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七三章征服她

第三七三章征服她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19 23:27  字數:3502

??

趙剛一臉壞笑,吃夠了徐雯的苦頭,這一次,他要佔有絕對的主動權,絕不能讓馮雪牽著鼻子走,既然走出了這一步,她心甘情願做他的g伴,他就讓她好好履行她的責任。

「唔……嗯……」

很快,馮雪就投入了角色,整個房間都充斥著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僅僅一個晚上,趙剛和馮雪的關係發生了實質性的變化,速度快的驚人。完事後,看著躺在身邊的馮雪,趙剛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又和一個女人發生了關係,而且這個女人還是自己的女下屬,不過,事已至此,他不再多想了,畢竟,馮雪對男女那事兒的領悟力讓他很滿意,不像如涵,完全放不開,身體羞澀而僵硬。

這日,因為公司事情多,趙剛不得不去上班,馮雪被趙剛准了假,一個人悠閑地呆在他家裡。看看電視、上上網。

對於前一晚無意中看到的y大碗,馮雪十分好奇,鬼使神差般的,她打開了趙剛的衣櫃,希望能從中發現線索。

如涵的衣物,趙剛藏的很好,都放在了一個大箱子里,上了鎖,還設置了密碼,唯有一樣東西,他忘了收起來,就是如涵特別喜歡的一對兒穿著婚紗和燕尾服的熊。馮雪料想,這一定不是趙剛的東西,他三十多歲了,就算再幼稚、再天真,也不可能喜歡女生喜歡的東西。馮雪斷定,一定還有一個女人,來過趙剛家。並且和他關係親密。

翻過了柜子里的東西,馮雪不動聲色地把那對兒小熊原封不動地放了回去。

走回了客廳,繼續上網,在qq上閑聊。

不知不覺就快到中午了。她想著舒舒服服沖個澡,再給趙剛準備午餐,因為趙剛說,他中午要回來吃飯。

她脫下了趙剛寬大的襯衫,裸著身體進了浴室,放好了水。將自己豐潤的身體泡在了浴缸里。因為太過舒服,所以她忍不住嚶嚀了聲。

閉上眼享受著熱水帶給她的這份暖意,全然不知趙剛已經開了房門,聞聲走到了浴室門口,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如看到獵物般盯著她。

前一晚,趙剛就看過她的身體,只是從來沒有像此刻看得這麼清晰,身體的每一處,每一寸都暴露在他眼前,而且還是那麼的清楚。

此刻的她。散發著二十齣頭的女孩兒特有的氣息。

高聳的雙峰,粉紅的ru尖,豐潤的腰身,小麥色的肌膚上被熱氣氤氳出一層櫻花般淡淡的粉紅,水流順著她豐滿的身段延伸而下,滑過的地方充滿著you惑。

馮雪不是很美。這是他一直都知道的,如涵的美勝過她不知多少倍,但是,他從來沒有對哪個女人有過強烈的性慾。

此刻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他的目光竟然異常的幽深晦澀。

許是趙剛的目光太過具有穿透力,許是他的男性氣息又太過濃烈,讓閉著眼的馮雪莫名有種異樣的感覺。

她突然睜開眼朝著那道炙熱的光束看過去,當看到斜靠在門上的趙剛時,她當場怔愣在了那裡,她太過意外。以至於大腦懵的沒了思考的能力。

「很舒服吧?要不要一起洗?」趙剛低沉、渾厚又富有磁性的嗓音,像大漠里傲然矗立的一株植物,充滿了you惑,卻也涌動著一股暗傷!

震懾的嗓音抽回了她的思緒,驚慌失措的對上他的眸。眼前一張完美狂妄的臉龐映入她眼球。

下一秒,心跳到了嗓子眼,驚叫聲幾乎是衝破喉嚨就肆意而出。

手下意識的摸向身旁,她以最快的速度抽過浴巾將自己光裸的身體包裹住。

紅透了臉,看著他,舌頭打結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你……你什麼,什麼時候進……來的?」

「你覺得我是什麼時候進來的?」趙剛很奇怪,前一晚,這個女人是那麼主動,這會兒竟害羞起來,他不懂,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女人。「難道你以為我會來偷看你洗澡?還是故意進來想對你做點什麼?」

這話讓馮雪更加不好意思,臉燥紅的都能燙出一層皮來。之前勾引趙剛上g,馮雪是準備好了的,每個環節都考慮周全,而這個時候,趙剛突然出現,把她從頭到腳看了個遍,是她沒想到的,出於女人的本能,她十分害羞。

越想越是臉紅,越想越覺得難堪,都恨不得此刻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可,他既然回來了,怎麼都不吭聲?還直觀了自己洗澡的全部過程。

馮雪紅著臉,壓低聲說道,「我洗完了,你來洗吧!」

趙剛的唇角不屑的挑高:「馮雪,這還是你嗎,昨晚的你到哪兒去了,不就是一起洗澡嗎,你怕什麼,我們什麼都做了,你還怕和我一起洗澡?」

「你……」馮雪被堵的說不上話來,也顧不上和他去爭理,想到自己此刻的羞窘的處境,手緊緊拽住身上的浴巾就要離開。

剛走到門口,手腕忽然被橫過來的一隻手狠狠扣住,將她用力一帶,她整個人就被粗暴的拖進了浴缸里。

噗通——

水聲四濺,馮雪受驚的在浴缸里掙紮起來,裹在身上的浴巾在她掙扎的時候,松落的掉在水裡。

「啊……你,剛,你放開我,好痛的……」她掙紮起來,一手使力的去掰他的手,可是不管怎麼使力都沒用。

水花飛濺到趙剛的臉上,將那堅毅的輪廓襯得越發冷漠。

他俯下臉,虎口死死掐住她的下頷,雙眸緊盯著馮雪,那眸子透出的光束寒的都能滲出冰渣來。

「馮雪,既然要做我的情人,就要聽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