過,她心事重重,只是早點回家,吃過飯,奔赴海城車站。

要想離開家人,總要找個合適的理由,沒辦法,如涵只好和沈峰說要和朋友出去玩,劉玉華雖然捨不得女兒離開,但也不好阻止,只得隨他去了。

節假日期間,從海城到虎林的車票很難買,沒辦法,如涵只得從黃牛手裡買了張高價票,車開得很快,一路上,如涵都在和趙剛通話,不知是出於愧疚,還是想讓如涵發泄夠了,再徹底把她甩掉,趙剛聽著如涵的指責和質問,沒有表現出哪怕一絲一毫的不滿,說痛快了,心卻依然難受。

趙剛並不知道她已返回虎林,無意中和如涵說,他正在明月洗浴中心,下了客車,想到車站離趙剛家不遠,如涵便準備步行前往,也算是散散心,讓她吃驚的是,明月洗浴中心就在客車站附近,趙剛的車正停在門口,為了儘快見到趙剛,如涵便守在門口等候。

沒過多久,就看到身穿粉色t恤的他走了出來,這件粉色t恤,是她送他的第一件禮物,去年的6月25日,他們一起坐在摩天輪上,她穿的就是這件衣服。

沒想到如涵會回來,更沒想到如涵會出現在洗浴中心門口,趙剛如臨大敵,三步並作兩步跑到車前,想把車開走,躲開如涵。

如涵忙的跟著他,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

「我們電話里不是說的很清楚了嗎?你怎麼又來了?」趙剛極不耐煩。

「我想知道這是為什麼,你為什麼要背叛我的感情,難道我對你不夠好嗎?」不管趙剛想不想回答,如涵直接問道。

「哼,沒有為什麼,既然你什麼都知道,我想解釋什麼都不行了。」趙剛說的很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