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五八章愛上小雪花?

第三五八章愛上小雪花?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08 23:15  字數:3283

如涵的話,惹得逸雪發笑,這個小丫頭,看來是酒後吐真言了,他只是摟著嘉瑜的腰,和她跳了一支舞,她的反應就如此強烈,不是吃醋,還是什麼?

走到洗漱間,逸雪拿過一條濕毛巾,給如涵擦臉。

「你這個小調皮,明明沒有酒量,還要喝紅酒,早知道你這麼在意我,我就不和那女人跳舞了」看著如涵紅撲撲的小臉兒,逸雪深感自責。

「小雪huā,你去抱那個女人去呀」朦朧中,如涵斷斷續續地說著話,漸漸地沒了聲音,逸雪的chuang太舒適,她已經睡著了。

卧室里的落地窗開著,陣陣涼風襲來,唯恐如涵著涼,逸雪起身關上了它。

「寶貝涵涵,好好睡一覺,小雪huā就在旁邊陪著你。」逸雪幫如涵蓋好被子,輕輕在她的臉頰上吻了一下,拿著毯子,躺在了旁邊碩大的沙發上。

這個夜晚,雖不能與如涵相依相偎,但逸雪深感幸福。第一次,他知道,她在乎他,會為了他吃醋。

第二天,不知睡到什麼時候,如涵才醒過來,前一晚發生的事兒,她並非全記得,她記得逸雪把她帶回家,再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睜開眼睛,好奇地打量著這個屋子,鬆軟舒適的chuang,寬大厚重的沙發

「我佔了他的卧室,逸雪哥在哪兒?」

如涵暗自納悶。下了chuang,走出了卧室。

「沈小姐,你醒了。」剛到二樓大廳,一個身穿白色制服的婦人便迎了過來。見如涵詫異,她接著說道:「沈小姐,辰先生出門了,去公司有事,臨走前告訴我,讓我照顧你。早餐已經準備好了。這是洗漱用品,洗漱間就在卧室旁邊,你洗漱好了,就可以到樓下用餐了。」

婦人笑容慈祥、如涵心頭一暖,險些落下淚來,在家的時候。每天早上,媽媽也是這般準備好早餐,再叫她吃飯的。想到爸媽就要到海城來了。如涵心裡寬慰了許多。

她感激地向婦人笑了笑:「謝謝,我馬上就下樓。」

洗漱妥當,下了樓,看了看時間,如涵才知道已近中午,她這早餐,吃的也太晚了些。

「沈小姐,辰先生說了,他中午會回來,請你等他一下。」見如涵用過了餐。那婦人又說道。

如涵點了點頭,答應著上了樓。前一晚喝多了酒,她感覺頭暈暈的,想躺一會兒。

如涵對逸雪的依賴是潛移默化中的,過程,她不知道,直到發覺自己想念他的時間越來越多。她才驚覺,這個男人已經在她心裡紮根,趕都趕不走了這是不是叫做喜歡呢?如涵不敢去確認,她已經有了趙剛,她怎能喜歡他?

「嗯,或許還不是喜歡,只是感激?」如涵這麼安慰著自己,逃避著內心深處的想法。

中午回到家,上了樓,到卧室門口,逸雪一眼就看到如涵坐在chuang發獃。她的神情有著淡淡憂傷,靈動的眸子也染上點點晶瑩,她這是怎麼了?

逸雪不動聲色地出現在她身邊,擰著眉頭沉聲問:「該吃午餐了。」

如涵是個小吃貨,平時聽到吃飯都是很開心的,但今天卻還坐著不動,略顯幽怨的眼神望著他:「逸雪哥,昨天晚上,我有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

她眼裡的期盼那麼明亮,讓人一時間難以回答。

如涵就是這麼率真的性子,想什麼就說什麼。

逸雪深邃的眼眸中掠過一道戲謔的光:「有呀,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你不記得了嗎?」

「啊,真的嗎,我都說什麼了?」如涵一怔,隨即也想起來,確實,她似乎說了什麼。

逸雪微微一蹙眉,發現自己很不喜歡看到她苦著臉的樣子,他喜歡看她笑,喜歡看她純凈的眸子彎成月牙

「也沒說什麼你只是說不要我抱你,讓我抱著那個女人」逸雪如實相告。

「什麼?我是這麼說的嗎,我讓你抱她,郭嘉瑜!怎麼會!」如涵晶亮的瞳仁里閃爍著奪目的神采,詫異地望著逸雪,獃滯一秒之後,傻傻地說:「逸雪哥,我只說了這些,沒再說別的嗎?」

如涵略顯羞赧,倏然綻放的笑容純凈明媚,如一抹艷陽照進逸雪的心底。這一霎,她彷彿被鍍上了一層耀眼的光暈,純美得讓人心悸。

「沒有,除此之外,再沒說別的,但是我能感覺到,我的涵涵吃醋了,我的涵涵很不喜歡我抱那個女人」逸雪眼神流轉,笑呵呵地說道。

「我哪有!我怎麼會吃郭嘉瑜的醋!她那麼漂亮,該和你在一起的」如涵言不由衷,說話也吞吞吐吐的,她有個習慣,只要是撒謊就會說話不流暢。

「郭嘉瑜漂亮?!誰說的!我怎麼不覺得,你比她漂亮千倍萬倍還不止!」情急之下,逸雪脫口而出。

如涵從未看過逸雪這般激動,一時無以應對。她能感受到,這是發自他內心〖真〗實的聲音,帶著濃濃的愛意。

驀地,逸雪摟住了眼前的小人兒,不禁啞然失笑好像得到了珍貴的寶貝一樣,這個小丫頭,一直不敢正視自己的內心,明明是吃醋了,還要口是心非地讓他和郭嘉瑜在一起。在如今這物慾橫流的世界裡,如涵的純真、善良,越發顯得可貴。

如涵任由他抱著自己,並不想掙脫。

摟著她,逸雪突然感覺她的身體很燙,這是發燒了?

「涵涵,你身體好熱,有沒有不舒服?」逸雪關切地問。

「就是頭好暈,沒有力氣」

又摸了摸如涵的額頭,逸雪確定,她確實發燒了,忙讓人去找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