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五九章為你傾心(一更)

第三五九章為你傾心(一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10 12:13  字數:2253

這帶著隱忍的口吻,讓懷裡的如涵霎時呆住了,她猶如受驚的小獸一般,脹鼓鼓的腮,胸脯在劇烈起伏,身子卻是僵硬不敢再亂動了。她能從他眼中看到一種渴求的火焰,好像能將她整個燃燒焚盡一樣……兩人這麼密不透風地緊貼著,她還沒來得及穿衣服的,而他只穿著薄薄的襯衫、長褲。

「逸雪哥,我……我沒事了,你不用管我……」她水潤的瞳仁微微泛紅,她是真的害怕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她清澈的眼眸直直透出她的內心世界,這麼零距離地抱著,他能看到她眼中包含的擔憂、羞澀,全都那麼真實,這一秒,他柔軟的心更加強烈的顫動,隨之升騰起濃烈又熟悉的情緒……是疼惜么?

逸雪將如涵頭的枕頭整理好,又將被子蓋到她身上,把她包裹得密不透風,像粽子一般。

「涵涵,聽哥哥的話,乖乖的,別再動,給你打了退燒針,現在需要發汗,等你出汗了,燒就退了。」就算他再愛她,也不忍心對她做什麼,更何況,她還在發燒。

憐愛,覆蓋了逸雪那張俊美無暇的臉,前一刻的*消失不見,只剩下滿滿的疼惜:「乖乖養病,等你好了,哥哥帶你出去吃好吃的。」

如涵怔怔地望著眼前的男人,他是那麼貼心地照顧她。無微不至,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似乎感覺不再那麼熱,精神也恢復一些……

如涵蜷縮在被子里,感覺到身上裙子似乎穿的不夠整齊,輕輕掀開被子一看,不禁羞紅了臉。

「逸雪哥,我好睏。想睡了。你也去休息吧,我沒事的,好一些了。」

逸雪點了點頭,又摸了摸她的額頭,才走了出去。

「張媽,你出去多買些新鮮的水果,等涵涵醒了,洗給她吃。」

逸雪吩咐在門外站著的張媽,如涵只聽到這一聲。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不知過了多久,如涵感到一隻溫暖的手撫上了她的額頭,她漸漸清醒過來。睜開眼。逸雪正坐在g邊。目光溫暖而明媚。

「我剛剛摸過了,我的寶貝涵涵退燒了,我讓張媽給你熬點粥,等會兒餵給你吃。」

「逸雪哥,我不想吃白粥,我想吃好吃的。」如涵笑得很調皮。語調嗲嗲的,逸雪聽得出,她在撒嬌。

「好!涵涵想吃什麼都行,不過,現在剛剛退燒。要吃些清淡的東西,不然。對身體不好。」逸雪就像在哄小孩子。

隨後幫她掖好被子,走出卧室,吩咐張媽做粥。沒過多久,張媽就端著托盤上了樓,托盤上有一碗白粥,還有兩個清淡的小菜。張媽正要喂如涵,卻被逸雪搶了過來。

「謝謝你,張媽,我來喂涵涵就好,你出去吧。」

張媽自然懂逸雪的心思,笑著答應著,走了出去,卧室里依舊是他們二人。

逸雪拿過一隻靠枕,放在如涵身後。

「涵涵,張開嘴,我喂你吃,吃飽了,就有力氣下樓了。躺了這麼久,你改出去透透氣了。」

逸雪唯恐如涵著涼,又拿了一件衣服把她包了起來,如涵咬著唇垂著眼,不敢抬頭看逸雪,逸雪不知,她的眼眶中有著眼淚,從來沒有一個男孩兒,對她這般好。

逸雪的身體微微前傾,輕吹勺里的粥,一勺一勺餵給如涵,又夾了些菜,直到如涵不想再吃,才把碗筷放到了一邊。

他修長而精緻的手指微涼,緩緩撫上她的臉頰,輕輕發出嘆息:「涵涵,你真美,我真想一輩子把你留在身邊。」

說著,逸雪漸漸靠近她,男人的氣息就這麼毫不遲疑地竄進她的所有感官。

她竟然不想抗拒,甚至主動迎合。

驀然間,逸雪只覺得大腦一陣血氣上涌,呼吸也越發急促。

身體的渴望,壓制在了胸口,生生地抑制住自己,但內心卻想要得到更多。

逸雪撫摸著如涵的背,想更進一步。

注意到如涵的小臉上兩行眼淚從眼角落下,直至髮鬢,流進頭髮里。梨花帶雨的小臉兒,在卧室昏暗的光線下,顯得尤其得楚楚可憐。

「涵涵,我……」逸雪的心底猶然生起了一抹心疼。

如涵欲拒還休,小手抵在逸雪的胸膛上,想阻止他的動作。

「叩叩叩……」

突然,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逸雪咬咬牙,是誰啊,現在打電話來,逸雪話到嘴邊又咽下。

「先生,您的電話,是老夫人打來的。」張媽恭恭敬敬地解釋了一下。

「知道了。」逸雪沒辦法,只好放開了身邊的可人兒,匆匆走了出去。

如涵見他走了,擦了擦眼淚,把被子推到了一邊,穿好了衣服。

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這個樣子,不忍拒絕他。

逸雪—這兩個字在如涵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不行,一定要剋制自己,不要再去想他,我已經和趙剛在一起了,不能再接受逸雪,對他不公平!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米色的真絲被把身體遮住了一半,兩隻白皙的手臂和兩條纖細的雙腿露在了外面,有些冰涼。眼睛閉著,看似十分乖巧安靜。

逸雪從書房回到卧室,看到了小女人這個樣子,嘴角不由地上翹,露出一個漂亮的弧度。

涵涵,你很美,真的很美……

突然,逸雪的心咯噔了一下,彷彿又回到了初戀年代,初戀,是他難以抹去的傷,卻又分外甜蜜。

自從和初戀女友分手後,逸雪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縱使有女人獻殷勤,他也絲毫不為所動。哀,莫過於心死,逸雪的心並沒有死,只不過暫時塵封起來,遇到了心愛的人,便被打開了,而如涵,就是開啟他塵封的心的人。

見如涵熟睡,逸雪走向浴室,沖了冷水澡,他讓自己清醒,初戀的傷痛,早該過去,他要徹底忘記過去,迎接一段美好的生活,而如涵,就是新生活的女主角。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