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六四章偶遇辰逸雲(二更)

第三六四章偶遇辰逸雲(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11 23:06  字數:2397

梁欣一邊思度著,一邊向外走,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逸雪身邊的女孩兒是誰,可是,如涵的面孔她倒是看清了。

那張清麗脫俗的臉,讓她眼前一亮,不禁暗自讚歎,可即便是這樣,她也不肯罷休,逸雪這個金龜婿,她是釣定了。

眼看著逸雪二人離開,梁欣不好上前,氣的牙痒痒,心裡又想好了主意,去勾-引逸雪。

外面,天氣不爭氣,淅淅瀝瀝的小雨已經一滴滴地落下。

「涵涵,咱們先回去吧,雨停了再出去。」

雨越下越大,逸雪站在雨中,閉上眼睛,任由雨點打在他的臉上,身上。想到車停在遠處,如涵身體剛好,逸雪不忍她淋雨,便攔住如涵不讓她走。

「不嘛,逸雪哥,我們一起跑過去,我喜歡淋雨!」如涵很〖興〗奮,掙脫開逸雪的手,向前跑去。逸雪只得跟在她身後,隨她瘋狂。

雨很大,剛跑出去幾步,逸雪黑色的西裝已經濕了一大半,頭髮濕的沒有了原來的髮型。

「涵涵,你等一下,別跑那麼快!」

逸雪高聲喊道,加快了速度,拿出車鑰匙,開了車。,…,如涵柔順的黑髮被雨水大濕,額前的劉海也像焉了的huā朵垂在一邊,濕答答地滴著水。在這麼大的雨中,踩著一雙高跟鞋真是不容易。

「逸雪哥,你的樣子好好笑!」如涵嬉笑著上了車,看著逸雪。不禁笑出聲來。

「你呀,就是個調皮鬼,病剛好就淋雨,怎麼能行!」逸雪拿出一條幹毛巾,一邊幫如涵擦頭上的水,一邊責備道。

「好冷……」。剛剛還興緻勃勃的如涵,輕聲呢喃,隨即打起噴嚏來。

「怎麼了。涵涵?」見如涵淋這麼濕,逸雪心裡暗自擔心,唯恐她再發燒。

「我……」如涵看了他一眼。「感覺好冷好冷……」

逸雪把熱空調打開,讓車子里暖暖的。

想到車裡還有件衣服,逸雪伸手到后座位上拿了過來:「快,把這衣服披上。」在此之前,他從沒有把自己的衣服給任何女人穿過。

逸雪的目光掃向如涵,被雨淋濕的衣服黏在她身上,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身材。真是令人遐想。

如涵剛想拒絕,逸雪就故作邪惡地說:「涵涵,你要是不換。哥哥幫你換了。」,…,如涵看著自己身上濕了的衣服。蹙了蹙眉,她是應該換一件衣服了,不然要幾十分鐘才能到家,非病了不可。

怕如涵害羞,逸雪背過身去,在西裝的遮掩下。如涵脫下了襯衫,直接把西裝穿在了身上,為了不走光,把最上面的扣子都扣的嚴嚴的。

逸雪發動了車,見路上的車不多。便加快了速度,到了家。見身旁的小女人已經睡著了,嘴角還掛著甜美的淡笑。逸雪停好了車,輕輕橫抱起如涵,跑著進了別墅。

「逸雪哥,不是要送我回家嗎,怎麼又到你這兒了?」如涵在他懷中醒來,輕聲問道。

「你在這兒,我才放心,等你徹底好了,我再送你回去。」

逸雪憐惜地看著她,把她放在了卧室的chuang上,一個人走了出去,吩咐張媽給她找來乾淨的睡袍,幫她洗個熱水澡。

如涵本就生病,再加上被雨淋,身體虛弱,洗完澡就睡下了,逸雪依舊睡在沙發上,便於照顧她。

第二天一早,陽光從落地窗透過房間,逸雪在睡夢中醒來,看了看一旁的小女人還在睡著,輕輕地走到了chuang前。

逸雪細細地觀察著她小臉,飽滿的額頭,精緻的五官很漂亮,紅唇誘人,真的恨不得把她抱在懷裡……

逸雪敲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他想什麼,要真是這麼做,這個小女人肯定會不理他。再說,他怎能強迫她。

想到去公司處理完公務,還要去奶奶那裡,逸雪起身換好衣服走出了卧室,到門口,他回頭看了如涵一眼,見她睡得香甜,不由得笑了。有她的清晨,真好!

逸雪下樓吩咐了張媽一番,就拿著包出門了。他走後,過了許久,如涵才醒來,下樓吃早餐。吃完了早餐,便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雜誌。

「沈小姐,您的電話。」張媽急急忙忙跑來。

啊——

如涵猜是逸雪打來的,接過電話「喂」了一聲。

電話那頭不說話,如涵詢問:「請問你是……?」

「你說呢?」逸雪柔聲說道。

「逸雪哥,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工作嗎,怎麼給我打電話?」

「涵涵,你吃過飯了吧,我這邊有點事兒,等會兒我讓司機去接你,咱們一起去我家看我奶奶。」,…,如涵答應著,待掛斷電話,便開始梳洗打扮。

中午,司機把如涵送到辰氏集團門口。天氣很好,高聳的大樓映襯著藍天,無疑是一副極美的畫面,如涵不禁仰起頭,享受這美好。

「哎喲。」如涵感覺撞到什麼人,回頭說了聲「對不起。」打算繼續走,可背後傳來一個明朗的聲音。

驀然回首,是一個看上去跟她差不多年紀的男人,隨意地打量了一下,男人穿得很休閑,手中拿著一台黑色的數碼攝像機,精緻的五官,一雙邪魅的桃huā眼正看著她,嘴角牽起一抹淡淡的笑。

這……不是在生日會上看到的人嗎?辰逸雪的堂哥辰逸雲!

不經意間,如涵的眼神撞進他深邃的眼睛裡,突然一怔,愣了幾秒就立刻回過了神,雖然還是有些不自然,但她盡量保持淡然,打算回頭繞開他繼續走進白氏大樓。

「沈小姐,請留步。」男人磁性的焦急聲線響起,聲音中慢慢的是急匆匆的著急。生怕一個不留神,如涵就突然在他的眼前消失了似的。

如涵原本走著的,一聽他這麼說,只好停下了腳步。,…,如涵蹙著眉頭回頭,一副狐疑的樣子看著他,不知道他有什麼事。

「沈小姐,能……」。話說這頓住了,男人的打手抬起,緩緩地往上,忽然地就停住了,眼神餘光留在了她的手上,飽含著乞求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凄涼,嘴角依然勾起淡淡的弧線,可誰又知道,他心裡是多麼苦澀的笑:「沈小姐,你是來找逸雪的嗎?」

如涵疑惑地看著他,他俊朗的臉龐,如春天般溫和和煦,一直看著她,那神情,和逸雪竟有些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