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七四章放縱的後果

第三七四章放縱的後果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21 14:12  字數:3549

看都不敢看那個男人一眼,馮雪紅著臉再次從地板上爬了起來,一溜煙衝出浴室。

啪——

看著迫切閉合的門,趙剛忽而嘴角一揚,那原本難看到了極點的臉色瞬間風和日麗了起來。

只是很快又陰沉了下來,看著某處疲軟的地方,這個該死的女人,要是讓他不舉了,他非弄死她。

馮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了浴室,又是怎麼穿上衣服的。

總之頭懵的什麼都不知道了。不但忘記穿了nei褲,就連睡衣的扣子都扣的錯了位。

臉頰滾燙,大腦懵懵的。此刻她羞於面對趙剛,直接縮進被子里,將自己捂了個嚴實,可對於剛才的某些畫面,某些感覺,卻是清楚的在腦海里不斷回放著。

那羞人的一幕,就像是深深的烙印,怎麼努力都磨滅不掉。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她快不要活了。

手捂住紅燥的臉頰,隱隱能夠感覺到手指抓過某處的那種感覺,只覺得全身像是置身在火焰山上,更是羞得渾身灼熱。

她竟然用摸過那個男人那個地方的手,摸了自己的臉?

而且,她都沒有洗過手!

不知怎的,馮雪就是喜歡趙剛,在和趙剛在一起前。和如涵一樣,她也是個不經世事的小女孩兒,她用身體引誘趙剛,卻沒想到。在她略顯青澀的引誘下,趙剛竟然和她上了bed,而今又主動和她做那事兒。節奏如此之快,她竟然無法掌握了。

她怎會知道,對於趙剛這個情場老手來說,她是個再青澀不過的小女孩兒,她的那些伎倆。趙剛早已識破,只不過,他很樂意同她做一場遊戲,這麼年輕的女孩兒主動送上門來,他何樂而無為呢!

她尷尬窘迫的拿開手,心裡各種鬧堵。

馮雪緩了好一會兒,某處才沒有那麼痛了。

趙剛扯過一塊浴巾攔腰圍住自己,帶著滿足感走出浴室。

剛到卧室門口,就聽到到chuang上緊張喘息的聲音。

馮雪將自己包裹成一顆粽子,嚴絲合縫。看著這樣的她,趙剛竟然覺得好笑,不過他只是在心裡笑了笑,表面上還是很威嚴。

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他走出房間。

這個該死的女人最好慶幸他這裡沒事

一個下午,趙剛的某處都很痛。連日來,他不是和張紅梅在一起,就是和馮雪在一起,恐是放縱過度,身體的某處吃不消了。

考慮再三,他還是決定去醫院檢查一下。

下午,虎林男科醫院,醫生戰戰兢兢一頭冷汗的在為他檢查著受傷的某處。

他則是一臉黑沉,陰的都能滴出水來。

該死,被男人摸自己的那個地方。讓他噁心。

這恐怕是那個女人害的,看他一會兒怎麼收拾她。

檢查完,醫生小心彙報「趙先生,您只是受了刺激。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但是需要多休息一段時間。」

「確定?」趙剛冷聲問。

「確確定!」醫生戰戰兢兢的回答「不過」

「不過什麼?」

醫生看了下趙剛的臉色,吱吱嗚嗚的不敢說,生怕說出來惹到趙先生,鬧出什麼醫患糾紛來。

「說!」

醫生腿一抖「不過您,您需要休息休息一段時間,那方面的生活最好不要有。以免再次受到刺激,真的導致不舉。而且」

下面的話,醫生不好說。

「而且什麼,快說呀!」趙剛催促道。

「而且你好了之後,最好不要嘗試刺激的方式,不然,會再次受傷。嚴重了,甚至需要做手術」醫生為難至極,不過出於職業〖道〗德,還是說出了該說的話。

「」診室內,趙剛英挺的輪廓更是沉了又沉,骨節嘎嘎作響。

醫生離開後,趙剛一臉暴戾,余怒尚在,他整個人如同從地獄來的索命修羅!

趙剛走後,馮雪就躺在chuang上,想好好睡一覺,可她哪裡能睡著,她瞪著眼睛看棚頂,她甚至有點後悔,不該招惹趙剛。

前一晚沒睡好,這一天她的頭都沉沉的,眼袋很重。加上中午摔了一跤,渾身都痛。

她撩開被子,脫掉身上的睡衣一看,眼睛瞪著,大到不能再大。

她身上到處都是大片的淤青,中午羞的頭懵了,她竟然都沒感覺到疼痛。

此刻,她只是輕輕的一碰,就痛的直擰眉心。

還好,沒摔斷骨頭,這是她唯一能夠安慰自己的地方。

看了眼牆壁上的掛鐘,才四點,她撐起酸痛的身體走下chuang。

嘶——

她痛得齜牙。就是稍微的動一動,都這麼的痛!

中午那一下可摔的真重。

好不容易強扯著身體走進浴室,她站在鏡子前看著自己。

那些羞人,丟臉,激情的畫面即刻又像是過電影一樣,在她大腦里閃動著。

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怎麼樣?中午他似乎很衝動,做完那事兒後臉上的表情很扭曲,莫非

想到此,馮雪的臉頰再次染上一抹紅。

她就有點心慌,她是真的有點擔心他的那兒被自己給

要是真的出了什麼狀況,她恐怕難脫其咎。

死就死吧,反正不是她的錯!這一次,不是她引誘他,是他主動。而且還在浴缸里

不過,他應該沒那麼脆弱吧?

馮雪使勁晃了晃腦袋,想要揮去這亂七八糟的想法。

擰開水龍頭想要衝把臉,可手臂一動就扯得她渾身都抖。

看來她得一會兒去趟藥店買點藥膏。

她身體疲倦。洗了臉,又躺在了chuang上。拿起床頭的一本書翻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