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四八章遇猥瑣男,英雄救美

第三四八章遇猥瑣男,英雄救美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4-05-29 18:48  字數:3443

「第一天?你不會讓我連續請你幾天吧?」聽他話裡有話,如涵含笑反問。

「那當然了,連續請幾天都是少的,我們可是三年不見了,難道,你不是很想我嗎?」小楓邊說邊上下打量著如涵,嘖嘖稱讚道:

「我說涵涵,你不會是逆生長了吧,今年也有二十五六歲了吧?怎麼看上去,就像當初一樣,甚至還漂亮了幾分。看著身材,這氣質,比十七八歲的少女還純凈!」

「楊丹楓,出去這幾年,大有長進哦,小嘴兒說出的話,比蜜還甜哦,我喜歡,以後就這樣說話,姐保證,帶你吃香喝辣的,絕不含糊。」如涵抬頭看著小楓,扮了個鬼臉。

說話間,兩人已經走到了候機大廳門口,隨手叫了輛計程車,上了車。到了東來順,這家東來順裝修極為豪華,兩人搭乘電梯,到了酒店的頂層旋轉餐廳。

還未等坐穩,小楓就拿起菜單:「沈小姐,今天我可要大吃特吃了,你可別心疼!」

「心疼!本小姐就不知道什麼叫心疼,你就盡情的點餐吧,別把店裡的存貨吃光就好!」如涵回應道。

「好,那我就開始了。要景泰藍鍋底,然後羊肉片3盤、二號肥牛1盤、自製肉筋1盤、鮮蝦丸1盤、手切鮮羊肉1盤、菌類拼盤一個、蔬菜花籃一個、冰蝦1盤,最後,再來個羊蠍子,好了,先來這麼多吧……」

小楓一口氣說道。

「先生,你要喝點什麼?」

「喝得嘛,一杯橙汁,一瓶紅星二鍋頭,好久沒嘗嘗家鄉酒的味道了……」小楓一臉期許。

「好的,先生女士,請稍等……」服務生答應著,走了出去。

「先生,你胃口不錯呀。能吃這麼多。」模仿服務生的口氣,如涵笑著說道。

「那當然,回家就是好!呼吸著這裡的空氣,都順暢!」小楓閉上眼睛,表情誇張。

「什麼?你太誇張了吧,還呼吸這裡的空氣都順暢,你沒有嗅到霧霾的氣息嗎?!」如涵被他逗樂了。

「霧霾都被我過濾掉了,只剩下家鄉的味道,哈哈……」小楓笑得極為爽朗。

「好,以後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比較安全。可以呼吸乾淨的空氣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和小楓在一起,如涵格外放鬆,甚至可以忽略,坐在她對面的是個形象氣質俱佳的男生。

許是許久沒吃家鄉的火鍋的緣故。小楓食量極佳,在她的帶動下,如涵也有了胃口,兩人把桌上的肉和菜幾乎吃光。

小楓喝了一杯酒,有了些醉意,朦朧中看著如涵,更覺賞心悅目。

他眼睛直了,盯著如涵,她不施粉黛的素顏。在白色裙子的襯托下又顯得乾淨純粹。簡直就是天使和妖精的結合,既有女孩兒的清純,又有女人的嫵媚。

「涵涵,你今天好漂亮。」在清醒的時候,小楓可以控制自己。把如涵當做朋友,可這個時候,他心底的愛意,又萌生出來。

「幹嘛,這麼肉麻,夠不夠,要不要再點些吃的。」如涵刻意岔開話題。

東來順地處海城的繁華地段,這個時候,客人越來越多,幾乎爆滿。在他二人旁邊,是一個六人桌,一男一女已經在等候。男的看見如涵時眸中閃過明顯的驚艷,女的則眼底生出一層刀,刮過如涵。小楓和如涵聊得開心,並未注意。

「涵涵,我吃飽了,不過,我能不能提個小要求……我知道你不愛喝酒,但今天我回來,就算是為我接風,我們一起喝一杯,我喝一大杯,你喝一小杯。」小楓提議道,語氣略顯可憐兮兮,如涵最心軟,聽他這般說,不忍拒絕,邊答應了。

小楓興奮萬分,叫來了服務生,又點了一瓶燕京啤酒。

給如涵倒了一小杯,兩人碰了杯,一飲而盡。

可不一會兒,如涵腦袋就變得暈乎乎,扶著桌子站起來,「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她強壓著暈眩感,盡量走著直線。

上了樓,她邊走邊摸出手機,打算讓卓君來接他們,可不等接通,她猛地撞上一堵肉牆,腳下一崴,整個人撲了上去。

「不長眼啊!」被撞的男人衣冠楚楚,滿臉橫肉,酒氣撲鼻。推開如涵,破口大罵。

如涵已經暈的不行,嘴邊連說了幾個抱歉。再想走時,被男人肥碩的大手拽上了胳膊。

「撞了人就想跑?陪哥哥喝一杯,哥哥就不計較了。」猥瑣的眼神在如涵玲瓏的身線上來回瞟,頓時心神蕩漾,酒後的禽獸勁也一併爆發。

如涵搖搖晃晃皺起眉,抽出胳膊剜了男人一眼。可那時的眼神,已經變得飄忽。在男人看來,媚—眼如絲,更像是誘-惑。

陰笑著靠近,越發的暈眩,如涵已經開始著急,大聲喝道:「走開!」使出全力推了男人一把。

男人頓時變了臉,噴著酒氣的厚嘴唇橫橫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有多少人想給我提鞋,都求不來。」

邊說邊再次拽上如涵的胳膊,如涵這時已經暈的厲害,腳下都站不穩了。僅存的意識告訴她,必須要掙開。心下一狠咬破了舌尖,疼痛感帶來了暫時的清明。

腳下一旋,漂亮的轉身,女人香氣鑽進男人的鼻息。看似像投懷送抱,誰知是個霸氣側露的過肩摔。

只聽『嗵!』一聲,男人像是一灘爛肉似得被摔了出去。不過如涵忘記了自己正穿著高跟鞋,男人摔倒的同時她也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媽--的!」懵了一下,男人立即爬了起來。怒火中燒,目露凶光,朝著如涵沖了過來。掄起厚厚的肥爪