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五四章豪門爭鬥

第三五四章豪門爭鬥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05 07:07  字數:3285

可憐的逸雪就這麼硬生生地被挑起了潛伏的渴望,罪魁禍首卻不知,如涵眯著眼,小臉上還流露出純真的笑意,像是因為吃飽了而滿足呢。

「是你惹了我,你必須負責」逸雪低喃,鳳眸中格外灼熱,俯下身去,想要吻她,在他剛得逞時,如涵醒了。

「逸雪哥」如涵想要拒絕,卻強硬不起來,語調十分溫柔,逸雪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逸雪並沒停止動作,像是有什麼在蠱惑著他靠近,蠱惑著他沉醉,卻又讓他感到莫名慌張和恐懼,生怕自己會被那股吸力拉扯進去,淪陷

如涵咬著牙,羞澀地看著他,白皙的臉蛋隱透著粉紅的光澤,她的力氣在流失,不知不覺地軟化了,在這個狹小的、瀰漫著香水味兒的空間里,她盛開如一朵潔白的幽蘭

逸雪順勢拉過了她,讓她依偎在自己的懷抱里,鬼使神差般的,如涵並不抗拒,全身癱軟地縮在他懷裡,連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了。

「涵涵,你知道嗎,這一刻,我感覺我好幸福,前所未有的幸福!我不敢奢求你立即接受我,但我能感覺到,你對我,並不抗拒,對嗎?」縱使心裡已熱浪翻滾,逸雪卻不想造次,他壓抑著自己,十分珍惜這難得的時光。

「逸雪哥我」如涵話到嘴邊又咽下,輕輕地推開逸雪,從他的懷裡鑽了出來。

「好了,先不說這個了,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逸雪知道,欲速則不達,如涵今天的表現,足以說明她有些心動了,太莽撞,反而會嚇到她。

「嗯。」如涵答應著,感激地看著逸雪。她何嘗不明白他的心思,這樣的忍耐,對他來說,是種折磨。

**********

辰家別墅,一個穿著黑色真絲睡衣的女人正在對自己老公發著牢騷。

「我說你平時能不能多抽點時間教教我們的兒子?你好歹也是辰氏集團的股東,你的工作經驗怎麼也比一般人強得多啊,你就不想咱兒子將來出息點兒?他到現在還只是辰氏集團下邊分公司一個小小的部門經理,你到好,一點都不操心!」女人短短几句話里就能聽說一腔怨氣。她就是辰逸雪大伯辰旭的妻子—孫琦。

孫琦的老公辰旭,早就習慣了被老婆數落。他的臉皮現在已經鍛鍊出來了。知道該怎麼應付這個嬌貴又驕傲的女人。

辰旭懶洋洋地躺在椅子上。譏諷地笑笑:「呵呵,我.操心有用嗎?你又不是沒看出來辰夕根本就是對咱兒子沒興趣,不看好他。辰夕只看重辰逸雪,其他人再怎麼努力。辰夕也不會給太大的發展空間,因為在他看來,除了辰逸雪,別人的資質和能力都只是普通而已。所以,就算我們兒子比現在多十倍的努力也沒用。我看你還是別瞎攪合了,瞧著吧,辰夕的股份遲早是會全部交出去的,到時候,誰得到股份。誰就是辰家下一任家主。我們這一房,還是老實認命吧。」

孫琦雙目一狠,不甘地說:「憑什麼要認命?我們兒子也是辰家的子孫,憑什麼就不能去爭?哼,瞧你這膽小如鼠的樣兒。我也不指望你了,我自己會想辦法,無論如何,我都要為兒子爭取到一個好的前程!」

豪門,從來都鮮有寧日。因為有了權勢和財富等利益存在,就會有人不惜代價去爭奪。越是被忽略的人,越是會滋生出強烈的憤懣和嫉妒,為了達到目的,甚至可以將良知和親情都拋諸腦後

距離下周末越來越近了,屆時就是海城銀行行長郭長勝的生日晚宴。辰家自然是在首要邀請之列,去的也不只是辰夕。

郭長勝是個相當圓滑的人,知道辰家那潭水很深,所以,除了辰夕一家,辰旭一家也收到了邀請函。

夜深人靜,辰逸雲佇立在陽台上觀星的身影顯得有幾分落寞,遙望夜空,繁星點點圍繞著一輪皎潔明亮的月兒,這常見的夜景卻讓某人心生感觸是否自己就像是月亮旁邊的星星,無論怎樣努力地想要發光,最後還是會被月輝掩蓋

原本可以成為月亮的,只是在他以為能成的時候,他的堂弟辰逸雪從上海回來了。於是,他依舊還是一顆小星星,只能伴在月亮旁邊成為陪襯。

甘心嗎?恨嗎?

當爺爺彌留之際,把辰氏交給叔叔辰夕的那天,辰逸雲就明白,將來的路,不好走。想要大放異彩,盡展宏圖,將會難上加難。既生瑜何生亮?就是辰逸雲最〖真〗實的心情寫照。

身後一道人影走來,是辰逸雲的母親。

「兒子,在想什麼呢?」溫柔的聲音里含著幾分心疼,孫琦關切地望著逸雲。

逸雲轉身之際已經收起了眼中的複雜情緒,沖著母親露出禮貌的微笑:「媽,您也還沒睡啊,是太熱嗎?」

孫琦聞言,微微搖頭,面容上浮現出一抹擔憂:「我睡不著,不是因為天氣,是我這心裡很不舒服。你叔叔太偏心了,我聽你爸說,他要給逸雪物色一個門當戶對的女孩兒,可是對於你的婚事,他就不那麼上心了」

孫琦說話的聲音很輕柔,月光灑在她身上,將她的臉色映照得越發蒼白,彷彿是一副病弱的身子,說話都顯得中氣不足。

逸雲清俊的面頰略一僵,隨即挽著孫琦的手,安慰說:「媽,您多慮了,其實我真的沒有太高的期許會娶到一個背景多麼了不得的女人當妻子。即使到最後我娶的女人比不上逸雪的妻子,我也不會感到遺憾。我只希望自己能夠有那麼一點幸運,能與喜歡的人結婚,那我就」

「快別說了!」孫琦忽地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