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五零章馮雪的計謀

第三五零章馮雪的計謀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6-01 00:15  字數:3339

「楊年華:恕我冒昧,你這條件也不錯啊。為什麼拖到現在?

唐薇薇:因為我遇上的男人素質太差。

唐薇薇:都幾點了,我怎麼不覺得餓啊。

楊年華:都餓過勁了,鋼鐵就是這麼餓壞的。

楊年華:我這麼追你可以嗎?

唐薇薇:幹嗎呀,想感動中國啊。

楊年華:我就想感動你,感動那麼多人幹嗎。都娶回家,我忙不過來。

楊年華:有人樂意在你這裡試用三個月嗎?

唐薇薇:有人樂意給你試用三個月的機會嗎?

楊年華:哎,薇薇,箱子已經包好了。我是幫你扔了呢,還是幫你寄出去呢。

唐薇薇:如果所有不開心的記憶都可以打包仍了就好了。

楊年華:其實可以,只是你自己不願意而已。

唐薇薇:這是我的過去,你還打算繼續追我嗎?

楊年華:誰都有過去,我不在意。

王:那好,如果你只認錢了,你需要多少錢?需要多少?

唐薇薇:不是我需要多少錢。是需要把你的信用補上,這世上沒有任何事情。是可以無條件透支下去的,特別是愛情。是你把我給你的愛情刷爆了。

楊年華:庸俗。

唐薇薇:怎麼庸俗?

楊年華:合著女人和男人在一塊就非得圖點什麼?人家小姑娘沒你那麼世故。人家就是單純的崇拜,喜歡,愛,可以嗎?

唐薇薇:可以。小姑娘不世故,小姑娘不懂事,那你們男人也不懂事,你連起碼的婚姻都給不了,你憑什麼這麼享受人家單純的崇拜,喜歡,愛呀。

楊年華:知道兩廂情願這個詞嗎?誰無償享受誰啊。合著我們男人就得白給呀。如果女人個個正經的話。那男人到哪裡去無恥呢?是吧。都說男人不忠不義,那如果女人都個個忠義的話……

楊年華:我是這麼認為的,一個男人永遠不會嫌一個女人太優秀的。我認為,就像女人永遠不會嫌一件衣服太漂亮。一個女人放棄一件漂亮衣服。只有兩個原因,一,價格問題;二,不合身。那男人放棄這個女人通常也是出於這兩個原因。

王:有些東西失去之後可能再也回不來了。但他會永遠在心底隱隱作痛。

唐薇薇:如果可以,我願意,時光永遠停在那一刻。

楊年華:我可能錯就錯在隱藏了自己的財富。可是你呢,你隱藏的是自己的心啊。外麵包上一層厚厚的盔甲。針插不穿。水潑不進。拒人於千里之外。其實我們是太害怕了,我們讓生活嚇破膽了。

楊年華:微微,我覺得試用期是不是差不多了。總得給我個態度吧。

唐薇薇:楊年華,你那套窮酸相我已經看膩了。既然我已經知道你是一個富人。好不容易碰上一個,那你就按富人的方式再追我一次。」

大熒幕上,李冰冰飾演的唐薇薇成熟、時尚,孫紅雷飾演的楊年華幽默、風趣,他們的一段段對話,時而發人深思,時而令人忍俊不禁,如涵靠在趙剛的肩膀上,不時凝望著趙剛。

「老公。如果你問我?我一定會說yesido.」如涵壓低了聲音,頗有意味的說。

趙剛自然聽懂了他的意思,拿出一塊薯片放進她嘴裡:「會的,會問的。」

看完了電影,趙剛本想和如涵回家。卻不想,剛發動車,就接到了兒子趙文俊的電話,不得不改變了計劃,劉春艷公司有事,加班到9點多還沒回家,趙文俊一人在家,嚇到不行,便打電話找爸爸。趙剛心疼兒子,滿口答應著,掛斷了電話。

「寶寶……你聽到了……對不起……」趙剛十分過意不去,尷尬地笑著說。

「去吧,我沒事的,陪孩子要緊!」如涵心裡有千百般不舍,卻也不得不善解人意,她理解趙剛,不忍讓他為難。

「乖寶寶,改天一定好好補償你!」趙剛色色地笑了笑,在如涵粉嫩的腿上摸了一下,如涵羞紅了臉,低下了頭。

「對了,寶寶,我明天一早得回虎林一趟,過幾天再回來,我離開太久了,那邊有很多事情需要我處理。」

「嗯,回去吧,早點走,路上注意安全,我等著你回來。」如涵把手搭在了趙剛的手背上,柔聲叮囑。

「我會注意的,你放心吧。」趙剛抬起手,握住了如涵的小手,溫柔而有力。

把如涵送到家,趙剛便開車離開了,目送著他遠去,如涵悵然若失,他們的相聚是短暫的,分別的日子卻顯得那般的漫長,僅僅分開十幾天,在如涵看來,宛如半個世紀……

趙剛的歸來,讓另一個人也十分開心,那就是馮雪。趙剛回到虎林分公司的第一天,便受到了她貴賓般的待遇。

「趙哥,這次出去玩的開心嗎?」站在趙剛辦公室的門口,馮雪笑著問道。

趙剛正在納悶,不知辦公桌上的水果是誰送來的。

「還好吧,挺有意思的。對了,馮雪,你知道這些東西是誰送來的嗎?」趙剛拿起一隻蘋果,邊吃邊問。

「這個嘛,我倒是知道,你猜猜看!」馮雪邊說邊進了辦公室,站在趙剛對面,眼神和語氣都很曖-昧。

她的話很委婉,但其中意思,趙剛自然明白。

「你送這些做什麼?」趙剛淡淡地說。

「沒什麼,就是想著你回來了。想……表示歡迎,而且……我想請你吃個飯,算是接風吧。不知趙哥能不能賞光?」馮雪看著趙剛,飽含期許。

「我沒時間,晚上已經有人約我了。」看在白雪夫婦的面子上,趙剛不好直接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