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六九章喂她喝奶奶

第三六九章喂她喝奶奶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16 06:32  字數:3441

「哈哈,媽,你還不知道,我們家涵涵和小雪花……」卓君看著逸雪和如涵,狡黠地笑著。

沈梅和秦朗都聰明得很,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二人相視一笑,忙的讓逸雪和如涵過來坐下。

對逸雪,沈梅和秦朗都十分滿意,早就想撮合他們,這會兒得知他們在一起,自然開心。

「涵涵,你怎麼樣,還發燒嗎?」在沈梅面前,卓君故意這樣問,想引出下面的話題。

「什麼,涵涵發燒了?怎麼不和姑姑說?」沈梅面露急色,關切地問。

「已經沒事了,好多了,姑姑不用擔心。」

「媽,你不知道,涵涵生病期間,都是逸雪在照顧,不然,怎麼好的這麼快。」卓君唯恐沈梅不知道,接著說道。

「哦,是嗎,辛苦逸雪了,卓君,你多點些逸雪愛吃的菜,好好犒勞一下逸雪。」沈梅滿臉慈愛,看逸雪的目光愈加柔和。

可以說,逸雪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如涵家人都喜歡他,只要他能攻陷如涵這一關,那麼,把如涵娶回家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兒。

小雪花的丈母娘戰略有效,姑姑戰略同樣有效,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沈梅、秦朗夫婦早把逸雪當成自家人了,在一起吃飯絲毫不顯生分,隨意得很。

吃完了飯,卓君提議。讓逸雪帶如涵回家,繼續照顧他。這正中逸雪下懷,心中暗自感激卓君:「秦卓君,你不愧是我哥們,我怎麼想的,你都知道。」

沈梅和秦朗都沒有意見。料定逸雪有分寸,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兒來。

逸雪笑著答應著,帶著如涵離開了,二人回到家,見時間已晚,逸雪想到如涵剛剛恢復,身體虛弱,便催促她早點休息。自己也回到客房休息。

如涵準備沖個澡,再舒舒服服地睡到天亮,她吸取了上次的教訓,把門鎖好,沖完澡,把自己裹的嚴嚴實實的才開門出來。

「叩叩叩」

「進來」。如涵會心一笑,小雪花進步很快,不隨便進來了。已經懂得敲門了。

門被打開了,逸雪拿著一杯牛奶,嘴角帶著笑意。

「涵涵。要睡了吧,給你送杯牛奶,喝完了再睡。」逸雪把杯子放在chuang頭的柜子上,轉身要走,房間里滿是如涵沐浴後的薔薇香味兒,撩撥著他脆弱的神經。他不敢多留,生怕再做出什麼壞事。

「等一下,逸雪哥。」如涵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叫住了逸雪。

「哦?」逸雪轉身,驚異地看著如涵。

「我要哥哥喂我喝奶。」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和興緻,如涵嘟起櫻唇說道,樣子十分調皮、可愛。

「啊,喂你?」逸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驚又喜。

「嗯,喂我。」如涵點點頭,肯定地回答道,濕乎乎的秀髮披在肩上,發梢時不時掉著水珠。

沐浴後的女人最迷人,更何況是美人出浴,如涵哪裡懂得這些,毫無顧忌地說道,豈不知,他的這番不經意的撩撥,已讓逸雪不能自持了。

他強抑心中渴求,走進了如涵,輕輕捏了捏他的小鼻子:「好,哥哥喂你喝,不過,在喝奶之前,要把頭髮吹乾,喝完奶就可以睡覺了。」

逸雪拿起桌子上的吹風機,插上插座打開,走向她身後,大手捧起她一束頭髮,有模有樣地吹著。

如涵僵了僵沒動,小雪花哥哥竟然會給她吹頭髮,他對每個女人都這麼好嗎?

不一會兒,頭髮已經算幹了,逸雪用手指輕輕摩挲著她烏黑的秀髮,繞幾個圈在手中玩著。突然,從如涵身後環住了她的腰,灼熱的氣息噴薄在她的脖頸處。

如涵不禁顫了下身子,看著鏡子中逸雪俊美的臉龐,下巴抵在她的肩上,眯著眸子,溫熱的氣息盡數打在她敏感的脖頸處。

「我的涵涵好香……」逸雪神情陶醉,眼神-魅惑。

「我……用了薔薇花的沐浴液。」如涵挪了挪身體才知道根本不能動彈。

「嗯,這味道很適合你。」逸雪輕嗅香氣,不斷提醒自己要保持理智。

「來,把牛奶喝光,然後就舒舒服服地睡一覺,明天依舊睡到自然醒,哥哥不會吵你。」逸雪輕攬如涵纖腰,讓她坐在chuang上,又把杯子放到她嘴邊,想喂她喝下。

「哥哥,我是逗你的,不用你喂啦,我自己會喝。」沒想到逸雪當真,如涵羞赧地笑著。

「我不管,涵涵讓我喂,我就喂,不過,我需要去買個奶瓶了,不然這樣不好喂。」

說笑間,逸雪看著如涵把牛奶喝光,才放心地拿著杯子離開。

清晨,如涵睡得很熟,雙目緊閉,又長又密的睫毛像兩把小刷子,白凈的皮膚看上去如雞蛋膜一樣吹彈可破。

落地窗邊絲柔質地的窗帘透著几絲光線,照射到chuang邊,逸雪蹲在如涵身旁,臉部的輪廓像一尊精心雕琢的雕像一般,他俯下身,呼吸輕輕地掃過如涵的臉頰。

如涵敏感的肌膚像是有小螞蟻爬過一般顫了顫。

她沒有醒來,下意識地側過身繼續睡。

看著她可愛的表情,逸雪的大手不自覺地在她纖細的腰肢上摩挲著。另一隻手慢慢爬上她嬌滴滴的紅唇,輕輕地摸索著。

他不自覺地嘴角勾起一個戲虐的弧度,湊近她的耳畔揚起低潤的嗓音:「涵涵,哥哥去上班了。」

如涵「嗯」了一聲,她正睡意濃呢,揚起嫩白的小手推開了逸雪在她腰上的大手,捲縮了身體,拉了一下真絲被繼續睡。

逸雪想到她可能累了,便沒再吵她,在她的額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